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父母輕聲問黃國昌「咱嘜去惹國民黨好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父母輕聲問黃國昌「咱嘜去惹國民黨好嗎?」

 2015-12-11 10:10
黃國昌投身法學研究,讓台灣研究被國際學術界肯定。
黃國昌投身法學研究,讓台灣研究被國際學術界肯定。

黃國昌辭去中研院研究員終身職,決定參選立委前,才告訴父母這項決定,當時他的父母聽到這項消息,相當驚訝,但也很瞭解自己兒子的個性,僅僅輕聲地說,「咱嘜去惹國民黨好嗎?」他們一方面不贊成、一方面擔心,現在則是擔心和支持各佔一半。

「我的人生很多重大的決定,都是我自己做的」,黃國昌說,他不想讓父母擔心。殊不知這種作法,才是讓父母最掛心的事。

幫媽媽賣香 維持家計

他來自一個經濟不甚寬裕的家庭,家族世居汐止,祖父務農,為了幫助家計,父親小學畢業後就投入農忙,母親也到行天宮擺攤賣香燭,從小學六年級開始到高中,放假時,黃國昌就跟著媽媽到行天宮兜售香燭,這樣的時光有數年之久。小時候,父母為了工作給子女較好的教育遷居新店。看著父母為著子女,無怨無悔的付出,他從小就知道,不能浪費自己的青春,要認真努力讀書。

國中時期,父親因長期暴露在有機溶濟的環境裡,影響健康甚鉅,後來又不懂法律,誤當老闆保人而被拖累,當時甚至有流氓來家裡要債。國中以第一名成績畢業進入建中,在一次參加校內辯論比賽,他接觸黨外雜誌,燃起他對改革體制的熱情,以及在成長過程中,親眼見到父母因為不懂法律深受其害,因而決定放棄父母希望他學醫的念頭,轉而報考法律系。

來自於家庭成長經驗,他對於弱勢者的遭遇和社會不公不義的事情特別有感,包括投入反媒體壟斷、憲法133行動聯盟、參與「公民組合」的籌備及後來太陽花運動,成功阻擋兩岸黑箱服貿審議。雖然曾參與「公民組合」的籌組,但事後為了保護運動而退出。接下來,因參與者對2016大選的路線歧異,這股勢力一分為二,成為「時代力量」與「社會民主黨」。黃國昌在今年五月選擇參加時代力量,並很快成為黨內要角。

他熱衷於社會運動改革,卻也放不掉鍾愛的法學傳授與研究,雖然從政從來不是人生的選項,卻意外成為人生的主調。

「戰神」變身「黃教授」 細火慢燉「12項幸福宣言」

黃國昌剛剛初到基層舉辦的客廳會,那個在太陽花運動中,口才便給、傲視群雄的「戰神」不見了,他靜靜聽取地方基層給他各項建議,好像一個做研究的學者,地方幹部一輪的建議講完了,他還是沒什麼搭腔,可把一旁幕僚急壞了,這樣經過一輪又一輪到選區聽取意見、蒐集相關資料,治學嚴謹、不輕易承諾的黃教授,終於在12月初端出「12項幸福宣言」,誓言要讓民眾感受到幸福的政見。

短短幾個月時間,由學者轉換成時代力量黨主席及投入新北市第十二選區立委選舉,一個黨主席該做的事,一件也跑不掉,舉凡募款、組織、輔選同志,與民進黨及其他第三勢力整合;一個區域立委該跑得行程,一件也漏不得。政治該有的溫暖、殘酷、委屈、算計,好像通通都在這個「政治速成班」都經歷了、都懂了。

他說,從投入區域選舉,每天10幾個鐘頭,都在新北市幅員最遼闊的選區,走遍社區鄰里,握過每雙溫暖的手,「少年ㄟ!漢草好喔!」(台語.身材好),「換少年來做看麥!」是聽到最直接的鼓勵。在與鄉親接觸過程中,更深深體會到人民希望生活改善的樸素心願,以及對進步力量的期待與託付。

跨5%政黨門檻  看黃國昌能耐

雖然時代力量集結了與太陽花運動相關的年輕人與律師群,參與者也都有著高知名度,但一旦落實到實際政治操作,的確無法與即將執政的民進黨相比。黃國昌說,唯有在夜深人靜時,沈靜的思考著,有無違背從政的初衷,這是往前邁進最大的動力。

在台灣面臨關鍵時刻,他和時代力量的同志,要攜手「揮別舊政治,開創新政治」,並自詡要成為台灣第二個本土政黨,與民進黨成為國會穩定進步改革力量,甚至進一步監督即將執政的民進黨,能否跨過5%的政黨門檻,這就要看黃國昌的能耐以及民眾是否願意給這個新生政黨機會。

【相關報導】專訪/黃國昌預估立委選情 上修6到8席

專訪/首次對決驚天動地! 戰神黃國昌單挑8屆李慶華

專訪/黃國昌:時力黨是偏左的政黨 進國會首推三法

專訪/黃國昌:宣布「核四計畫廢止」 新政府要有認賠殺出勇氣

黃國昌公布十二項幸福政見 承諾讓下一代有未來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