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國文」課程對文學心靈的戕害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國文」課程對文學心靈的戕害

  2014-02-14 08:30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目前全國各界都聚焦關心歷史課綱微調的議題,其實另外有兩大主題影響都極為深遠,重要性絕不在歷史微調之下。其一是國中「必選」本土語文問題,本案若遭否決,辛苦籌設的台灣文學、台灣語文系、所將逐一關門,台灣母語的生與發展也將受到重大的阻礙。第二是本文所要討論的國文課程問題,歷史科至少台灣、中國比例還有一比一點五,國文則幾乎中國文學獨霸,台灣文學僅瑟縮在卑微的一角苟且偷生。國人對國文課程未賦予足够的關心,殊屬可惜。

從前東部某高中國文試題引用余光中作品出選擇題,教師公佈標準答案後學生不能認同。後來余光中至該校演講,學生請教余光中。余光中說:四個答案都不對。

前此不久,龍應台部長也接到中國成都中學學生類似的疑難,題目引自龍應台的「目送」,考題要求學生針對「目送」的字句鑑賞、作者心情、文章題旨、流行原因「詳細申訴作答」。學生向龍應台討教。其實正像托爾泰不喜歡莎士比亞的作品一樣,龍應台也很難在文學和哲學層次給下「標準答案」。但是台灣的基測、學測、指考的國文試題,卻常常要強制學生在微量交集、中量交集、大量交集的文學語言中,被迫作成唯一的「選擇」,根本悖離文學,傷害文學心靈的孳長。

基本上,知識的學習粗分成知識本身與趨近知識的技能。升學考試的國文試題大量命題的字形、字音、字義;成語辨識、語法分析、修辭運用,其中有許多都屬於趨近知識技能的學習,尤其加入大量文言文、國學常識、中華文化基本教材的份量,當前的國文教育的課程名稱應該正名為「中國古典文字符號學」,與先進國家的「語言」、「文學」教育有極大的落差。

考試領導教學已是我國國文教育的重大形勢。教育部近期強調「閱讀力等於學習力」,並將推動935所國中每週至少安排一次早自習「晨讀」。蔣偉寧部長甚至宣佈推動「晨讀一二三」方案,目標國中每週至少一至三天閱讀課外讀物。為了支持此一計劃,台北市政府也編列三年6000萬的預算,並決定聘用閱讀教師以促其成。

教育部推廣閱讀的方案,「目標正確、方法錯誤」。教育部要做的急務是在國文部份趕快影響升學考試國文試題的評量內涵,藉升學評量的考試手段自然誘導教學走向閱讀與文學心靈的成長。

更進一步說,如果升學考試的評量方式趨向於健全,民間補習班的教學為了配合升學考試,也可以在文學教育上被導引作正向的力量,為國家的文學教育釋放輔助的能量,例如補習班也可以開授許多閱讀課程,成為閱讀教育制度下的助力。

改進升學考試的國文試題的評量方式,絕對是艱鉅而浩大的工程,應該引進文化學、文學、教育學、課程設計等等專家共同參與其事。其中最難鉅的任務是如何攞脫六十年來中國文學系、所勢力的壟斷與糾纏,讓台灣的「國文」教育,從長期的迷失中回歸語言、文學的教育主流。

多年來,中國古典文學勢力一直不願停止對國文課程的干擾。直至不久以前,「搶救國文教育聯盟」還在提出非常逆向的課程訴求:一、國文時數由現行的四節增為六節。二、中國文化基本教材列為必修。三、文言文擴增至65趴。四、恢復由原有國立編譯館編撰「國文」課本的政策。此股勢力雖然僅作部外叫囂與遊說,實際上,在教育部體制內與歷來「課程標準」、「課程綱要」的制訂中,此批勢力均具有極為龐大的主導力量。應可預見,未來若無較大的質變,「十二年國教課程綱要」,亦將難以擺脫此一保守、反動的巨靈。

以世界先進國家文學教育中的現代文學、古典文學均實施分流方式而論,台灣的強制性古典文學教育實在具有極為嚴重的文學傷害,肇致國民的「文學欣賞點」無法漸進提升,國家的影視、藝文節目無法與國家經濟、科技發展做對等比例的進步。如實而論,許多聲韻學、訓詁學、文字學教授未必有能力寫出一篇具有豐富內涵與文化深度的文學作品。令人引為大憾的是,許多此類疏離文學的中國古典文字符號學專家,卻大規模主宰著台灣文學教育的發展。

我們要求儘速矯正此種偏差現象,並依緩急建議教育部做以下考量:

第一、從速召開升學的國文試題改革會議,邀請大量外國文學與文學教育專家共同參與其事。

第二、華人世界中文言文比例,中華人民共和國43趴、香港32趴、新加坡3趴;台灣65趴。若加計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國學常識,則已超過80趴,凌虐青年學子文學心靈的成長極為嚴重,應極大化予以縮減。

第三、為求落實賴以生存的土地,並結合世界文學的發展,未來文學課程的設計,應台灣文學、中國文學、世界文學各佔三分之一。不宜再有現下中國文學獨霸、世界文學幾近於零的荒謬亂象。

第四、文學課程應依適齡設計,讓學生每學期閱讀三至六本小說或詩集,不宜全面施行當前的範本教學。

第五、「十二年國教課綱」之課發會、總綱小組、本國文學領域審議委員會,均應納入適量的台灣文學、世界文學專家參與。

為避免過去中國古典文學的巨掌幕後、隱形操控文學課程設計的現象,我們建議教育部公開的、系統性的召開文學課程設計的公聽會,透過充分的討論與辯論釐訂台灣文學教育的發展方向。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