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我住在川普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我住在川普國

 2016-11-23 17:33
這次川普當選的原因,不是中產階級或工人階級白人的經濟問題。圖/翻攝自川普臉書(Facebook @Donald J. Trump)
這次川普當選的原因,不是中產階級或工人階級白人的經濟問題。圖/翻攝自川普臉書(Facebook @Donald J. Trump)

這次美國總統大選,我家在田納西(Tennessee)鄉下的親戚、朋友和鄰居絕大部份投川普,身為一位台裔美國人,我和先生看到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感到非常痛心及憂心,雖然我們家社區的人大多投川普,但是我們家非常痛恨他所代表的狂暴、威權、與墮落。我的公公一向支持人權、公平、正義,要是他還在世的話,他肯定非常痛心。近幾天看到電視名嘴對川普當選的評論和網路上台灣網友的意見,我認為川普國(所謂川普選民)的心態——這次川普當選的原因,不是中產階級或工人階級白人的經濟問題,而是普遍白人意識型態的問題。請不要把選擇川普的責任和罪惡賴到窮人(白人或黑人)或低收入、低教育的人的身上。每當一個國家選錯人當總統,窮人是第一受害者,但是選錯總統肯定不是窮人或低階程族群單獨要承受的責任。

在川普國,極端的意識型態讓選民對現實生活沒有關心或連結

田納西州有「學校反反霸凌法」,沒錯,不是反霸凌,而是「反對反霸凌」!共和黨多數極右派的州參議會反對反霸凌,因為霸凌是基督徒在學校表達言論自由的方法。反霸凌法保護學校全部的學生,包括同志(LGBTQ),基督徒痛恨同志汙染基督徒純真的異性生活,為了捍衛保守的基督徒言論,因此同志必須被譴責及懲罰。另一個例子,田納西州為了防止穆斯林移民,州政府通過「反伊斯蘭教法」,把上清真寺變成犯罪行為。為什麽犯罪?因為白人擔心清真寺裡面有恐怖份子。

雖然我是第四代的基督徒,但我完全不認同極右派川普國的基督教,對本地人來說,基督教等於白人文化、白人意識、痛恨外邦人和異端人士。田納西的教堂可以帶槍進去,這些所謂的基督徒認為,萬一穆斯林聖戰士在教堂裡跟他們開戰,才有武器可以打仗。對我而言,上帝不在這些教堂裡,上帝是愛,不是仇恨、戰爭,我不帶小孩去這麼危險、精神汙染這麽大的地方。

2008年美國金融海嘯時,田納西很多白人家庭擔心經濟問題,歐巴馬上任後不久便恢復人民對經濟的信心。典型的川普粉絲嘴上罵歐巴馬沒有把經濟做好、中產階級變窮了,實際上這些人都是過得好、睡得好、吃得好的中產階級白人,經濟議題的背後就只是意識型態!

我先生的表弟道格(Doug)是典型川普粉絲,太太是護理士,他有很多農地,除了工廠的工作外,他飼養牛隻帶來不錯收入,他和他的姊妹比他的父母接受到較多教育,也享受比上一代好的生活。但是他不高興看到墨西哥、印度、巴基斯坦移民來鄉下作工、經營汽車旅館、開加油站,他認為他是高尚驕傲的白人,為什麽社區「淪陷」到這地步,有色人種搶了白人的工作。當他的姊姊表示支持希拉蕊時,他恐嚇著打她。道格的兒子泰(Ty)八歲了,應是讀小學三年級,可是泰不識字,只喜歡看西部牛仔電影及影集、玩玩具槍和玩具農場。道格讓泰上極端右派基督教學校,每學期必須付美金一萬五左右的昂貴學費,學校對家長說,讀私立基督教學校小朋友才不會在公立學校學壞,並在基督教學校學習敬畏上帝。但是,泰不崇拜上帝,他崇拜爸爸道格,當爸爸恐嚇要打姑姑時,他大喊:「我爸爸一定不可能錯!」經過家人苦勸,道格終於同意讓泰轉到公立學校,因程度較差就讀二年級,上了一個月,學校把泰降到一年級,花了十幾萬美金的學費換來是他兒子不識字!

或許我們可以說鄉下人無知,不過在美國南方,受過高等教育的都市人的意識型態也不遑多讓甚至影響更深。在鄉下,無論多討厭有色人種和移民,大家都住在同個社區。在都市,中產階級白人住在遠離有色人種的區域,同時痛恨少數民族。亞特蘭大(Atlanta)郊區 的白人一致極右派,認為所有的髒亂罪惡都是移民造成。舉個例子,我的一位同學和先生都是南方人,她很驚訝自己的媽媽認為歐巴馬出生在非洲,不能當美國總統;她的姊姊哈佛法律系畢業在亞特蘭大當律師,卻每天表達對族群仇恨的語言。再舉我先生住在亞特蘭大的親戚為例,他們一致認為膚色越黑就是越髒、越沒文明。以及,我先生的表弟約翰(John)是田納西州數一數二的大地主,經商暴發以前當律師,是共和黨重要金主之一,當年選舉給共和黨的政治獻金至少一百萬美金,小布希總統來到田納西要見他,州長隨時要接他的電話。約翰是一位有受的高等教育、有看過大場面的人。當親戚中有人批評川普對有色人種、猶太人、穆斯林、女人和同志的歧視極不道德時,他和小他30歲的老婆則是一副很不屑、很受委屈的表情。因為意識型態他說:「對,柯林頓謀殺了他自己的親信福斯特(Vince Foster), 歐巴馬不是我的總統,他是非洲人。」如此一來他在其他共和黨金主面前才有面子、表達他對黨的忠心、維持高尚白人的尊嚴。


圖/翻攝自川普臉書(Facebook @Donald J. Trump)

我和先生在台灣教書,寒暑假回到在田納西的家,偶爾跟親戚見面覺得還可以忍受,並不是每位親戚朋友都是極右派洗腦意識型態很重的人。有位表姊和表姊夫非常欣賞希拉蕊,有位表外甥女在當律師為新移民爭取人權,自己的先生也是墨西哥移民。老一輩的長輩,因為 1930、1940 年代羅斯福總統帶給貧窮的鄉下水利、電力、和電信的設施,而且是整個社區大家以合作社方式來經營,他們很多都還是習慣投民主黨,但是這些老人家漸漸都老了,下一代竟是支持極右派川普的基層。

鄉下生活單純,小朋友可以接近大自然,我們很喜歡假期待在田納西,不過,本地人對槍彈可說是毫無管制。我在槍彈管制嚴格的紐澤西州長大,全美國槍彈暴力最低的一州,所以我很不適應這種對槍彈這麽隨便的環境。

有天晚上我和小朋友入睡不久後,電話響了。我接起來聽,是警察局的錄音通知:「你的附近有嫌犯剛搶店家,沒開車,自己一人帶槍在路上走。身上有武器,你有人身危險,要是他攻入你家請不要自行逮捕,請聯絡警察局或打 911。」我聽了睡不著覺,鄉下地方很大,「附近」可能在我家門外,或是遠在十公里外的高速公路。隔天早上我講起這件事,我先生的兩位表姊都說:「別擔心,鄉下地方沒什麽犯罪,昨晚警察局長可能太興奮竟然有人去搶便利商店,他想告訴居民他有在做事。」我先生的表姊夫笑著說:「有這種訊息,不要擔心,這時候把獵槍放在大腿上,繼續看電視!」我說:「錄音的通知說不要親自逮捕他。」表姊夫笑著更燦爛:「當然不要逮捕他,要一槍給他弊命啊!」

白人至上的族群意識型態複雜並且微妙

我是黃種人,但是他們大多時對我不錯,因為我在美國長大,英文溝通沒問題,並且盡到照顧先生和小孩的責任。歐巴馬當總統,很多鄉下的白人親戚很喜歡歐巴馬的夫人蜜雪兒,認為她很賢慧、是照顧家庭的好女人。很多有意識型態的白人可以接受一位有受高等教育的黑人、或一位英文講地通的亞裔美國人當朋友,因為對他們來說這些人超越了他們低等的族群。但是普遍在都市貧民區住的黑人、新移民來的亞洲人、拉丁裔人,對這些白人來講就是低級人種。

遇到現實面的問題,以現實面解決。白人不是認為有色人種、女人、猶太人、穆斯林、和同志是笨或沒能力:「他們知道這不是事實」。黑奴時代,白人地主靠黑奴經營土地和財產的,不是嗎?白人地主了解黑人是聰明的。現在川普國的白人了解有色人種的人是有能力的,因為他們都是人。意識型態是無論現實、人格以及能力:「無論如何,白人、男人權力、威嚴至上,有色人種是可利用的,不過他們就像動物一樣,他們的命不重要、他們沒有人權。」。2008 年有種族歧視的白人投票給歐巴馬,公開說:「我們要去投給那個黑鬼(Nigger)!」 美國經濟崩垮了,他們知道是共和黨小布希總統搞來的大禍,他們就給民主黨一個機會,利用歐巴馬有能力,黑人總統把經濟搞好,讓人民在現實生活上有安全感。

川普宣布參選總統,美國有兩個族群就知道他會當選總統,一是相信「白人至上」的白人,例如我先生的表弟道格,看到川普像是真命天子,篤定就是下一位總統。我所知一位有博士學位的商人,對政治沒興趣也從不投票,只在意賺錢,今年也成了川普大粉絲,認為川普講的都是「真理」。像美國人說,男人們彼此在談戀愛了(Bromance)!白人跟川普談戀愛,旁觀者就知道自己要倒楣了。第二個肯定川普一定會當選的族群,是黑人,尤其是老一輩的黑人。常常,最了解統治者的是最深的受害者。老一輩黑人的父母、祖父母出生是黑奴,從小家裡對當黑奴受白人統治的年代有很深的記憶,一眼看到川普就說:「這個人是下一任的美國總統。」為什麽他們知道?因為他們了解,川普就是白人所喜愛的「主子的嘴臉。」黑人了解白人滿口文明、仁義、道德、愛心,一肚子是狂暴和肆虐。

共和黨的「南方政策」(Southern Strategy)

為何純樸的鄉下社區現在是一個意識型態上充滿了排外、排異、仇恨、暴力的地方?共和黨要負很大的責任。二十世紀初,共和黨就是常常利用挑撥族群來得到白人的選票:「分而治之」(Divide and conquer)。把中產、工人階級分成白和黑,利用白人對黑人的優越感和不安全感來得到佔社會上多數的白人選票。1964 年共和黨高華德選總統慘敗,黨大輸,卻在南方全勝。從此共和黨把提高普遍白人對少數民族和有色人種仇恨的意識型態正式採納為黨的「南方政策」,利用普通白人的意識型態來搞對立分裂選票,再來取得社會絕大多數、白人票。雷根和老布希的親信愛德華特(Lee Atwater),很明白的跟記者承認:

在1954年時,你開始會直接說:「黑鬼,黑鬼,黑鬼!」,不過到了1968年左右,你不能再說「黑鬼」了,這會害到你自己,像開槍回火一樣。所以現在你講些像是「強迫黑白共乘公車」和「州政府的權利」之類的東西,越講越抽象,只談「減稅」,只談純經濟的事情,提這些事的一個副作用就是對黑人更為不利。也許潛意識就有這個念頭,我可沒說就是這樣。我只是說,如果話越說越抽象,越像是加了密,我們是在設法避開種族問題。你瞭解我意思?說要減這減那,顯然比說「黑鬼,黑鬼」抽象多了,甚至也比「強迫共乘公車」抽象多了。

──「方騰(Ben Fountain),《美國十字路口:雷根、川普,與在南方的惡魔》,衛報(Guardian),2016/03/05,網路」


圖/2008年電影《不羈男-李愛德華特的故事》,綠色逗陣提供

基本上,「黑鬼」是種族歧視語言,選舉不能這麽說,所以用「減稅」的假議題來挑起白人意識型態,指稱稅金大多用來養貧民區裡好吃懶做、領社會福利金的人,暗指住在都市的黑人。當普遍白人投給共和黨,減稅不是減到中產階級,而是大富豪、財團、共和黨的金主們。漸漸稅收少,政府什麽都難做,人民越來越氣,感覺國家越弱,覺得養這政府幹什麽,對政府沒信心,而且對少數民族、移民越仇恨,認為他們就是浪費社會資源的元兇。今天,已經有很多美國人了解所謂的減稅的背後就是在講族群意識,而絕不投共和黨。這是所謂的共和黨善用的「狗哨」(dog whistle),政治上聽起來是合理的議題,其實是針對某一族群的意識型態來挑起仇恨來贏選票。

「南方政策」是共和黨長期以來選舉的手段,黨真正的目地是要減少、甚至消滅富人與大財團對國家的稅金和對社會的責任,取消政府對全民的福利,像社會安全保險(social security)、老人醫療保險(medicare)。未來美國很可能沒有遺產稅、公司營業稅等等,真正的目的在於建立對財團和富人極友善的政策。但川普崛起不是老派共和黨支持,而是白人至上主義極右派操縱的,他們痛恨言論自由、響往納粹德國(基層很多會用德文表達納粹口語),白人威權統治一切。最近歐洲各國對難民的仇恨和排斥,大大鼓舞著美國極右派威權主義的民心,這兩派(造福富人與仇恨有色人種和弱勢族群)未來在川普的白宮是主導國家政策的人,而川普本人會跟這些法西斯派走的比較近。

唯一感到欣慰,大多數美國人還是厭惡川普,投給希拉蕊。等到全部的票都算完後,希拉蕊會贏川普兩百萬票。但是因為美國總統並非直選,川普還是總統當選人。我希望台灣人了解總統直選是多寶貴的價值。這幾天在美國的抗議也讓我們看到美國人普遍了解,人權不是幸運出生美國就該有的,而是時時刻刻、世世代代爭取的。統治者不會自然給你人權、言論自由,統治者甚至不會主動依法行政,而是人民用選票、抗議、民間組織的行動來監督,來要求政府負責任。

作者 金守民
現​職​:清華大學外文系副教授,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英美文語學博士,專門研究西方中古世紀和早期現代文化與歷史、英國文學史、知識暨文化史。​
自述:從小被兩位老黨外的父母灌輸了堅持自由民主人權的政治意識,現在和先生也忙著灌輸給下一代。六歲的女兒不了解為什麽川普當總統,她喜歡希拉蕊,希望能自己當總統,而且能像希拉蕊一樣棒。

(本文轉載自《綠色逗陣》我住在川普國。特此致謝。)


專欄、專文等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