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 一定會成立誹謗罪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 一定會成立誹謗罪嗎

2019-09-24 11:30
總統府公布資料,即便是原稿,仍須提出指導教授與口試委員的署名確認,才稱得上可信性文書,而具有證據能力,否則必會引發爭執。圖:取自總統府發言人粉絲頁
總統府公布資料,即便是原稿,仍須提出指導教授與口試委員的署名確認,才稱得上可信性文書,而具有證據能力,否則必會引發爭執。圖:取自總統府發言人粉絲頁

關於蔡英文總統的博士學位爭議,似乎不因其提起告訴而歇止,總統府因此公布博士論文原稿,並將提供給中央圖書館,供所有民眾參閱。(參筆者著,司法可以還原學位疑雲之真相嗎?)。但如此作法,是否代表誹謗罪的成立,已屬毋庸置疑呢?

就誹謗罪來說,由於是被告在傳述妨害他人名譽之事,且依刑法第310條第3項,若能證明真實,就可免責。依此而論,被告似乎具有舉證其所傳述者為真實之義務。惟若如此解釋,就嚴重違反不自證己罪權的保障,故於大法官釋字第509號解釋裡,就言明誹謗罪案件,對於妨礙名譽之事實,仍應由檢察官或自訴人負舉證責任。也因此,就蔡總統所提誹謗罪之告訴,檢察官若也因此起訴,仍應由原告方針對所誹謗之事為假,負起舉證責任。

誹謗罪應由原告負舉證責任

而要證明此等事實,就人證部分,由於年代已經久遠,相關人等未必仍在世,就算還在,也不論其是否還有記憶,但於我國的刑事司法,是否有可能為審理一件誹謗罪,而去啟動與英國的司法互助,如以視訊方式來進行證人詢問或詰問,這本身就有很大的疑問在。也因如此的障礙,關於論文門案,恐就得完全依賴原告方所提出的文書證據。

而文書之類的證據,都是書面性質的傳聞,除非屬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的特別可信之文書,否則,就不能提出於法庭之上。至於要具有何等條件,才屬於所謂特別可信性之文書呢?首先,為了保證文書的真實性,就須有以偽造文書罪究責的可能性,依此而論,欲提出於法庭之文書,就必須清楚表明文書製作者及時間,以能於事後查核是否真有其人、真有其事。這也代表,完全未有署名是誰製作的文書,因無以偽造文書罪究責之可能,就肯定會被排除於法庭之外,致無庸論其內容的真或假。

不過,文書製作者與時間的確定,只是符合傳聞例外的第一步,尤其若文書屬境外,根本無法以偽造文書罪來究責,勢必得有更重要且核心的條件。而文書之所以會被認為有特別可信性,一個很重要的特質,即是文書製作時,絕不會預想到有成為法庭證據的可能性,因無法預知未來,自無偽造的動機。反之,若有爭議事件發生,且已可預見將運用於法庭之上而產生的文書,因屬於有意識的製作,無論內容真假,也一律會被排除於法庭之外。

再來,特別可信性文書,除必須有究責與沒有預想未來的可能性外,還要有一個相當重要的形式要件,即必須具有例行性、機械性或常規性,因只有在如此情況下所完成者,才不會預想未來,也時時須受到公開檢查,更往往是常例性的根據當時狀況所為的制式記載,若有文書違反此常規,就很易讓人有合理懷疑,致也會被排除於法庭之外。

顯見,由於傳聞證據,無受當事人詰問之可能,能否提出於法庭,刑事司法就設下非常嚴格的要件。如以博士論文誹謗案來說,目前總統府所出示的文件,只要不是在三十多年所完成,而是到近幾年,尤其是今年才製作或出現,恐都屬於有預想與預設性的文書,要符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的特信性文書,致可提出於法庭之上,實有相當高的難度。

必須證明論文通過博士考試

故原告方勢必得提出三十多年前的文書證據,首要當然是最具可信性的畢業證書,若屬於原本或正本,自無庸置疑,但若屬於補發,恐又會有預想文書之問題,致會於法庭上有番爭執。當然,原告方更重要的證據,自然是博士論文本身,但此時的論文提出,重點不在其中內容的好壞、排版是否正常、是否有用手寫修改等,而是論文本身是否通過博士考試,這恐須有口試委員確認之證明。而目前總統府所公布者,即便是原稿,但將來於法庭,若未進一步提出指導教授與口試委員的署名確認,能否稱得上是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的特別可信性文書,而具有證據能力,必會有很大的爭執。

雖然,原告方就算最終能證實博士學位為真,但根據大法官釋字第509號解釋之意旨,只要被告是屬善意的確信,即有所本、有所據,就不能以誹謗罪處。換言之,論文誹謗案的審判時間,不僅會曠日廢時,最終也有很大的可能性,以無罪為終。這就讓人思考,想以刑事訴訟來解決博士學位爭議,顯然不是最好的方法。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