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歷史課不教的泰源起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歷史課不教的泰源起義

【紀念泰源起義50週年徵文比賽國中組第一名】

 2020-06-01 12:09
歷史課不教的泰源起義,五壯士勇敢的身軀,宛如新生的紅花,不僅在春天的花季裡萌芽,也在漫天雪花裡盛開,更在日復一日的黑夜裡綻放。圖為泰源監獄。圖/擷自政治受難人互助會影片
歷史課不教的泰源起義,五壯士勇敢的身軀,宛如新生的紅花,不僅在春天的花季裡萌芽,也在漫天雪花裡盛開,更在日復一日的黑夜裡綻放。圖為泰源監獄。圖/擷自政治受難人互助會影片

天色漸漸光/遮有一陣人/為了守護咱的夢/成做更加勇敢的人
《島嶼天光》歌詞

1970年2月8日,五位泰源監獄的外役政治犯—鄭金河、陳良、詹天增、江炳興、和謝東榮,五壯士有自己的驕傲,勇敢為追求台灣獨立而發動武裝革命。當時整個天空正在互相遠離,監獄內一張張模糊臉孔,你看不清未來的命運,而在監獄遭遇非人對待的五壯士,看著人類的本質是如何扭曲,上演著恐怖,尊嚴變成了蟲子、膿瘡、屍水與肉塊,而成了歷史上的種種屈辱、迫害和殺害。

監獄內的憂鬱不是藍,而是無邊無盡的黑。冷風呼嘯,你看著這場革命,背後充滿黑色氣息,你想要看看那些口說暴動的臉,想飄蕩在那些人沉睡中的眼皮上,想闖進他們的夢裡,想一整晚在他們的額頭、眼皮間徘徊飄蕩,直到他們在噩夢中看見那流血的雙眼,那些哽咽的、說不出口的,到底為什麼要對開槍、為什麼要殺戮。

五壯士這場革命目標是先佔領台東富岡電台,播放《台灣獨立宣言》,號召台灣人起來推翻外來殖民政權。起義行動失敗後,五壯士向山區逃亡,只能把悲傷反覆咀嚼,仍無法探出天羅地網的縫隙,只能想像出口會是光。大霧似是無邊無盡,前方沒有光的出口,朦朧中,你分不清楚是失眠還是淚。可是,在默然逝去之前,可能,是無數的哭聲,在眾多夜裡,一直徘徊在人的夢中久久不散。

當五壯士在新店安坑刑場被槍決的時候,一陣槍響,紛紛倒下的身軀,喪失的生命,如同枯葉飄落,然而你只是默然無語,轉身離開現場,你的影子只會躲回角落,躲回黑暗中苟延殘喘。日後的你頭髮都成雪白,像落葉快速地凋零,不時對自己的懦弱感到自責。愧疚之餘,你想著,自由的代價是生命!生命的代價是勇氣!

革命之後,槍口下濺射的鮮血長成一朵鮮明的紅花,鮮紅的血渲染在每個角落,曾經模糊的歲月之痕愈見清晰,每個世代都開始覺醒,從五壯士的身上,彼此生命的相遇,都用不一樣的方式來述說關於自己的故事,並藉此以不同的方式不停對話。鼓起勇氣的五壯士,是那些代替為追求自由赴義的台灣人,也是至今仍像影子般穿梭在你我身邊的台灣人。無論如何,五壯士都在台灣歷史不可抹滅的一頁中淺淺札根。

即使是歷史課不教的泰源起義,你想像五壯士仍在遙遠的土地上,直視尊嚴與暴力共存的年代,而五壯士勇敢的身軀,宛如新生的紅花,不僅在春天的花季裡萌芽,也在漫天雪花裡盛開,更在日復一日的黑夜裡綻放。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