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北醫研究:容易憂鬱?因為「太容易想到自己」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北醫研究:容易憂鬱?因為「太容易想到自己」

研究另一個有潛力的方向,未來或可運用在植物人的刺激與治療

 2016-06-22 17:40
台北醫學大學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藍亭,以理學檢驗的方法研究發現,愈在意「自我」的人,大腦變化與憂鬱症相關性大。圖/台北醫學大學提供
台北醫學大學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藍亭,以理學檢驗的方法研究發現,愈在意「自我」的人,大腦變化與憂鬱症相關性大。圖/台北醫學大學提供

「你憂鬱嗎?」台北醫學大學人文暨社會科學院院長藍亭研究發現,透過腦電波及功能性核磁共振掃描的影像學檢查,可以把有憂鬱傾向的人找出來,如果能及早施以認知或藥物等治療,或許可協助他們遠離憂鬱症的威脅。

藍亭表示,部分憂鬱症患者的本質是想太多,不是愛鑽牛角尖,就是常想些負面的事情,把自己困在情緒的泥淖裡,既走不出來,也看不到未來。然而,大多數患者都是在行為出現異常後才被診斷出來,錯失最佳治療時機。

為及早幫這些人找到出路,藍亭4年前投入研究,找出大腦PACC區Glutamate濃度和自我相關有關的結論,自我相關高的人,通常比較容易出現憂鬱傾向。以此寫出的論文「自我投射」 (The trajectory of self),2016年6月14日刊登在最新一期、影響指數高達21.965分的《認知學趨勢》(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引發關注。

研究以不同情境的照片給受試者觀看後進行腦波檢查

這個研究與雙和醫院合作,以30名、20幾歲的健康年輕人為受試對象,研究團隊先讓受試者躺下來,完全放鬆,不去想東想西,處於「放空」狀態,接下來讓他們看一張又一張的圖片,有暴力的,也有溫馨的,並由受試者透過按鍵回答每一張照片是否和自己有關,同時以腦電波(EEG)及功能性核磁共振掃描(fMRI)量測大腦狀況。結果發現,自我相關性高的人,其大腦PACC區的Glutamate濃度較高,憂鬱傾向也可能相對偏高。

這也解釋,憂鬱症病友的「想太多」、「愛鑽牛角尖」,在各種情境中容易把自己投射進去,「容易想到自己」及與「自己相關」,才深陷情緒泥淖,不是故意或自私,是無法靠著「自我控制」就能想開一點,而是腦部分泌因情緒波動出現變化,才引發憂鬱。

藍亭解釋,「Glutamate和憂鬱情緒有關,Glutamate濃度越高,憂鬱傾向也越高,此時或許可透過認知療法或藥物來緩解病情。」研究顯示,Glutamate和GABA這兩種大腦中的化學物質有如翹翹板的兩端,Glutamate有活化自我相關的作用,一旦濃度變高,就容易想不開而有憂鬱傾向:反觀GABA有抑制自我相關的功能,可扮演剎車角色,轉移負面情緒及思考,並以正向面對事情。

K他命為GABA類的化學物質,也是被列為管制類的藥物。一篇2015年由英國牛津大學Caddy教授發表的考科藍回顧指出,在比較11種Glutamate調節藥物後,只有K他命減少憂鬱症的療效比安慰劑更好,在1星期持續治療有效,2周後這種效果明顯消失。

藍亭認為,未來或許可以K他命治療因Glutamate濃度增加而引發憂鬱症的部分患者,協助他們走過生命幽谷,重新找回歡樂陽光的正向力量。不過K他命使用時要特別審慎小心,以免濫用。

未來可運用於植物人刺激與治療

「我思故我在」是法國哲學家笛卡兒的哲學命題,也是啟發笛卡兒從事自我投射研究的動力。藍亭表示,在以前沒有腦電波、核磁共振掃描等貴重儀器的年代裡,不管是哲學家或數學家,凡事通常就只能用想的,其方法就是懷疑論,但不管是做夢、錯覺或幻覺,既然懷疑,就不能懷疑懷疑的存在,這就是「思」。

藍亭率研究團隊研究人類自我投射和憂鬱傾向的相關性,希望在傳統醫學思維之外,另找新的觀點,試圖為未來可能備受憂鬱折磨的患者,及早找到緩解的方法。

這項研究另一個有潛力的方向,或許可以運用在植物人的刺激與治療。藍亭指出,若可以刺激植物人大腦自我意識區,或許也可以增加喚醒植物人的機會。


該研究以不同情境照片刺激受試者後進行腦波檢查(上)、未來可運用在植物人治療(下)。圖/台北醫學大學提供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