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醫病平台】感謝醫護人員的貼心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醫病平台】感謝醫護人員的貼心

 2019-12-27 15:37
醫護溫馨善解的同理心,是締造良好醫病關係的來源,醫病兩造也會因此造就歡喜及互信的美麗人生。示意圖/Pixabay
醫護溫馨善解的同理心,是締造良好醫病關係的來源,醫病兩造也會因此造就歡喜及互信的美麗人生。示意圖/Pixabay

每年的下半年,就是我對身體負責的時刻,因為我會安排一些檢查,諸如乳房超音波、乳房攝影、腹部及子宮卵巢超音波、子宮頸抹片、每五年的腸鏡或胃鏡檢查、驗尿、驗血等,每次預約過後檢查前,我都會先「胡思亂想」一番,腦裡都會把一些可能的狀況模擬過一遍,然後越想越害怕,越想身體越不適,一直到檢查結果出來,聽到醫生親口對我說「報告一切正常」,我心裡的那塊重重的大石才會放了下來。

以前我都是身體不舒服,才會去看醫生做檢查,後來每年會固定去醫院做身體各部位檢查的習慣,是始於1999年媽媽罹患乳癌開始。那時候覺得媽媽看起來身體很好,而且生命力很強健,怎麼一檢查出來就是乳癌第二期,還感染到淋巴,術後的化療及電療讓她受盡苦難,讓我既訝異又驚恐。

那段時間就因為經常陪媽媽治療與看病,看到許多年輕病患,也經常接觸到關於「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存活率會比較高」的醫學常識,所以後來我也掛為媽媽看診及治療的A醫生做乳房的檢查,因為A醫生醫術醫德良好,對媽媽關懷倍至、耐心以對,護理人員也柔聲細語、做事貼心,讓她很有安全感,而我也感同身受,因此找A醫生做檢查,讓我卸下心防,放心面對。

媽媽經過一連串的治療乳癌痊癒,後來她過世是因為另一種癌症的侵襲,發現已晚,救治無效而離開我們。媽媽患病後,讓我感受到善待自己身體、預防甚於治療的重要,於是之後的每一年,我必定找A醫生做乳房超音波及攝影檢查,但每次去檢查,當躺上檢查台,等待醫生的時間,我的心跳都會跳得超標,緊張得好像要窒息一般,直到A醫生說:「OK,沒問題,定期檢查就好。」我的心跳才慢慢恢復正常。

有幾年的檢查,不知道是哪裡出問題,每次找A醫生檢查,當他手持超音波機器,藉由潤滑劑滑在每個檢查部位,當部位停留的時間久一點時,我都瞥見他緊繃的眉心,嚴肅的表情,接著從他口裡緩緩道出「這邊好像有點問題,三個月後再來觀察一下」這些字句時,我都會有種「人間即將邁向黑暗,我的人生快要走入谷底」的感覺,媽媽化療時的痛苦模樣,就會不自覺地跑進我腦海,對於「有希望的未來」這件事,我不敢再奢望。

以前我到醫院做健康檢查,都是隻身前往,獨自面對,但自從A醫生說「檢查有問題」的那幾次開始,我不是找老公陪,就是請好友姿蘭和我一同前往,每每在診間外等待的時間,我口乾舌躁、心煩意亂、手汗直流、呼吸不順,整個身體的肌肉都緊繃得讓我無法想像,老公和好友雖然無法全然體會我內心的感受,但有他們的陪伴,我無助的心才稍稍有個依靠感。

還好老天保佑,每次的驚恐,總是以「虛驚一場」過關,後來我審慎思考「醫生緣」這件事,因為這些驚恐的經驗,已讓我在檢查的前中後,都造成身心重大的影響,不是A醫生不好,而是他的檢查方式不適合我,所以在100年,我決定尋覓一個跟我有善緣的醫生進行檢查,也有幸和施醫生結緣,他看診的方式親切、專業,檢查中會以輕鬆的聊天方式解除病患的恐懼感,多年來,每年一次的乳房超音波檢查,我都能以輕鬆無負擔的心情就診,就像要見一位一年一度的熟悉好朋友一樣。

去年看診時,施醫師就貼心地跟我說我住左營,他在北高雄的醫院也有看診,請我就近看診即可,於是今年我在他所說的北高雄醫院就診,也才知道現在的乳房攝影不用排時間,便利到可以隨到隨做,而且不用掛號費,更讓我驚訝的是,檢查結果可以郵寄也可以發簡訊方式通知,省去舟車勞頓,反覆就診的麻煩,這是給愛健康者的福音。我當然也把這些福利措施傳達同事與好友,希望能因為方便檢查,鼓勵更多朋友行「固定檢查保健康、先前預防甚治療」的健康檢查,對自己的身體狀況了解就如作戰一般,能未雨綢繆,預作準備,才能知己知彼,全盤掌握自己的人生。

前些日子因為腸胃不適,剛好去做乳房檢查,就順便看腸胃科,原本我想預約無痛腸胃鏡檢查,但看診的陳醫生講話中肯,建議真誠,他說:「妳腸胃不適,照胃鏡可以健保給付,只是會有點不舒服,何必花錢去做那個還要麻醉評估的無痛胃鏡檢查呢?」於是在他誠心和悅的建議中,我去做了有意識的胃鏡檢查。

那天的檢查,我頻頻作嘔,但是勇敢以對的我,還是忍住不適,大約十分鐘的時間就做完檢查。檢查過後在診間外等候了半小時左右,再進診間由醫師問診,醫師說檢查結果是胃發炎及胃食道逆流,要注意飲食、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我看看時間已是中午十二點半,我問醫生:「您還沒去吃午餐哦?」他像長者一樣地以平和語氣對我說:「妳們已經等很久了,我如果去吃午餐,妳們不就要等更久,通常我會看完診才會去用餐。」「這樣三餐不固定,你們當醫生的會有腸胃方面的毛病嗎?」 「以前也會,不過知道怎麼調適,後來隨著年歲增長,看診的經驗也多了,自我調整心緒,腸胃的毛病就不再發生了。」相較於過去遇到語氣跟態度都不耐的醫師,陳醫師讓我覺得人間有溫情。

這兩件就醫的經驗,讓我了解到醫護溫馨善解的同理心,是締造良好醫病關係的來源,醫病兩造也會因此造就歡喜及互信的美麗人生。

※本文轉載自:元氣網醫病平台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