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當台獨遇上大統派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當台獨遇上大統派

 2020-07-01 10:35
圖為2009年9月的長江上游三峽大水壩,如今岌岌可危。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圖為2009年9月的長江上游三峽大水壩,如今岌岌可危。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中共國」的黨媒全部姓黨,但是,6月24日,北京《新京報》報導了北京武漢瘟疫疫情,立即被停刊,因為確診數字不對,從6月初發布疫情到目前,北京政府只能容忍,宣布每一天控制在十幾例確診,多報也不行,但是,《新京報》四處探訪醫院病床數,爆出了與官方不同調的確診病例,下場可想而知。

無法掩蓋的水災

到底北京有多少確診?北京「地壇醫院」醫師透露數目在五萬人左右,世衛組織希望北京尋找來源,至今沒有下文,但是,全世界疫情卻越來越嚴重,到底是第一波還是第二波,已經沒人清楚,巴西突然確診例超越美國,拉丁美洲岌岌可危。

瘟疫,失業,經濟數字,對中共而言,這些數字全部可以蓋牌,為了拯救經濟,中共大印人民幣數十兆,但是,真實數字沒人知道,本來,長江水患爆發時,中宣部下令,全部封鎖消息,眼看,紙張掩不住水,最後還是要把事實攤在陽光下,這種水災是肉眼可見,黃水滾滾,無法造假,不是共產黨說沒有啊,就可以變不見,只是災情人命和實際情況,相差百倍而已。

武漢兩市,漢口和武昌,29日全部泡在水中,估計時雨量大約在100毫米上下,說實在,這種雨量在台灣,根本是司空見慣,但是,很顯然,中國的城市經不起考驗,證明一件事,表面的美麗城市,不是文明代表,地下的看不見的下水道,才是文明的良心。過去,很多五毛和紅色同路人,很喜歡說,祖國建設有多麼進步,高鐵多麼迅速,現在面對黃水滔滔,才知道,祖國的建設虛有其表,所有花大錢的建設項目,數百億造價的大鐵橋,宏偉高樓,還真的不堪一擊。

武漢淹水了,這是瘟疫以來,天災又一次傷害武漢,但是,北京來不及關心,卻忙著在昌平區強拆小型權狀的別墅區,接下來,宜昌、合肥,已經掩水,未來幾天,恐怕洪災很快會到達上海,中南海已經下了命令,可以犧牲長江下游生命財產,必須把三峽大壩保護住,意思就是六億生靈,對中共根本只是冷冰冰的數字。所以,從四川開始,長江一路下來的大小水壩,為了拯救三峽大壩,每天開始無預告放水,因此加快了下游城市滅頂的時間,中國人對放水兩字並不陌生,經濟不好的時候,央行開始放水,現在雨越下越大,大水庫為了自保,也只有放水一途,現在這兩種水,很可能會讓中共丟掉老命。

習近平搞砸了

前幾天,一位老台商朋友南下訪我,這位台商已經在中國待了三十年,為了躲避武漢瘟疫回到台灣,老台商知道我是台獨主義者,經常看我的文章,雖然他坦承自己是大中國統派,但是,還可以理性往來,早期我在中國做調查採訪,那時候言論比較寬鬆,他經過幾次失敗和中共迫害,丟掉不少財富,卻不改喜歡居住中國的志向,他一口道地台灣話,後來一次酒後,才告訴我,「他的父母皆是中國山東人」。1990年,他放棄教職,尋根回到中國,一待三十年,從此住中國的時間,多於台灣,看到這位老兄為了躲避疫情,回到台灣,我仍然感到驚訝。他說,三年前,他從北京搬到成都,對習近平還充滿期待,最近看到成都淹水,自己住的地方已經完蛋,索性等等狀況,再決定將來行止,回台後,台灣的妻兒和他形同陌路,只好回到母親的住處,沒想到南下訪友,還可以遇到我。這位老兄三杯黃湯下肚,開始發起牢騷說:「我以為習近平是一代明君,可以把中台統合起來,建立新的中國,沒想到這一次習近平搞砸了」,我一聽笑笑說:「這句話你可以在這裡說,回到中國就少發牢騷吧!」,他一聽,點點頭說:「你說的也是」,離開小吃攤,他準備回旅店,看著這位老兄的背影,在路燈下已成弓字型,步履已經闌珊,我突然感嘆起來,「青春遠去,30年一覺中國夢啊!」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