新聞標題【民報】兩岸冷對下的大陸民國派台灣行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兩岸冷對下的大陸民國派台灣行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副秘書長 2017-01-17 17:15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中國的「民國派」反對中共統治,緬懷中華民國,近年成長快速。圖為向台灣投奔自由的民國派青年王睿,台灣至今尚未給予政治庇護。截圖/取自Youtube,透視中國提供
中國的「民國派」反對中共統治,緬懷中華民國,近年成長快速。圖為向台灣投奔自由的民國派青年王睿,台灣至今尚未給予政治庇護。截圖/取自Youtube,透視中國提供

民國105年夏,三位大陸民國派知識分子在兩岸冷對之際,來台參觀,並且與台灣知識分子交流意見。

他們心中懷有中華民國的理想。在台數天,通過參觀和座談會以及街頭與台北市民的交流,他們發現台灣與他們心中的中華民國有許多相同相近之處,也有若干錯位和落差。但是他們切身體會到自由民主和人文的台灣的可貴,這與他們心中的老中華民國的理念是合拍的。這是兩岸的民國思想的共識。大陸民國派其實追求的是老中華民國的理想,台灣是首要內在的參考系,美歐是外在的參考系。他們希望由此重構未來的大陸以及兩岸前途。

一、兩岸官方冷民間熱的台灣行

他們原來計劃拜訪民主進步黨、中國國民黨、行政院大陸委員會,並且託了與這些單位熟悉的台灣人士去聯繫,但是原來都曾接受過我們拜訪的這些單位皆推託理由,連智庫都婉拒拜訪。民進黨以前很樂意大陸民運人士拜訪的,但是現在是執政黨,又處於剛上台兩岸冷對的格局,可以理解他們的小心。陸委會是公家單位,當然更小心謹慎。國民黨在野,但朝野尖銳對立,國民黨正在借力打力,要「和共」,不願讓中國共產黨不快。

儘管大陸民國派與台灣國民黨在少數理念上還有貌合神離之處,但是雙方的目標和整體理念已經大相徑庭。最根本的差異在於:中國國民黨的目標和立場、思想、戰略等,早就實質性變化為「台灣國民黨」,缺乏理念而盛行機會主義。而大陸民國派則是繼承大陸老中華民國的立國理念而開來。兩者差異很大。

三位大陸民國派知識分子,本文出於簡便,就以A君、B君、C君為代號。

他們陸續來台相聚在台北。晚上聚餐。A君說:「前一天晚上我都睡不著覺。一下飛機看到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真是太讓我激動了。」B君說:「台灣人講話客客氣氣,細聲慢語地,很講禮貌,跟我們大陸人很不一樣。」C君說:「我們都是三民主義的信徒,很期盼來台灣看看,台灣是不一樣的,百聞不如一見。向陌生人問路,他們都禮貌有加,很熱情幫忙指路。下午買東西時,與一位小姐閒聊,她無意中對我說了一句外國人很喜歡台灣的小吃,呵呵,我成了外國人,中華民國成了台灣的專用名詞。」

B君說:「我有一位台商朋友,他說台灣人現在多數人的認知就是台灣就是台灣,大陸就是中國。我們笑話幾十年的中共政權假冒幾千年的中國,而台灣人卻很認中共的賬,認為中共就是中國。」C君說:「這也算是兩岸錯位的黑色幽默。」席間,大家還討論了大陸「民國熱」的發展。

三位大陸民國派知識分子先參觀軍史館。大家很有興致參觀國軍軍史,特別是抗日戰爭史,看到實物如槍支、小砲等。大陸的「民國熱」和民國派的迅速擴大,較大程度受益於民國抗戰史真相的揭露和傳播。由於得益於網路的便捷,下列真相得到廣泛傳播,即:中共不僅不抗戰還襲擊國民革命軍借機擴張勢力,國民政府才是抗日衛國的;中共後來又在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扶持下,依靠遠遠勝過國軍的軍火援助,再憑藉血腥「土地改革」強制形成的戰爭動員力和供應力,打敗中華民國贏得政權;然後才有死八千萬人和中華文化被摧殘的大浩劫,才有當代紅色權貴的資本主義。所以抗日衛國史和民族主義成為「民國熱」極有力的推手,而對於中共的普遍不滿,是「民國熱」和民國派產生的「溫床」。

然後他們參觀了國立國父紀念館和國立中正紀念堂。雖然國父紀念館遊人如織,但是向國父孫中山行禮的人較少,這是一個遺憾。大家列隊恭恭敬敬向國父三鞠躬。由於大陸與台灣的歷史記憶和當代社會思潮有較大差異,大陸民國派要重光民國的憲政理想和歷史遺產,所以對於民國和國父及1947年《中華民國憲法》締造者蔣中正的推崇日漸提升,特別是對於徹底反共產主義的蔣公更有溫情的理解。台灣現代史和政治狀況較為特殊,所以對於蔣中正的評價與大陸民間思想趨向不同;再者,台灣社會與大陸民間的思想背景也不同。但是台灣社會和大陸民間對於憲政和自由民主的認同則沒有不同。

在中正紀念堂,三位大陸民國派知識分子從漫長台階一步步走上去。A君說以前上學時被灌輸蔣介石如何反動,國民黨如何禍國殃民。長大後才發現真正禍國殃民的是中共,蔣公才是民族英雄。中正紀念堂的遊客很多,大家只能在禮兵行禮後人潮退去,抽空向蔣公像敬禮。步出紀念堂時,C君提到中正紀念堂建得太大了,把國家戲劇院和國家音樂廳置於兩旁,這樣觀感不好,難怪被指責為獨裁者、威權統治者。

B君說:這是蔣公身後事,不是他身前安排。不過這樣做觀感是不好,大陸自由派就常拿毛澤東紀念堂和中正紀念堂作比較。A君又說:蔣公畢竟領導了抗日衛國戰爭和使中國成為聯合國五大國之一,又是1947年《中華民國憲法》的締造者,殊死抵抗蘇聯扶持的中共叛亂,徹底反共救國,這是自由派和改良派不能否定的。

慈湖祭蔣之行,幾乎是所有大陸民國派人士所嚮往的。這三位大陸民國派知識分子也不例外。台灣許多人對於蔣公印象是實行白色恐怖的威權統治者,因為本土化思潮的因素,台灣許多人有意無意忽略了蔣公在嚴重內亂外患的大陸推行憲政的經歷。大陸民國派對於蔣中正有較高評價,但是忽略了蔣公晚年傳位蔣經國、還有戒嚴期太長等的錯誤,也因為大陸未來要民主化、要光復民國,所以有此忽略。台灣要本土化,所以也有對於大陸中華民國的理念和歷史成就刻意忽略,特別是綠營為台灣獨立而抹殺貶低大陸國史。

大家向蔣公三鞠躬,並且致獻花圈。A君說:「小時候我們被教育蔣介石如何壞,感謝網路,我們看到了許多歷史真相,發現蔣介石時期可以組黨、遊行示威、搞學潮,連共產黨的影視小說也常不經意流露出這些歷史真相。抗日戰爭也是蔣介石領導的。我們追求民主,但是現在才發現原來我們的祖輩早就做過,還有制憲、行憲的成就。」B君說:「我小時候是中共機關大院長大的,特恨蔣介石,現在很尊敬蔣公。我父親就說我很反動,他是高幹,脫離不了共產黨員的認識水平。」

C君說:「是呀,我的表哥也是國粉,他老子是部隊裡的副師長。他在外罵毛澤東,稱讚蔣公是民族英雄,在家是不敢說一句的,怕他老子。我姨父是中共的軍頭,很厲害霸道的。」此次祭蔣,遺憾的是國防部後備指揮部桃園管理組以時間緊為由,取消誦讀祭文,而以前都是允許誦讀祭文的。這或許是「新政」。

下午回台北謁忠烈祠。一入忠烈祠大門,大家就向忠烈們行禮致敬。然後大家瞻仰了文祠和武祠,瞻仰了仰慕已久的辛亥革命烈士林覺民、秋瑾,以及抗日和戡亂的烈士張靈甫、黃百韜等。

A君說當代就缺少了烈士的英雄主義精神。B君說:現在自由派吹捧顧淮、林昭,真是笑死人了。顧淮是在追隨中共歧途中漸漸覺醒,轉變為自由主義者。論學問,無法與民國的大師比;論事功,沒有革命過。吹捧他的自由派,很多人是中共改良派轉成民主派,所以惺惺相惜,這是他們的水平和品位。C君說:林昭更糟,實際只是被中共迫害致死的異議受難者,連明確的反共意識都沒有,自由派實在找不到像樣的烈士。A君說:自由派找烈士也只能找共產黨出身的叛逆。中國為自由民主獻身的烈士太多了,像辛亥革命時期、抗日衛國時期、戡亂時期。現在自由派的思想沒法與先賢先烈合拍,他們是喝共產黨奶但是沒有自覺脫胎換骨的自由派,沒有與過去徹底決裂。

他們參觀了台北市二二八紀念館。大陸人其實對於發生在台灣的「白色恐怖」時期是有所瞭解的。中共大肆宣傳「二二八起義」、「白色恐怖」以證明中華民國政府統治的非法性、反動性、反人民性等,同時用以反證中共的正當性,這些已進入大陸歷史教育的課本。在這種文教宣傳背景下,不少大陸自由派又受台灣綠營觀念影響,因而否定國民黨統治從而不認同中華民國的正當性。

但是大陸民國派是二十一世紀發展起來,是「六四」後中共正當性被質疑和否定的思想氛圍裡產生的;是在發現歷史真相,「民國熱」,追求自由民主和中華文化傳統復興的背景裡成長的。所以,大陸民國派大多理解「白色恐怖」發生的時代背景和原因,對於無辜者是同情的,但認同政府鎮壓紅色力量的正當性和必要性。

大家仔細看了二二八紀念館裡的圖片、電影、文字等。A君說:死這麼多人很可惜,小蔣的統治術很有「俄國味」,壞了國家的正道。B君說:看了這麼多,台灣怎麼不講戡亂的正當性呢?戡亂又不是黨派鬥爭,怎麼流行講「國共內戰」呢?C君說:現在台灣只講台灣,不管「白色恐怖」的原因,認為內戰是大陸的事,所以只講「白色恐怖」的後果,且不講抗擊共產主義紅潮保住台灣的一面。這樣看起來,「白色恐怖」與共產黨「紅色恐怖」是大同小異的同一類型,這是片面的、不對的。A君說:歷史歸歷史,我只同情無辜者和老百姓,不喜歡意識形態鬥爭使歷史真相被以偏概全。

二二八紀念館外的「悼念牆」,一張張白紙像一顆顆白色的心,令人感傷。大家在「悼念牆」前瞻仰許久,最後集體留影紀念。

二、座談會:大陸民國派的理想和民主台灣

三位大陸民國派知識分子受邀參加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裡舉辦的一個座談會。他們提前來到會場,台灣梁懷茂老先生也提前來了。他們得知梁老先生曾是胡璉將軍國軍第十二兵團軍事政治學校的學生,經歷過戡亂戰爭現場,還參加過金門八二三砲戰,頓生仰慕之情。紛紛請教當年戡亂戰爭之實情。

座談會開始了。台灣曾建元教授說:「非常難得與大陸民國派人士有一個觀點的交流。我們只知道在網路上活躍的國粉,現在可以與國粉就大陸民國熱和民主化相關議題交流看法。先請遠道而來的貴賓談談看法。」

A君首先說:「我對台灣印象最深的是台灣人的素養,斯斯文文,彬彬有禮,這比中共佔據的大陸的民風要好得多。這也應該是中華文化未經摧殘的結果。然後台灣實行了憲政,實現自由民主,這是華人世界的典範。儘管遠遠沒有完善,但是無論經驗還是教訓,都是大陸復國後的借鑒。

B君說:「大陸民國熱是大陸社會發展的大氣候,這是全方位的,有歷史真相(抗戰史、其他民國史等)的揭露和傳播、民國追求民主憲政的傳統和成就、民國知識分子精神、民國文化教育精神的回歸、民國人(傳統中國人)的倫理和生活品味等等。中國人只要回顧自己傳統,就必然要回到民國,所以說當代大陸思潮必然要有民國化一面。而反中華性的共產主義化已經被證明行不通、必須毀棄的。未來大陸必然要民主化和復興民族傳統,必然要回到民國的歷史經驗,必然與老民國的國家發展路徑和目標高度重疊,這是不可迴避的。當前中共腐敗和專制統治導致天怒人怨,中共統治唯一讓人民抱有希望的就是經濟發展和紅利。只要中共黨國體制下的兩極分化經濟出現大危機,紅利沒有了,老百姓長期積累的不滿就會爆發,民主化就會發生,回歸民國就會成為必然。從民主運動來看,民主復國是大陸民運的本土化、中華化,是繼承祖輩的理想和傳統,驅逐『黃俄』的共產主義、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唯有人民走向自由,國家回歸中華性,中國人成為真正的中國人,如此才會有真正的『中國崛起』。」

台灣吳行健先生說:「我們身為民國人,其實不很瞭解民國歷史和傳統。誠如遠道而來的朋友所言,大陸民主化必然是本土化的民主化,當初的中華民國本來就有中國本土化的民主化的特質。或許正如俄羅斯、波蘭等國的普遍經驗,大陸民主化很可能會走上復國之路。」

曾經身為謝長廷「憲法共識論」幕僚的朱政騏先生說:「曾經有一位外省第二代問他父親:『你現在主張統一和讚美中共,那麼當年你參加的反共復國對不對呢?』他父親許久答不上來,最後長歎一聲。台灣早就反共復國無望,連國民黨都變成親共派了,大多數人主張台灣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國號是中華民國。然而歷史弔詭的是,台灣完全拋棄了的老中華民國的主張,而今大陸卻重新出現光復老中華民國的思潮,甚至有復國運動的出現,還有社會上的民國熱。不過,目前的《中華民國憲法》的確對於大陸人民有民主承諾,謝長廷先生也是這樣認為的。」

台灣的蔡沐霖先生說:外界對於民進黨有諸多誤解,其實民進黨在〈台灣前途決議文〉也肯定了中華民國是現狀,也是未來選項之一,沒有否定,沒有把台獨當作唯一選項。在黨的對中政策擴大會議「華山會議」上,這一點得到肯定。

C君說:大陸「民國熱」名詞是近年出現的,但是其淵源很深很遠,可上溯到上個世紀六四鎮壓之後,民心普遍不滿中共政權。如此民國追求憲政民主的傳統、政治自由、國軍抗日史、知識分子精神、民國學術文化等得到廣泛傳播。中共對於認同中華民國的言行,從1980年代之前處以十年以上重刑直至死刑的鎮壓,轉為十年以下刑期的懲罰。2005年國民黨主席連戰訪問大陸之後,中共為了營造對台統一戰線工作的氣氛,對於準組織的「中國泛藍聯盟」首要人士只判了二、三年徒刑。隨後政治氣氛也日漸寬鬆,大陸民國派和復國運動由此得到發展空間,社會性全方位的民國熱也突破政治禁忌在大陸媒體上公開化。由於法不治眾,中共對於民國派出格的「反動言行」不得不以約談、拘捕的威脅和輕懲為主。」

C君繼續說:「大陸民國派和復國運動在低壓下和網路時代,得到迅猛發展。但是大陸民國派得益於兩岸的和平環境和中共對台統戰讓出的政治寬鬆空間,也面臨了未來的危險,即:中共對台未來實行『一個國家兩種制度』的攻堅戰時,會鎮壓大陸民國派和復國運動,以消除『內憂』。所以兩岸是命運共同體。台灣能『以柔克剛』,堅持得越久,大陸民國派擁有的戰略時間越長。中共用『九二共識』施壓蔡英文政府,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中共真實目標是:分裂綠營。只要蔡政府承認九二共識,正綠深獨就會出走,民進黨剩下的主流將是實用主義者。選舉要錢、執政黨要政績,民進黨缺少了黨內深獨的制衡,不少綠色力量在利益誘惑下也會變紅。國民黨很多人從反共轉變成親共是『前車之鑒』。」

第二場座談會。台灣的邱榮舉教授首先說:「歡迎大陸遠道而來的貴賓,我看了資料,特別是〈大陸民國派的民主化理念——以陸、台民主化思想比較作解釋及說明〉一文,有很多感想。但可否請遠道而來的貴賓先談談呢?」

A君說:「大陸民國派既是不同於以前民主運動的新興力量,也是淵源最深遠的。老民運是以自由派為主的。民國派是繼承民國開國和立國精神的,是主張未來中國走繼『1947年憲法』而開來的道路。老民運只有王炳章等人的思想與民國派契合,後來又有封從德等人,辛灝年則是思想上的先行者。所以我們不可能是改良派的,也不是無根的自由派。我們是本土化的民運,我們繼承國家正統和中華文化而開來。」

會上,老資格的退役國軍梁懷茂老先生依大陸來賓的要求,介紹了當年抗戰中和戡亂中國民政府與共匪鬥爭的往事,很受大陸來賓的歡迎。

台方有人問及:「中共政局多變,現在反腐鬥爭激烈,未來有無政治改革的可能?」A君回答:「中共政治鬥爭從毛澤東開始就很厲害,也有改革,但是不可能廢除共產黨一黨專政,世界上也無先例。中共改革是自我改良,所謂政治改革也只是改良統治術,不會有民主化;甚至於搞自由化都是大打折扣的,不可能實現的。」

台灣劉碧蓉老師則介紹了台灣的國父思想和三民主義的研究狀況,當今比較衰落。

會議上,台灣有人提出:為什麼大陸民國派主張繼承1947年〈南京憲法〉而開來呢?時代在進步,知識在進步,為什麼不追求最先進的憲法呢?  

B君說:「人文社會科學不同於自然科學,自然科學越是新的越先進,人文社會科學不是這樣。人文社會科學有知識積累等的傳統性和時代性,有恆常的也有變化的,越是新的只能說是時代性的,有可能是先進的,也可能是應一時之急的偏學,也可能是『買櫝還珠』的概念遊戲、一時的學術潮流。憲法學屬於社會科學,有傳統性,美國1787年制定的憲法,其基本精神至今沒有過時,這是傳統性的體現。政治制度,需要的是與社會、經濟、文化的條件相契合,並符合本土的傳統,而不是設定一個最先進的制度,就可以直接在任何條件下實施。憲法也沒有最好的,更沒有最先進的,只有適合本土的,相對好的。憲法首先要成為人心中的憲法,然後才能成就憲政,否則沒有人心基礎的憲法,再好也不會成功。」

B君繼續說:「『47憲法』是在大陸嚴重內亂外患中誕生的,是大陸人祖輩數代人的血汗和智慧的結晶;又有被蘇俄扶持中共顛覆的歷史悲情和民族主義之劫難,還有中共入主中原的倒行逆施作為反證。所以在大陸民主化之後,47憲法會有正統的地位、權威和尊嚴,成為中國未來制憲的起點和基礎。因此大陸民國派多數主張繼承〈47憲法〉而開來。我們充分認清中共的本質,理解中共不可改良的必然屬性,所以我們的研究方向不是如何讓中國在中共統治下走向民主,而是如何驅逐馬克思列寧主義黃俄並從當下的困境中回歸47憲法。這樣的回歸,並非倒退,而是撥亂返正。大陸的民主化必須要回歸本土,即以本土傳統、文化、歷史為依託,重塑家國『中華民國』的理念,如此才能鼓舞、支持、團結人民進行反共抗爭和重建民主。所以需要秉持三民主義思想,才能保障在中國大陸的民主化真正實現。這包括四個階段:1.抵禦外敵驅除黃俄,2.以華夷之辨強化民族主體意識,3.各族平等下的族群融合,4.以儒家思想為主流的本土化及民主化。」B君的發言得到大家的長時掌聲鼓勵。

  

一位台方與會學者說:「我們在台灣很瞭解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現在學界絕大多數不提它們了。作為政治學者,我認為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沒有多少先進性可言。孫文也不是憲法學者出身,知識素養上有問題。五權憲法在實施中顯得多此一舉,不如三權分立,三權分立才是民主國家的通則。」  

A君說:憲法不是自古就有的,西方早期倡導立憲的學者都不是憲法學者。因為有了憲法然後才有憲法學,然後才有所謂的憲法學學者。同理,中國清末主張憲政的人多數也不可能是憲法學者出身,中國要制憲,就要本土的制度價值觀的理想及有益因素與西方普世的憲法原則結合。清末和革命時期,主張憲政的政治家學者大多學貫中西,而且中國社會文化傳統依然存續,因此孫文依中國「選賢與能」的政治傳統而提出不甚清晰的「考試權」,又從監察權獨立的傳統上提出「監察權」。孫文的三民主義本質上是主張本土化的民主化。所以說三民主義是有原創性的。更關鍵的是:三民主義不僅是某一思想,更是塑造中華民國的主要思想力量,是中國現代政治傳統的主流。

A君又說,台灣由於大陸遷台知識分子較少,本土知識分子由於日據而不諳中華文化,然後又因依靠美國保護、援助台灣,所以社會崇洋和西化思潮嚴重,學術教育更是如此。所以台灣社會對於中華民國的開國立國的理想有隔。然後又因威權統治及管控思想自由,所以本土派、民主派皆不喜歡淪為威權時代說教的三民主義,並且看輕敗退來台的中華民國。但是這是時勢使然,不是理所當然。當今世界的民主政治普遍缺乏品質,這是因為缺乏「賢能政治」因素提升民主。民主政治如何容納「賢能政治」為提升的動力呢?這是一大課題。就如老百姓理財要聽理財專家的,大資本家投資也要聽投資方面的專家,人民就不要賢能的引導嗎?為什麼沒有產生和支持賢能且提供資源擴大其社會影響力的制度呢?這所謂的「賢能政治」在當代來講,其實就是知識分子政治,中華民國能夠在嚴重內亂外患的大陸保持住憲政理想,且追求制憲和行憲,全賴知識分子政治引導中華民國的國家意識形態,奠定國家民主化的方向。西方政治裡,資產階級掌控資源,中產階級擁有多數選票;而知識分子既選票少,又缺乏資源,處於邊緣化地位。那麼這是理想的民主政治嗎?不是。依中國政治傳統的理想,有知識分子引導的政治才是品質較好的政治。所以孫文的「考試權」設計未必好,但其思想淵源——賢能政治理念,則是必不可少的。

A君繼續說,目前關於「監察權」的制度是不理想的,這是由於「監察權」不夠獨立等諸多緣故所致。如果不改善「監察權」而是廢除「監察權」,「監察權」將成為行政權之下的附屬權力。那麼老百姓與官的矛盾將不得不更多訴諸法庭,而不是訴諸不能獨立於行政之外的監察機關。那就意味著老百姓要付出更大財力精力時間去請律師上法庭,大大增加公私兩方面的成本,卻獨厚律師界。想學西方的律師治國嗎?符合普通民眾的利益嗎?不符合嘛。誠然,三權分立是西方通則,但三權分立是法理而不能等同於具體制度。還有更多的權力是獨立的,遠遠超出三權分立學說的範圍,時代是不斷變化的。如美國的聯邦儲備系統是權力獨立的,不隨執政者變化而變化。分權制衡是不變之常理,有多少權分立?如何具體分權?這要依據各個文明體的歷史傳統、社會和時代的需要、民心國情等來構建。三權分立是必要的,卻不是充分條件的。所以要改善「五權憲法」。要依據中華民國開國立國之精神,接續傳統,然後重新解釋和發展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依海耶克(Friedrich Augustvon Hayek)的邏輯講,自發秩序必然是接續傳統的,任何人的理性是有限的,所以要尊重傳統。這是大陸復國運動對於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的一個立場和態度。  

晚上,三位大陸民國派知識分子去「枕戈待旦馬祖風味餐廳」舉行與中華民國台灣暫別前的最後餐會。大陸民國派對於台灣舊時代有特殊的感情聯結,因為那時大陸人在受難,先後有八千萬人死亡,那時的民族大多數的仁人志士、知識分子或赴死或受盡煎熬。而那時的台灣還有政府和民眾與我們心心相通。B君說:「這是大劫難時代的悲情的溫馨記憶。」  

三位大陸民國派知識分子就要離開中華民國台灣了。A君哽咽說:「我們看到了中華民國,但是『王師在中原』,我們要依靠自己重建家園,吾心吾手開闢前途。

附錄:
大陸民國派的民主化理念
——以陸、台民主化思想比較作解釋及說明

諍言

進入21世紀,大陸出現了大規模的「民國熱」。深植於其中的民國派和中華民國理念的復興思潮浮現了出來。對於上述現象,有各種解讀,但是有不少認識和解讀由於瞭解較淺,比較不符合實際狀況。為方便說明和解讀,本短文簡略以大陸和台灣的民主化和轉型思潮的比較,求相應解釋清晰大陸民國派的核心思想。

大陸民國派思想和台灣的民主化及轉型理念之比較

中華文明曾經領先世界二千年。中華民國應對「三千年未遇之變局」,其立國理念和開國精神以及國統法統是:繼承傳統,以道統為本,吸取西方文化,中西融合,構建民主憲政的中國。中華民國的民主化和轉型是吸取西方文化的本土化的民主化和轉型。這是中華民國的理想性。  

遷台之後,上世紀90年代開始的台灣民主化和轉型的本土化特徵非常顯著。但是台灣民主化和轉型不是以傳統為根、以文化為本的本土化的民主化和轉型,而是以現實政治性的本土化為主導。政治的局限性源自淺碟化和急功近利。所以台灣民主化的正面結果是:人民當家作主。負面後果是:缺乏繼承中華民國立國的根本理念和理想性,難以自覺在價值觀和制度上對治社會文化以及政治的資本主義化的弊端(應限資本主義之尊位於經濟領域),也缺乏自覺對治西方式自由民主所帶來的弊端。而這些恰恰是民國開國先賢和文化碩儒所批判和警惕的。民主化和轉型之後首要的是文化、社會、政治等的品質提升以及經濟發展。而此目標在民主化和轉型之前之中,就應該含有且成為理想,而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大陸民國派核心的民主化和轉型的理念是:以中華民國的理想性和立國理念為本,以求光大開來,主張繼承中華民國的老傳統——現代儒家文化和三民主義,特別是在政治思想上主張要繼承三民主義、民國新儒家的返本開新的精神,且以台灣為內在的參考系,以美歐為外在的參考系,而開未來的政治文明,構建中華化(本土化)的自由民主的價值觀和制度。因此主張繼1947年《中華民國憲法》而開來。

大陸民國派思想與1970-1990年代大陸主流的民主思潮的不同

1970-1990年代大陸主流的民主思潮是:中共埋沒了中華民國歷史和中國傳統的反傳統教育的背景下的民主思潮。也就是斷根、斷裂了傳統的民主思潮。這種思潮是中共倒行逆施激發的反專制乃至後來發展成反共產主義的思潮,是以西方自由民主為偶像,但是缺乏本土化且不諳本國民主傳統的民主思潮。其領軍人士多數是由中共改良派、受迫害者轉化成民主鬥士而來。因此他們的思想,一不深入瞭解西方自由民主具體的起源和現狀,只知抽象的原則。二不瞭解本土的民主傳統和成就以及民族傳統。這是1970年代民主牆運動、1989年天安門學運、民運等這幾代人的缺陷性。

大陸民國派思想是從民國熱、大陸傳統文化復興、求自由民主思潮的土壤裡「破土而出」的。所以認同民國的價值觀和制度、歷史傳統,認同先賢前輩的思想且奉為權威。可以說這是中華正統政治和文化的回歸。其成員以知識分子和中產階級為主,以中、青年人為主,再往上有承接民國遺民理想的年長者。許多經歷過民主牆運動、天安門學運的人士也轉進成為民國派。中華民國理想、三民主義、儒家文化、國父蔣公、辛亥革命、抗戰戡亂、反共復國等精神資源是他們的「神主牌」。

大陸民國派如民國憲政派,稱呼至今繼承1970-1990年代民主思潮的人士為自由派。兩者有政治目標和思想上的分野。但是任何民主化和轉型皆必不可能缺少本土化。中國大陸的民主化和轉型的前景必然要本土化,必然奉先賢的革命精神為源頭活水,未來構建的民主中國和文化中國必然是中華民國立國理念和理想的大復興。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