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名人真心話3》從翻轉後山到對民進黨失望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名人真心話3》從翻轉後山到對民進黨失望

陳永興談從政路:蔡英文跟馬英九沒什麼不一樣

 2019-11-07 16:51
從1993年披上民進黨戰袍參選花蓮縣長落敗、到翻轉後山、再到對民進黨和台聯失望,醫師陳永興這樣談他的政治路。圖/「風傳媒」顏麟宇
從1993年披上民進黨戰袍參選花蓮縣長落敗、到翻轉後山、再到對民進黨和台聯失望,醫師陳永興這樣談他的政治路。圖/「風傳媒」顏麟宇

1993年,陳永興披上民進黨戰袍,接受徵召參選花蓮縣長。那一年,沈富雄下去幫他助選,第一場講完,到第二場的車程要1個多小時,台下只有10幾個人,演講結束後,沈富雄拉著陳永興喊:「永興啊,不要選了,叫你在台北你不選,花蓮這樣不能選啦。」

陳永興是固執的人,沈富雄這席話,當然沒有勸退他,他後來花了8個月,上山下海走遍花蓮,「我學生時代起,做10多年原住民醫療服務,我也知道我選不上,我沒住過花蓮,但我想花蓮有8萬多原住民,能替原住民做事,我就去了,就是去開拓撒種子,做啟蒙運動。」

走到最後1個星期,陳水扁、謝長廷都來幫忙造勢,看著台下晚會,從當初10幾人,變成1、2萬人,遊行甚至衝到3萬多人,在人口稀疏的花蓮有這樣光景,大家都說「贏定了」,結果開票出來,陳永興拿了4萬5000多票,對手王慶豐有8萬9000多票,幾乎是他的2倍。

「當時國民黨都買票,不只買票,送酒、殺豬,最後開車來載去投票,在車上發錢,人家根本不需要演講、遊行,也只靠一句話,說陳永興是外來的,再怎樣也要選本地的。」場景拉回《民報》辦公室,陳永興回憶起來還是很感嘆。


民報創辦人陳永興接受《風傳媒》專訪。圖/「風傳媒」顏麟宇

「國民黨居然說我是外來的!」他深耕反擊奪勝

落選後的陳永興陷入兩難,理論上要回台北,但他心裡卻不甘願,「你國民黨外來政權,居然說我是外來!」於是他又固執了一回,落選反倒還設服務處,不只服務處,還自己買器材,設了花蓮希望之聲電台。

陳永興說,當年媒體都被國民黨壟斷,花蓮報紙只有《更生日報》,他天天都被修理,索性自己弄個地下電台,沒有收入,主持人都找花蓮慈濟、門諾醫院的醫生當志工,他自己也去門諾幫忙看精神科,就這樣做電台、看病、躲警總,這段時間分文未取。

時序來到1995年立委選舉,陳永興再戰後山,這一回他把「外來的」3個字撿起來,當成砲火打回去,「我就跟花蓮人講,門諾是不是外來的?美國人設的;慈濟是不是外來的?證嚴是潭子來的。」

「本地又怎麼樣?國民黨40年,哪一個官員不是花蓮人?結果把花蓮搞成全台灣最落後,本土也很多壞蛋啊,你們為什麼要開Toyota、Benz,不開裕隆?性能比較重要,會做事比較重要,台灣排廢水、搞空污、貪污也都是本地的。」


落選後的陳永興陷入兩難,理論上要回台北,但他心裡卻不甘願。圖/「風傳媒」甘岱民

這一回陳永興成功了,但選上立委後,固執的毛病再度發作,讓他整整3年沒有收入,「當時1個月薪水30萬,我電台1個月花10萬,我花蓮南北2個服務處,一個10萬,我3年立委沒收入,而且一到五在立法院開會,六日一定回去服務。」

「我過3年這種日子。」說著他語調放低,頭低了下來,「這個不只是累,你還會掉眼淚,過年、父母生日都不會回家。」

對民進黨、台聯都失望 陳永興:時力若變質我就不支持

「我在花蓮過這樣的日子,沒什麼怨嘆,我怨嘆是我離開後,民進黨不長進。」他說著激動了起來,頗有恨鐵不成鋼之意,「到今天傅崐萁在花蓮呼風喚雨,有時候傻傻的都沒有用,看到現在政壇,覺得勞力再多也是一場空。」

「我從學生時代走到今天,堅守台灣價值、社會公義、人權保障、文化提升⋯⋯」接著他又想起黨外往事,「我不是為哪個政黨服務,所謂黨外就是無黨籍,戒嚴國民黨專政,當然反抗他,我去花蓮拚生死,民進黨沒給過一毛錢,是我在幫民進黨。」

1998年,不滿時任黨主席許信良的方針,陳永興退出民進黨,而後又加入台聯,選過2次立委,仍是失望離開,來到近幾年,他選擇幫助時代力量,幫忙募集創黨資金,上回議員選舉,鼎力協助宜蘭縣設立黨部,「太太常問我,時代力量以後不會變質嗎?我說可能會,變了我就不支持。」


陳永興退出民進黨,而後又加入台聯,選過2次立委,仍是失望離開;來到近幾年,他選擇幫助時代力量。圖/「風傳媒」顏麟宇

今年5月,民進黨總統初選打得火熱,陳永興跟律師鄭文龍、台大名譽教授賀德芬、作家金恆煒等人召開記者會,以「青壯世代憂心者」身分,呼籲總統蔡英文放棄連任,而後初選結束,蔡英文出線,前民視董事長郭倍宏等人,意圖籌組喜樂島聯盟,甚至考慮自推總統候選人,另一頭,前總統陳水扁也傳出組黨呼聲。

但就在組黨前夕,陳永興於《民報》發表公開信,指出台派在黨名及選戰策略上,未能取得共識,自己想要整合,卻未能成功,一方面不能放棄《民報》,一方面他身兼門諾基金會董事長,加上心血管疾病纏身,無力參與任何新政黨組黨,僅能給予祝福。

如今,喜樂島未能通過參選總統連署門檻,時代力量則考慮延攬陳永興進入不分區名單,他說自己還在考慮中,目標不是自己進立法院,只是表達支持,「我這麼老,還要到第一線去嗎? 我希望支持他們,台灣要有監督制衡的力量,至少象徵老一輩有在支持年輕人,我想說我們有台灣本土意識,對台灣年輕人也是支持啦。」

為何不能支持蔡英文?陳永興批:她跟馬英九沒有不一樣

退出民進黨迄今已經過了20年,陳永興坦言,對蔡英文領導下的民進黨,非常失望。「黨內初選我支持賴清德,蔡英文出線我不願意支持,不代表我支持韓國瑜,我批判共產黨比誰還兇,但我不能支持蔡英文,道理也很簡單。」

「第一你初選作弊。」陳永興說著,再度提起對初選的不滿,「改變初選辦法,而且我認為那個民調都是作弊的,民調的母體樣本是怎麼來的?不只我懷疑,很多專家都有質疑,他也是不公平競選,動用所有資源,不管黨內或政府資源。」

「所以道理很簡單,很多人說要含淚投票,韓國瑜是大惡,小英是小惡,兩害相權取其輕,但我說,誰當總統不重要,我們就要選善的,不能鼓勵讓小惡取代大惡,將來小惡也會變大惡,不是這樣。」


陳永興(左四)說,民進黨的黨內初選他支持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而蔡英文出線他不願意支持。圖為陳永興主持「聲援賴清德陪他逗陣行」記者會。圖/「風傳媒」蔡親傑

放棄蔡英文的理由,陳永興說一方面是東奧正名公投:「她執政後就理想放棄,台獨黨綱不提,對東奧正名運動打壓,把公投都沒收了,這怎麼是民主?你可以告訴選民,有現實困難、有美國的壓力,我都能接受,但不能說放棄,民間做你怎麼可以阻擋?基於民主原則要尊重啊,人民公投要用台灣名字參加比賽,有什麼問題?當初Chinese Taipei,也是蔣家自己要用的,國際奧會叫他用Formosa。」

陳永興痛批,蔡英文基本上,還是藍營思想,「這個中華民國體制跟Chinese Taipei不能動,跟馬英九沒什麼不一樣,只是馬英九會講終極統一,蔡英文不會講,但也不會講終極獨立,就是講維持現狀,維持中華民國,我從學生時代就不認同這個體制,我怎麼接受?」


陳永興痛批,總統蔡英文(中)基本上還是藍營思想,跟前總統馬英九沒什麼不一樣,只是馬英九會講終極統一,蔡英文不會講。圖左為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圖/新新聞郭晉瑋

獨派對扁、英態度大不同?陳永興揭原因⋯⋯

眼前面對2020總統大選,泛綠、獨派仍難以整合,比起2008獨派團結挺扁的態度大不相同,也讓外界疑惑,究竟為何有此差異?

對此陳永興說明:「阿扁畢竟是跟大家一起奮鬥、努力起來的,大家會覺得,這真的是自己人犯了錯,只是有沒有大到要這樣懲罰,可是小英,很多人不認為是自己人。在她進民進黨以前,根本跟獨派沒有淵源,也沒有相同想法,事實上也證明,她的想法跟我們有很大差距。」


陳永興(左二)說,前總統陳水扁畢竟是跟大家一起奮鬥起來的,大家會覺得,這真的是自己人犯了錯,可是很多人不認為總統蔡英文是自己人。圖/「風傳媒」顏麟宇

其實當年參選花蓮前,陳永興曾被李登輝提名為監察委員。為何他能受李登輝的提名?陳永興說,至少李登輝主張「兩國論」,「我被提名監察委員,在國民大會上,藍營國大問我認不認同中華民國,我說我主張用台灣名義參加聯合國,台下敲桌大罵,我也是堅持我的原則,李登輝氣得半死。」最後他當然沒通過投票。

在他眼裡,蔡英文對轉型正義也不及格。陳永興回憶道,1987年時,當時沒人敢喊恢復二二八真相,他已經與鄭南榕等人,發起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當年甚至還沒有轉型正義這個詞。

批蔡英文轉型正義不及格 陳永興:台灣社會很多鄉愿

「我那時候每場遊行,都被鎮暴部隊包圍、被打,但我那時候就說一定會實現,我不是向國民黨訴求,是向台灣人訴求,你的祖先沒有做錯事,為什麼要說他們是叛徒?二二八要紀念日,不是統治者決定,是人民決定,後來都實現了,到現在只剩加害者沒有出面,像陳文成案、林宅血案加害者都還在,不願意出來道歉。」

「台灣社會很多鄉愿,都說過去的事不要追究,我想包括小英都是這種想法。」陳永興再談對蔡英文轉型正義的不滿,「所以轉型正義不可能做,她不願追究真相,但我是精神科醫師,你過去心理的創傷,就要回頭看清楚,逃避不可能治療,我把台灣社會當一個病人,要把它集體的恐懼拿掉,回到正常的公民社會。」


在陳永興眼裡,總統蔡英文(見圖)對轉型正義也不及格。圖為蔡英文出席二二八事件71周年中樞紀念儀式。圖/「風傳媒」顏麟宇

民眾黨組黨前,柯文哲曾來找陳永興⋯⋯

談到另一頭,台北市長柯文哲自組台灣民眾黨,陳永興表示,當年柯文哲第一次競選時,他幫忙很多,「那時民進黨還沒說要讓他,我們醫界聯盟就去挺,也替他募很多款,募了幾百萬,我們非台大的6桌、台大出6桌,結果我們高醫、北醫6桌到齊,台大只來1桌,台大不願意來,不願意捐錢。」

陳永興坦言,柯文哲跟他仍有互動,「每次被罵很慘就會來講一下,但他很多事沒有講,像還沒決定要不要選總統時,也有來找我,看起來是想選,我說那你要連署,要有後援會,我說『兩岸一家親』的論述,要modify到讓人可以接受。」


對於台北市長柯文哲(見圖)選擇先自組台灣民眾黨,對此陳永興不甚認同。圖/「風傳媒」資料照,台灣民眾黨提供

結果後來柯文哲選擇先自組政黨,對此陳永興則不甚認同,「你要組織民眾黨,如果找我,我幫他找一些醫界被尊重的人站出來,就不一樣,蔣渭水的民眾黨就是醫生,如果找出一些受尊重的前輩,就很漂亮。」

「我是失敗的理想主義者」 陳永興嘆百年追求一場空

回頭看政壇、看時局,一方面對民進黨失望,另一頭,獨派朋友也無法整合,陳永興感到無奈,「我說我是失敗的理想主義者。」

「我其實是很好的一個精神科醫師,但我一輩子的理想並沒有實現 ,我覺得我是失敗的。」說著他又談回學生時代,「我以前做學生覺醒,就覺得台灣人要是有尊嚴的民族,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這是台灣知識分子共同的夢,但沒有實現。」(相關報導:《名人真心話》人生最大專長竟是募款!陳永興談聖母醫院那年,他推掉2.5億捐款只為了「這件事」

他又憶起將近百年前,創立《台灣民報》的那位醫師,「日治時代蔣渭水就追求這個,他們1920年被日本人撲滅,1950年二二八,也是同樣為夢想犧牲了,1980黨外變民進黨,有美麗島事件,2010就是太陽花,30年一代,4代了還沒有實現,也看不到了⋯⋯」

※本文轉載自:風傳媒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