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藍圖】法國醫療體系未雨綢繆,恐攻中救命無名英雄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藍圖】法國醫療體系未雨綢繆,恐攻中救命無名英雄

2015-11-19 18:05
法國醫療體系在這次悲劇的考驗下,證明了其反應能力極為優越,能同時收容大量嚴重外傷病患,並有足夠的人力、物力資源來救死扶傷,法國醫護人員可說是減少恐攻人命損失的無名英雄。(圖:Pitié-Salpêtrière Hospital臉書粉絲頁)
法國醫療體系在這次悲劇的考驗下,證明了其反應能力極為優越,能同時收容大量嚴重外傷病患,並有足夠的人力、物力資源來救死扶傷,法國醫護人員可說是減少恐攻人命損失的無名英雄。(圖:Pitié-Salpêtrière Hospital臉書粉絲頁)

2015年11月13日深夜,法國巴黎發生震驚全球的大規模恐怖攻擊,有129人不幸當場喪命,同時有超過400人身受輕重傷送醫急救,其中百人性命垂危,專家預測重傷者很可能在幾天內有一大批第二波死亡,然而,這樣的悲觀預期並未成真,恐怖攻擊後的4天內,只有3位重傷住院者不幸過世。

在國際關心法國後續反恐以及參與中東戰事的時候,許多人沒有注意到這件奇蹟般的事實,法國醫療體系在這次悲劇的考驗下,證明了其反應能力極為優越,能同時收容如此大量嚴重外傷病患,還有足夠的人力、物力資源來救死扶傷,在傷患危急關頭給予必要的緊急醫療救援,因而能從死神手上救回大多數重傷患,這些法國醫護人員,可說是減少恐攻人命損失的無名英雄。

法國醫療體系過去在全球評比之中的確名列前茅,但不代表沒有問題,法國每年醫療預算都「破錶」超支達數十億歐元之譜,而法國的醫療也並不以特別有效率聞名,因此,能在危急關頭達到這樣的成就,並非「法國本來就醫療先進」可解釋,而是未雨綢繆的準備工作立下汗馬功勞。

法國於2014年建立全國性的緊急醫療計畫「特殊公共醫療情況醫療緊急反應系統組織計畫」(plan ORSAN),以此為基礎,各地建立所謂「白色計畫」(plans blancs),是法國緊急醫療邁向現代化的重要里程碑,計畫考量一旦發生大規模醫療需求的事件時,如何有效快速應變的辦法,包括在事件發生地點的醫療前哨站作業,以及後送醫療院所人力物力的緊急動員計劃。

2015年1月時法國巴黎發生《查理周刊》恐怖攻擊事件,16人喪命,事件發生之後,法國政府不僅只是積極緝凶,也立即開始思考萬一巴黎發生大規模恐怖攻擊時,醫療體系該如何應對,巴黎各相關單位根據白色計畫開始進行演習,在演習的實際動員過程中,檢討其中每個環節應當如何改善,創傷專家以一個集中式系統快速檢傷分類,並把不同緊急程度的傷患分配到不同醫療院所,演習也確保救護車調度能夠銜接順利,而醫院則須演練因應大量傷患上門,空出急診、手術室,動員所有外科醫師及手術團隊待命。

就在攻擊發生的13日白天,巴黎才剛進行過一次這樣的醫療演習,模擬巴黎遭到大規模槍擊,不料夜間就發生真正的狀況,醫療體系恰好才剛演練過,因此駕輕就熟,可說是不幸中的大幸。但這並不是因為「天佑法國」,而是因為積極防患未然,演習頻繁,所以才會剛好時間湊在一起。

當夜,恐怖攻擊的消息一傳到巴黎緊急醫療服務(SAMU),緊急醫療服務立即在巴黎聶克醫院(Hospital Necker)設立協調單位,同時警方也立即進駐周遭保護,以防緊急醫療協調單位遭到後續恐怖攻擊,醫療應變小組官員與市府官員、區域醫療人員,偕同警、消與國民兵一同到現場,並動員郊區救護車支援。在主要攻擊地點巴塔克蘭劇院附近,於伏爾泰大道上設立醫療前哨站,對大量傷患進行緊急處理與檢傷分類,依據傷勢分別後送到不同的指定醫院,2小時內就完成所有檢傷分類工作。

在當晚,位於巴黎13區的法國最大公立醫院,同時也是槍傷專門醫院的皮提耶薩爾佩特里爾醫院(Hôpital Pitié-Salpêtrière)於恐怖攻擊發生20分鐘後的晚上9點40分收到通知,1小時之內就備妥10間手術室與相對應的人力物力,因而能快速處理大量槍傷傷患,當晚總共收治52名傷患,其中25名性命垂危,有人頭部中彈,有人全身胸部、四肢多處中彈,但最後僅有2位重傷患不治死亡,雖然還有許多傷患仍在加護病房中,但院方對於他們的預後感到樂觀,因為大多數傷患是20到40歲的青壯年,恢復力較強。

法國一向以浪漫聞名,但說到辦事效率,常被取笑為是「浪費時間,態度散漫」,此次在面對大量傷患時展現空前效率,可說事前的計畫與準備發揮效果,這樣的精神值得效法,而這樣的體系也應該學習。在台灣,如最近的八仙塵爆事件中,柯文哲於台大創傷醫學部主任任內時所提出的雙北緊急醫療網整合計畫發揮了一定效用,但論中央層級,衛福部當天啟動緊急醫療應變中心,卻連最基本的傷患資訊都無法掌握,要到好幾天後才有辦法公布,更別說實際上有指揮調度的作用了。

政府在面對重大災難時即時掌握情況的能力不足,屢屢都是仰賴各醫院行政人員三頭六臂式的各別「分散式聯絡」調度,以及醫護人員自發式血汗支援搞定一切,過去靠著這樣運作,也創造了不少奇蹟,但只憑個人力量在底層聯繫,當然也有嚴重盲點,如八仙塵爆後衛福部統計北部仍有燒燙傷病床,卻有不少嚴重傷燙傷患者長途跋涉轉院到中南部,就顯現出政府失能,缺乏中央調度的弊病。

而各醫院平時就已經爆滿,衛福部為了壓低健保成本還默許這樣的情況,也是潛在危機,以此次法國經驗,為了要空出收治大量傷患的空間,各動員醫院原本急診室病患都疏散淨空到備用病床,但台灣許多醫院根本沒有備用病床可言,急診病人都要睡走廊了,一旦需要淨空急診室,是該要疏散到哪裡去?

八仙塵爆後,台灣也一樣有第二波死亡人數相當少的醫療奇蹟,但法國是仰賴制度化的準備達成這樣的奇蹟,台灣則是靠著醫護人員個人的犧牲奉獻,能撐到幾時?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嚴肅問題。

台灣對重大災變的風險意識一向奇低無比,許多計畫擬了之後也從未徹底演練過,譬如台大醫院過去鮮少進行消防演習,直到開刀房失火造成病人喪命,才開始做做樣子進行消防演練,但也只是噴噴水柱泡沫了事,從未真的演練萬一大火需要全院疏散的情況,因為醫院裡頭病人擠爆、事務繁忙,哪有這個閒工夫?

醫護人員被平日業務搞到焦頭爛額,無力應付額外負擔,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台灣雖尚未遭受恐怖攻擊,卻自己就會氣爆、塵爆,醫護資源不能平時就用到極限,要保留緊急應變資源,不論是人力還是物力都一樣,建立全國性的緊急醫療體系,並進行日常演練,可說是刻不容緩的大事。不僅是執政者、醫療機構,就是一般國民,也都必須好好思考這個議題。

參考新聞來源:
《Bloomberg Business》: Hours Before the Terror Attacks, Paris Practiced for a Mass Shooting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