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中油關廠承諾跳票 還在呼攏後勁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中油關廠承諾跳票 還在呼攏後勁人

 2016-02-03 08:39
中油高雄煉油廠關廠支票公然跳票,連一個老農單純想轉種有機耕種都難如登天。後勁人的新年希望許了25年,卻被玩弄了25年。圖為中油事業部執行長李順欽無奈表示很多事情不是他能決定。(余嘉榮攝)
中油高雄煉油廠關廠支票公然跳票,連一個老農單純想轉種有機耕種都難如登天。後勁人的新年希望許了25年,卻被玩弄了25年。圖為中油事業部執行長李順欽無奈表示很多事情不是他能決定。(余嘉榮攝)

等待了四分之一個世紀、期待2016年開始家鄉空氣與土地不再持續被糟蹋污染,中油高雄煉油廠承諾去年12月31日正式退役。豈料仍有42座儲槽無法拆除,中油聲明僅能把其中18座油槽、總容量10萬公秉的油料排空。關廠支票公然跳票,連一個老農單純想轉種有機耕種都難如登天。新年初始,人人都許著新年新願,而後勁人的新年希望許了25年,卻被玩弄了25年。

1968年以及1975年中油便在高雄後勁這個地方設置輕油裂解一輕與二輕廠,生產各種油料及石化原料。隨著油廠的運作,後勁地區的污染噩夢隨即展開!除了長期的噪音、空氣、水源污染之外,1983年5月,居民陳蘇罔渡老婆婆在家點蚊香引發油氣爆炸!1988年8月,中油工程師林英傑返回宿舍,點煙時發生氣爆。而後,更有在稔田里十三鄰抽出來的地下水,點火竟然會燃燒的奇蹟。這些對你我而言只是片段的新聞事件,對後勁人而言卻是日日夜夜真實的恐懼。

於是當1987年6月政府宣布要再興建第五座輕油裂解廠時,後勁人長期以來所累積的新仇加舊恨爆發!開始醞釀反抗,掀起台灣環保運動史上最重要的反五輕運動。反抗運動持續了3年之後,1990年3月,反五輕西服工作室的劉永鈴與楊朝明爬上燃燒塔拉起「反五輕」抗議布條,甚至讓整起事件躍上國際新聞。

1990年9月,當時的行政院長郝柏村帶領千名鎮暴警察夜宿後勁,與居民協商,單方面強迫後勁人接受所謂的15億「回饋金」與25年後(2015年)遷廠的條件,反五輕運動暫告一段落。另人動容的是,後勁居民為了守護安身立命的家園,拒絕15億「回饋金」利誘、不受分化,一路堅持至今二十八年。

2015年12月31日,也就是當年郝柏村許下的遷廠承諾時限。後勁人痛心的發現五輕廠內多數的油槽依然運作著!中油公然違反「遷廠應將所有的油槽、油廠生產設備移除乾淨,在期限之前完成」的承諾。

2016年1月1日早上,中油高雄廠高層在大批媒體前承諾1月11日上午10點將於後勁社福基金會針對遷廠進度提出完整說明。然而在1月11日說明會中,中油吳清陽副總經理、李順欽執行長等人會中紛紛提到「這個超過我的權限」等,承諾再次跳票,後勁居民拍桌怒斥:「浪費我們的時間!」,黃石龍議員起身飆罵:「下次不能做主的就不用來了!」並要求下週一(1/18)中油務必提出具體的遷廠及抽油計劃,否則將再度抗爭。

1月18日中油執行長李順欽以二張A4紙的「中油高雄煉油廠工廠拆售與半屏山儲運站說明」表示,需三年才能處理執行42儲槽(30座油槽,12座水槽),29個油廠的標售,而這些都是國家資產、國家政策,這些不是他能夠決定的。並對媒體無奈表示:因要等石化油品儲運中心113年才要遷槽,要不然就是109年6月烏材林、觀音儲運站設施完工後部分遷移,以及高廠拆除時程涉及政策、行政程序等官方無奈。

針對中油逃避虛應的態度,錦屏里里長蔡甲庚忍不住激動起身對著中油代表飆罵三字經!痛斥中油把後勁人裝肖ㄟ!!


錦屏里里長蔡甲庚飆罵三字經(余嘉榮攝) 

高雄市議員黃石龍隨即更是痛罵說:中油沒有任何拆遷的誠意,只準備了2頁的簡單說明就要來騙後勁人,你們的信用已經完全破產了!事實上從2015年12月31日那天開始,我們就完全不信任你們了!!

反五輕運動老戰將王信長先生於協商會議中多次要求中油先拆除廠區圍牆,還後勁人生活空間,對於這樣的要求中油代表也沒有人敢回答何時可以拆除,或者要不要拆除?王信長生氣之餘滿臉無奈,就此不再發言。


王信長副董事長無奈生氣之餘,就此不再發言(余嘉榮攝) 


後勁基金會董事長羅金柱氣憤的對中油代表說:「中油實在是很惡劣,要拆油槽不用擬訂計畫嗎?」(余嘉榮攝)) 

會議到了最後協商破裂,後勁社會福利基金會董事長羅金柱氣憤的對中油代表說:中油實在是很惡劣,我們作任何的事情都要有計畫,你們要拆油槽不用擬訂計畫嗎?今天帶了二頁的資料就敢來跟我們開會!你們以為後勁人都是笨蛋嗎?既然今天來的人完全沒有權限!不敢作決定,那我們後勁人也不想跟你們談了...請你們現在馬上出去...現在就離開!!(會場民眾隨即叫囂,不要讓他們走!!把門關起來!!中油代表各個面露懼色匆忙離開會場。)

當參與會議的民眾與媒體逐漸散場之際,我見到一位後勁鄉親難掩傷心的離開會場。

下了樓遇到傷心離開會場的那位鄉親,我上前與他攀談,他問我是不是記者?我問他為何那麼傷心?他說他只是一個農夫,田裡面種甘蔗、匏瓜、香蕉…什麼都種,他很多年前從田寮搬到後勁耕作,很想走有機農業的路線,聊著談著開始談起煉油廠對於土地的污染,他說:「大家期盼了那麼久,講了25年,結果現在不知道又要拖到何時?」然後他竟傷心的在我面前哭了起來。


後勁農夫傷心的哭了起來(余嘉榮攝)

另一位反五輕運動老戰將-白馬走出會場後,隨即在基金會廊道破口大罵三字經,他氣憤的表示根本不用跟中油協商,他們全都是騙子!!捻爸一點也不怕25年前的抗爭事件重演!

這次協商結果讓中油與後勁居民談判破裂的最主要原因在於:後勁人最大的不爽與質疑是中油提到的這些理由,不管是有理還是無理都不是問題,問題在於這些關於拆遷或行政作業流程的事情中油早就該在遷廠期限之前完成。而不是過了遷廠期限才來協商,而且連續三次說明會,都叫無權作決定的人來唸唸稿子,說他們做不到25年前的承諾,這不是呼攏,什麼才叫呼攏!!

※延伸閱讀:
《堅持-後勁反五輕的未竟之路》好書推薦
【2015高雄‧後勁新生】讓我們一起見證反五輕的最後一哩路


高雄市議員黃石龍12月31日開始 我們就完全不信任中油(余嘉榮攝)


後勁鄉親難掩傷心的離開會場(余嘉榮攝)


反五輕老將白馬罵三字經,中油全都是騙子,恁爸一點也不怕25年前的抗爭事件重演!(余嘉榮攝)

 

相關新聞列表
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