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民報書摘】零下六十八度——二戰後的臺灣人西伯利亞經驗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民報書摘】零下六十八度——二戰後的臺灣人西伯利亞經驗

2021-09-25 11:00
作者:陳力航
譯者:
出版社:前衛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1-08-15
官方網址:

本書從宜蘭男兒陳以文的生命歷程出發,透過他的經驗,回到那混亂的1945年,跟著他從日本本土出發,前往滿洲、西伯利亞,重新認識並補足屬於台灣人的歷史。紀錄二戰後臺灣人的身不由己,以日本國民身分遠赴滿洲國,面對異域與隨之而來的戰事,透過個人生命經驗看大歷史底下的流轉與哀傷。

二戰末期,蘇聯向日本開戰,戰敗後大量的日軍戰俘強制移送西伯利亞與中亞、蒙古等地,在惡劣高壓的環境中進行苦役工作,在那不毛之地導致許多人魂斷異鄉。除了日本人,當時的台灣人成為戰俘後,也被送往西伯利亞。台灣人來自溫暖海島,更加不能適應北地氣候,然而,這段歷史卻被抹去、消失於臺灣人的記憶中。

本書揭露了除南洋以外,台灣人的極地苦寒戰俘記憶......

推薦序

二戰前後的臺灣人異國經驗

文/許雪姬(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特聘研究員兼所長)

日治時期台灣人的海外經驗,近年來對此研究頗多,成果十分豐碩。此跨域台灣人的研究,讓我們得以了解,到底二戰前台灣人到海外都到哪些國家?為什麼而去?在戰爭期間的遭遇為何?戰後有沒有回到台灣來?而異域的經驗對他們往後的人生有何影響。去年(2020)中研院台史所出版鍾淑敏的《日治時期在南洋的台灣人》可謂集其大成,她所使用的重要史料之一即「旅券」(護照)資料。

近十年來中研院台史所由日本外務省外交史料館陸續取回台灣總督府所核准的旅券下付返納表,內容依五州三廳的次序,表列申請者的姓名,出生年月日、本籍寄籍,前往的國名地方,前往的目的,核准的日期 ,期間由1897年至1942年。台史所依此予以數位化,建置成「台灣總督府旅券系統」,呈現二十萬餘筆台灣人申請出境的紀錄。另外還包括前此一般研究者較少知道,1926-1944年間近四千筆日本帝國駐中國領事館、總領事館的核准紀錄。這一系統提供基本查詢、進階檢索、延伸查詢,以及「依法規時期分件瀏覽瀏覧」、「依申請官廳分年瀏覧」等功能,即將對外開放,相信對研究海外台灣人的活動有所助益。對一般社會人士,可以用家族長輩的名字上網搜尋看看,他們有沒有出國的記錄,可以找找看哪個人最先用「旅遊」作為目的申請旅券?去了哪些城市?甚至有哪些人一起去玩?有哪些女性也申請過旅券?這些答案的獲得,趣味橫生。

旅券資料雖然好用,但也不是萬能,因為不申請旅券也可以出國(尤其中國依對日不平等條約開放的通商口岸),亦即台灣人到日本後,不需旅券即可前往中國各通商口岸,因此有出國、名字卻不在旅券表上可能還有很多。被徵召出征海外的軍人名單,在旅券中亦找不到,本書陳以文的資料就不會在旅券上。目前所呈現的旅券資料,前往的地點以廈門、上海、香港、汕頭為多,去南洋的也不少,但最少的是前往歐美,遑論前往西伯利亞。

為了彌補檔案資料的不足,我個人在1990年代後不斷進行台灣各類人物的訪談,聽過有滿洲經驗的長輩說,台灣人在那個時候最遠到過蒙古,也有人去西伯利亞,但都沒有具體的人名,無從著手,相關的參考資料也不多。最早看到台灣人以軍人的身分被俘虜到西伯利亞的事蹟,首推1997年出版有關賴興煬的訪問紀錄、接著就是本書作者為祖父陳以文的口訪。據我所知,戰後台灣人被中華民國政府宣稱,自日本投降那天起,台灣人就已恢復中華民國籍。按理說除非在滿洲國中任職科長以上,或當警察、協和會事務長,否則不會像日人般被交送到西伯利亞。比如說台灣人鍾謙順(加入關東軍,1945年駐防滿州里),在撤退到哈爾濱被蘇聯軍解除武裝時,即告知自己是台灣人而免被送往西伯利亞。一樣也加入關東軍的鄒族湯守仁,被送往西伯利亞後,在一個月後就因其台灣人的身分被遣回。也有就讀滿洲最高學府建國大學學生賴英書入伍,被迫在西伯利亞三年後才被送回。畢業於東京工業大學金屬學科,擔任滿洲航空機整備部隊配屬及大尉的許敏信,被抑留在西伯利亞前後六年才能回家。目前即便還有一些去過西伯利亞者的名單,但都已無法訪問了。聽說海參崴檔案館還有些相關資料,苦於不懂俄文,而無法再進一步。

在上述的情況下,本書作者非常用心尋找有相似背景的日本方面的資料,盡情融入其祖父的口述歷史中,成為重要的背景資料,並在細節上多所增補,令人讀來興味盎然,這是作者令人欽佩之處。舉例來說,什麼是「陸軍特別幹部候補生」?簡言之,因為考上後陞遷較快,這在同樣通過此一考試的賴永祥的口述訪問中得到證實。前往滿洲、駐在杏樹,有次陳以文和班長到牡丹江出差,作者利用《滿洲朝鮮復刻表 附台湾.樺太復刻時刻表》,列出杏樹到牡丹冮隔著十六個站,要花七小時多,並推測可以搭乘的兩個班次。如果陳以文知道牡丹江有一些從台南師範學校演習科、講習科畢業,和滿洲人合作經營建築業、伐木業的吳深池、黃清舜都住在那裡,也許可以前往拜訪。對蘇聯在8月9日進攻滿洲,當時蘇軍的兵力,包括陳以文所看到的飛機架數,8月15日日本投降及之後軍隊的撒退的情形,都有所補充。8月18日溥儀退位,關東軍將領、溥儀和陳以文等人都被送到蘇聯。只是下級

軍士必須徒步七天走到有火車可搭的牡丹江,載往西伯利亞,渡過約三年的歲月。三年中的修路、伐木等苦差事,作者利用西伯利亞戰俘營的紀錄,被抑留者的回憶錄,表現在描述戰俘營中的起居、飲食,豐富了對生活狀態的了解。作者特別加筆的是,參考另一戰俘營泰舍特的氣溫,冬天的最低温度達零下六十八度,這是活在亞熱帶的台灣人一輩子也不可能碰到的超級寒冬,有滿洲經驗的台灣人(以在南滿的為多)在接受我訪問時,表示零下的天氣已令他們難以調適,何况零下六十八度。光由溫度,就知道陳以文們在滿洲吃了多少的苦。作者以《零下六十八度》作為書的主題,深獲我心。

本書以「二戰後的台灣人西伯利亞經驗」為副標題,其內容稍可彌補學界無人寫出相關專著的遺憾。作者這本書的讀者群,應該是鎖定喜歡歷史、愛了解台灣的人,這樣的作品也相當符合公共史學所要達成歷史知識化、普及化、可親近化的目的。作者自認自己不適合走上學術這條路,轉而往另一條能走得有聲有色的路走,不啻是個重要的決定。以他這本書的表現,相信再過幾年的磨練下,觸角會更廣,取材、書寫會更加精進,應該可以筆耕為生,好好發揮。

我和作者力航認識,實因他的碩士指導教授鍾淑敏的牽線。力航碩士論文寫的是日治時期到中國的台灣醫生,我因寫過〈日治時期在滿洲的台灣醫生〉,就被找去擔任口試委員。我對他找資料的能力相當肯定,論文言簡意賅,容易閱讀,是篇不錯的碩士論文。後來聽說他去了東京,幾年後在中研院碰到他,才知道他早已回台灣,決定走一條不平常的路。期間他提供溥儀的醫藥顧問黃子正就讀台大醫科特科的資料給我,特別感謝。最近他告訴我,他重新加料祖父陳以文的西伯利亞訪談紀錄,成為另一本書,請我為序。我通覧此書,發現力航藉著撰寫此書,和祖父愈加接近,更能體會那一代人面對戰爭的無奈;也藉著此書的纂寫,企圖為自己打造另一條歷史人可走的路。壯哉斯舉,因以為序。

(2021.4.7)


陳力航著作《零下六十八度》。圖/擷自網路,民報合成

作者簡介

陳力航  出身宜蘭醫藥世家,成大歷史系學士、政大台史所碩士,現為獨立研究者,專長為日治時期台灣史,除學術著作之外,亦有多篇歷史普及、非虛構文章刊載於網站《故事》、《黑色酒吧》、期刊《薰風》。專書部分,著有《圳流百年》(方寸,與謝金魚等合著)、《黑色怪譚:讓你害怕的,真的是鬼嗎?》(聯合文學,與艾德嘉等合著)、《不能只有我看到!台灣史上的小人物大有事》(圓神,與吳亮衡等合著)。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