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北韓貨幣出現了─黨國資產之六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北韓貨幣出現了─黨國資產之六

2020-04-17 12:04
本圖上部即為北朝鮮中央委員會100圓紙幣,下部則為美軍當時印刷仿照「北朝鮮中央委員會100圓紙幣」的勸降券,克拉克簽名版。示意圖/擷自朝鮮錢幣臉書
本圖上部即為北朝鮮中央委員會100圓紙幣,下部則為美軍當時印刷仿照「北朝鮮中央委員會100圓紙幣」的勸降券,克拉克簽名版。示意圖/擷自朝鮮錢幣臉書

在台北車站見了很多仲介,看了很多奇怪貨幣,還有一堆自稱老國安局退休的人,手上拿著舊款的小美金,還裝著神神秘秘的樣子,到處兜售,但是,多數美金屬於二戰前印製,已經廢止使用,有些大額美金,也很難分辨真假,可惜,沒有看到北韓幣,我每周一回高雄上班,周五晚上回台北,只剩阿敏留在台北,這也讓我內心過意不去,阿敏倒是很自在說;「沒關係,反正沒事,如果馬來家裡有事情,飛回去就好,反正就是三個小時」,他如此表態,更令我不安,後來,我才下定決心離職,專心這個任務,另一個因素是,一位仲介說;他有一位台商朋友在中國做生意,手上很多北韓貨幣,我一聽,就很感興趣,經過他聯絡,雙方約定時間,談好成功後的報酬,我下定決心和阿敏走一趟,反正「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而這個消息,也是導致我離職的主要因素,另外是民進黨剛拿到高雄執政權,我不想太頻繁請假,給民進黨政府帶來負面印象,雖然我不是民進黨黨員,更不是高級官員。

那一段時間,台灣因為政黨輪替,有關國民黨內的權力變化,也引起我的注意,連戰和宋楚瑜相爭不下,是導致連戰敗選主因,而當時,宋楚瑜聲望如日中天,自認可以當選,沒料到卻因為興票案,敗下陣來。後來,有人認為主導這件弊案曝光的幕後人,就是李登輝;國民黨敗選後,國民黨內掀起茶壺裡風暴,國民黨內的青壯派,要求李登輝為敗選負責下台,尤其是連戰最不留情面,要求李登輝越早下台越好,曾經是亦師亦友的兩人,終於為了權位,分道揚鑣(詳見《虎口下的總統》),連戰無法當選總統,其實是來自被選民定格化的阿斗形象,完全無關李登輝,可是連戰卻遷怒李登輝不幫忙,反而幫阿扁,兩人因此埋下心結,所以,連戰敗選急於把李登輝趕下台,後來2004年總統大選,就算連宋合體了,同樣敗選,顯然,有人一輩子無緣大位,或許是天意救了台灣,否則,若連戰當選,台灣今天處境,恐怕就難以想像了。

連戰自己想坐上主席位子,動機當然是可以控制國民黨的諾大黨產,李登輝在三月下台,後來組織「台聯黨」,一下子被國民黨開除黨員資格,國民黨內的權力鬥爭,如此血淋淋,真的令人感嘆,李登輝一走,受他任命,管理黨產的劉泰英,當然也幹不下去,同年4月,劉泰英離開國民黨,組織了「台灣綜和研究院」,卻因為牽扯國安基金,從此風波和官司不斷,後來也被判處8年2個月徒刑,這是後話,容後再敘,因為這批黨國資產與劉泰英牽扯很深。

既然準備到中國一探究竟,我請了一個禮拜假,阿敏也表示沒問題,兩人決定到了香港轉機廣州,辦理落地簽證。

這位彭姓台商在虎門經營紡織品大盤商,還有鞋類,民生用品,應有盡有,私下還搞地下匯兌,很多台商要發工廠工人薪水時,會跑來這裡調借人民幣,然後在台灣付台幣,以確保金流順暢,這位台商說;「中國銀行和共產黨一樣,你把錢存進去,想領出來就好像要他的命,規則改來改去,所以很多台商不敢把錢放銀行,要用才來調借,中國調錢,台灣還錢」,他販賣的全部是中國製造民生用品,價格低廉,剛好可以合乎北韓經濟水平和口味,所以,這些商品也賣到東北的丹東,由中國當地中盤商接手,然後和北韓朝鮮族,進行邊界口岸貿易。

我一到白雲機場,台商朋友就在機場接我們,並且安排好下榻酒店,看起來,他在虎門混得不錯,晚上迎賓會後,回到酒店,雖然有些酒意,但是,阿敏急於看看這位台商所說的北韓貨幣,電話聯絡之後,這位台商朋友帶了一箱的北韓幣,來到酒店房間,他說:「這些貨幣只是一部分,公司裡面還很多,我也知道這些錢沒有太大用處,但是,還可以在北韓鴨綠江邊界流通」,我說:「你指的是丹東」,他說:「對丹東,還有延邊」,他接著說:「丹東有很多中國商人,專門跑過江,和北韓人來往,還有北韓軍人也會來來往往,用北韓幣在中國境內買物資」,我問他:「你到北韓買甚麼?」他說:「青蟲」。

「甚麼是青蟲?」

這位台商說:「就是海蟲,可以用來作為海釣的魚餌,在北韓的鴨綠江口,或出海口最多,因為北韓境內海洋沒有太大污染,這些青蟲藏在海灘的石頭下面,朝鮮人抓這些青蟲,賣到對岸的丹東市,然後買一些物資回去北韓」。

台商說:「去年,有台灣的朋友專門搞海釣事業,希望我到北韓弄這些青蟲回去,所以,我才開始和北韓做生意,簡單說就是以物換物,我用民生用品換到北韓貨幣,然後用北韓貨幣買青蟲,用空運保鮮盒把青蟲運回台灣,賣給海釣客人賺取台幣,一路下來,還很順利。」他一邊說,我一面看這種面額100元的北韓貨幣,紙張有點粗糙,實在無法相信是來自美國印刷。後來,我用三千人民幣買下這批錢,他給了我丹東中國商人電話,以便我聯絡,我和阿敏準備飛到丹東邊境,現場探查一下,到底這些錢能不能用。

我和阿敏決定先飛往北京,阿敏說,他從沒有到過北京,而且父祖輩老家天津,就在北京旁邊,希望我陪他去走走看看,我只好答應,反正人都進來了,其實,對我來說,東北或北京對我而言,就是舊地重遊而已,反正既來之則安之,時間有的是。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