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史記文化推手張亞中 誓將教科書賣到各學校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史記文化推手張亞中 誓將教科書賣到各學校

 2014-05-06 18:34
網路論壇ptt有網友將爭議教科書試用本拍照上傳,引發網友討論及轉傳 (圖片翻攝自網路)
網路論壇ptt有網友將爭議教科書試用本拍照上傳,引發網友討論及轉傳 (圖片翻攝自網路)

史記文化出版的高中歷史教科書部分內容引發網友批評,在野黨立委更質疑這是教育部急忙完成「高中課綱微調」的結果,不過,早在課綱完成微調之前,曾盡力促成「史記文化」等三家出版社成立的關鍵人物,時任兩岸統合學會會長、台大政治系教授張亞中去年即曾在《中國評論》發表專文,提及這本教科書撰寫到審定,與教育部國教院課審會,及他所認定之「分離史觀」交手背後的秘辛。

國教院表示,由史記文化出版的高中歷史第一、二冊教科書已通過送審,今年8月即可作為選用教科書。

《中國評論》去年9月號發表這篇題為《從日治到日據:撥亂反正的起步》的專文,張亞中在文中談到他「扭轉」現階段台灣「一邊一史」的過程,包括成立三家出版社,與國家教育研究院課發中心主任楊國揚及審議委員交手,以及最後總統馬英九裁示教科書可並用「日據與日治」,但政府文書必須用「日據」的成果;其中某位「曾任政務委員」人士,是協調使國教院「退讓」的重要關鍵。

前政委介入協調 國教院退讓

文章結論指出,第一,「後續要將『分離史觀』大壩裂縫變成裂口的工作甚為重要,未來工作的挑戰仍然艱鉅。首先,我們要將教科書賣到各個學校,讓更多的高中同學能夠閱讀,以形塑他們正確的史觀。這一方面我們希望高中老師能夠採用我們的教科書,海外的華僑學校也能使用」。

「第二、繼續籌措經費,往下紮根,出版國中社會學科教科書,讓年輕學生能儘早建立正確史觀。我們希望社會人士能夠多多支持我們的工作,當然,我們也希望馬政府儘快修正現有以『一邊一史』為內涵的歷史課綱,從根本上改變現有的『一邊一史』的史觀」。

行政院長江宜樺6日上午在答詢時,否認教科書有洗腦、大中國史觀或去台灣化等問題,「不用把這段文字扣上一個大中國史觀的大帽子」;教育部長蔣偉寧則是強調,此一教科書審定與今年高中課綱微調一事「沒有關聯性」、「完全沒有去台灣化的問題」,但張亞中文章所披露的來龍去脈,似乎閣揆與部長所言有出入。

教科書與課綱微調無關? 張說法有出入

張亞中在《中國評論》9月號的發表專文《從「日治」到「日據」:撥亂反正的起步》,文章開頭指出,「這一篇文章想讓海內外的讀者瞭解,一群在台灣的朋友,如何努力不懈地在為捍衛中華民族的史觀而奮鬥」,接著談到前總統李登輝在1994年3月接受日本已故作家司馬遼太郎訪問後開始推動「一邊一史」。

文章批評1997年國中推動「認識台灣」課程,「本來是件好事,可以讓年輕人認識台灣的鄉土歷史,但是《認識台灣》的始作俑者卻另有其它政治意圖,他們設計《認識台灣》課程的目的是希望將台灣史與本(中)國史切割,視台灣史為國史,中國史非本國史,以達到『我們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政治目的,與大陸在史觀上形成『異己關係』是李登輝首要的目標」,包括不再稱「日據」,而稱「日治」或「日本統治」等。

文中指出,1999年開始實施的「高中歷史課程標準」,開始將「台灣史」與「中國史」切割,「台灣中國,一邊一史」的結構開始形成,但是還沒有改變先教中國史再教台灣史的時序脈絡;到了民進黨執政時期,2004年12月31日教育部審定的高中歷史課程綱要(「九五暫綱」)再次確認兩岸為「一邊一史」,「內容充斥著『皇民史觀』與『分離史觀』,不只用語有問題,亦高調主張『台灣地位未定』」,到了2007年委託台灣歷史學會於發佈一項《海洋教育與教科書用詞檢核計畫》,修改一些用詞,如「中共」改「中國」,「光復」改為「戰後」等。

張亞中說,出版商出版教科書是以賺錢為首要目的,既然政府已經有清楚指示,自然在編寫教科書時遵照辦理,以免增加自己出版的困難,「這也是我們後來看到教科書,在用字譴詞上均傾向『一邊一史』的由來」。

吳清基上任 終於增聘「公正學者」

到了2008年馬英九贏得執政後,依慣例十年一修,原本要推出的「九八課綱」暫不公佈國文與歷史課綱,並承諾再成立課綱小組,重修課綱,2010年教育部長從鄭瑞城換成吳清基,「終於增聘少許公正學者參與,課綱委員會才得以運作,下半年終於完成了課綱的審定」,但是「一邊一史」的基本結構並沒有絲毫改變。

張亞中指出,2012年初,七家出版社將撰寫的教科書送到教育部國教院審定,大約是五月間,有一位課本審定委員出缺,教育部官員問他是否願意擔任審定委員,他在參與後,發現問題實在很大,這些依照新課綱所撰寫的教科書,把「台灣史」當成「國史」在寫,馬英九在看了其中一本教科書後的反映是「怵目驚心」,郝柏村在看了他孫女的教科書後,說了一句:「我不成了亡國之人了嗎」?

張亞中指出,他以「憲法大於課綱」的原則,在委員會中力陳維護憲法的重要,要求出版社必須將造成「一邊一國」的文字進行修改,並依據憲法第158條應發揚民族精神的規定,要求將不符事實與不合理的陳述做適度的修正;但因「大多數審定委員均為「前朝遺老」,已有定見,因此,除了依憲法必須修改的文字外,他無法要求出版社改變課綱已經使用過的語彙,也無法要求他們必須要使用「日據」、「明鄭」等,但還是被民進黨立委鄭麗君開記者會「攻擊」,「…我的參與及行為的確已經觸及到台獨主義者的痛處了」。

張亞中說,參與幾個月審定委員會的感想,包括國教院的官員仍有民進黨執政時留下的官員,因而找偏綠的學者擔任審定委員,立場較藍的學者也不願意參與審定委員會,一則因為是少數無法影響多數,但卻會影響自己的未來。另外也認為,馬政府不願在結構根本問題上調整,自己又何必多管閒事。對於出版商而言,編寫教科書是以營利為目的,因此,一方面他們會找關係好的學者擔任主編,另一方面,他們不會為了原則或史觀去向審定委員會做任何爭取,一切以符合審定的要求為原則,只求能愈早通過愈好,結論是:要透過寫文章批評、建言,或參與審定委員會「來爭取應有的史觀是不可能導正史觀的」,於是決定自行出版教科書,「建立正確史觀」。

與謝大寧合作 成立三家出版社

文中敘述,2012年9月間,張亞中和兩岸統合學會的幹部們商量,「我認為除非自己編撰歷史教科書,否則根本無從在台灣建立正確的史觀。要出歷史教科書,就必須自己開出版社,而且要有賠錢的打算。兩岸統合學會的執行長鄭旗生負責擔當成立出版社的重要責任,我辭去審定委員的工作,與謝大寧教授(編按:佛光大學教授,擔任教育部課綱微調委員、兩岸統合學會秘書長)及一些學者負責找知名大學教授參與教科書的撰寫工作」,去年十月間成立了《克毅》、《史記》、《北一》等三家出版社,以出版歷史教科書為首要工作,也是現階段唯一的工作,分別編寫了三個版本的高中歷史教科書。

文章描述,整整密集的工作三個月以後,2013年1月上旬,「將三本高中歷史教科書送到國教院接受審查」,但審查過程中「竟橫遭阻難」,包括「刻意延誤時程」從1月延至4月,並要求「重編」延誤審定時間,以「必修」要求更改;面對教育部、國教院的「意識形態刁難」,張亞中據理力爭、堅持不改。

張亞中指出,「教科書固然有政治教育的功能,但是也絕非教科書應該有『國家』立場一語可以帶過,我們不僅要有自己的民族立場,更要以充分的知識來證明自己所言為真。」,但審定委員會仍「霸道」希望他們讓步,出版社和審定會在4月底溝通,「我們看到了國教院的官員和審定委員囂張的表現」,「在告知審定委員會並經同意後,我們對全程進行了錄音」。

張亞中描述,鄭旗生在會中指出,委員會的要求已經公然濫權違反課綱的明文規定,但是相關人員均置之不理。國教院教科書發展中心主任楊國揚主任竟然在會議中舉例表示,「日據(治),日據,從民國八十幾年吵到現在,都在吵。…所代表的意涵絕對不完全一樣的,你不能說這個是我編者的學術的專業或自主權。」他批評楊國揚發言「不僅不尊重專業知識,亦嚴重違背公務人員行政中立的立場」。

之後他在文章中也批評中研院近史所研究員黃克武「你要用日據,我們(課審會)就不准」的說法,並質疑審定委員會只有5人(以往為13人)審查他們的歷史教科書,而參與的審委「昨是今非、標準不一及偏見」。

教科書肯定馬外交休兵 扁貪污內容未過關

張亞中指出,「還有些地方可以看出這群審查委員的政治偏見。我們在教科書中提到了馬政府上臺後,馬英九提出的外交休兵獲得了對岸的善意回應,這是馬英九自己的講法,可是審查意見卻說這『不是事實』要我們『斟酌修正』。另外我們也提到了陳水扁家族的貪汙,引發了紅衫軍運動,結果審查意見告訴我們這件事情『還未定案』,『恐引起爭議,請予以刪除』。我們認為陳水扁收押迄今,其家族貪汙全台皆知,若干案件已判刑,「紅衫軍、重創民進黨均為事實,審定委員連這點最基本的常識均無,竟還能堂而皇之地要求我們更改」?

張亞中描述,「經過我們的據理力爭」,國教院在「台灣是以中華文化為主體」一事上不敢再堅持,但是回覆要求必更改其他,而出版社在收到「國教院」的意見後,經商議再回函表示「不做任何更改」,同一時間,立刻由鄭旗生向監察院申訴,並委託律師向行政法院提出告訴;再由鄭旗生向教育部長蔣偉寧表示,「不會再退讓,並將據理力爭到底,不會為了出版而妥協。換言之,商業利益不可能撼動我們的決定」。

張亞中文章指出,這時有曾經擔任馬政府「政務委員」的學者從中協調,讓兩方各讓一步,即出版方不使用日據,審定委員接受其它三項堅持。「國教院」再次發文出版社,同意「日據」以外的其它堅持,但仍要求全文不可使用「日據」。此為「國教院」的第二次回覆,出版社再次回函表示,「不會做任何更改」,並揚言國教院若堅持,「那麼只有法律上見」。

出版社強硬回覆國教院的同時,張亞中表示,此時監察院已開始進行調查,輿論界已知道此事,「《聯合報》率先報導此事,並發表『一言喪邦』社論痛斥使用“日治”之不當。《中國時報》與《聯合報》亦有讀者大量投書,主持正義」;馬英九在瞭解此事後,亦做出決定,教科書可以並用「日治」或「日據」,但是爾後政府的文書必須使用「日據」;至此爭議暫告結束,「我們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

文章結論指出,「此次教科書的通過在兩岸關係史上有其極為重大的意義」,從1997年使用「日治」開始,16年後終於又可以使用「日據」。李、扁時期所建構的「分離史觀」、「去中國化教育」的大壩終於有了裂縫,「只要繼續努力,這條裂縫就有可能成為潰堤的裂口」、「這一場戰役的歷史意義是重大的」。

張亞中文章在去年9月刊出後,也曾被中國網友轉貼到《新華網》的發展論壇上,網友在論壇留言,有中國網友質疑「過了十六年還能撥亂反正嗎」,但也有中國網友認為,「事實將證明,只有兩岸統一後,才會真正的撥亂反正、、、」,此外也有網友認為「張亞中太樂觀了」。

張亞中 《從日治到日據:撥亂反正的起步》 全文連結如下:

http://hk.crntt.com/doc/1026/9/9/1/102699188.html?coluid=33&kindid=4372&docid=102699188&mdate=1015111236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