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刁近平臨陣脫逃又要沽名釣譽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刁近平臨陣脫逃又要沽名釣譽

2020-01-29 10:15
習近平擔任10幾個中央領導小組或委員會的組長或主任,獨攬大權,唯獨對事關老百姓生死的武漢肺炎疫情工作小組發揚禮讓作風,讓他討厭的李克強去擔任組長。習近平懷著什麼鬼胎,明眼人一看就知。圖/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習近平擔任10幾個中央領導小組或委員會的組長或主任,獨攬大權,唯獨對事關老百姓生死的武漢肺炎疫情工作小組發揚禮讓作風,讓他討厭的李克強去擔任組長。習近平懷著什麼鬼胎,明眼人一看就知。圖/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武漢肺炎蔓延了一個多月,感染數據井噴式爆發,世衛組織再捨命相護也難以為繼,各地方政府更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導致中央極權面臨崩解,中共中央只好硬著頭皮出面來面對在中國胡作非為的「畜菌敵對勢力」。

習近平為了表示重視防疫,革命加拼命,連年也不過了,特別選擇大年初一召開政治局常委會議,成立了「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會議規定各地成立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由黨政主要負責人親自掛帥。但是身為黨總書記與國家主席的習近平居然沒有掛帥,而由總理李克強任組長。習近平擔任了十幾個中央領導小組或委員會的組長或主任,獨攬大權,唯獨對這個事關老百姓生死的小組,他發揚了謙謙君子的禮讓作風,讓他討厭的李克強去擔任組長。習近平懷著什麼鬼胎,明眼人一看就知:

第一,身為組長,不可能在北京遙控,一定要到重災區去視察,做出「英明」指示。在武漢肺炎傳染力非常強的情況下,到重災區是要冒著生命危險的。習近平怎麼會做這種傻事?他嘲笑蘇聯人不是「男兒」,其實他自己才不是男兒。2003年4月非典型肺炎傳到北京,當時軍委主席江澤民二話不說立即逃到當時沒有被感染到的上海,把重擔丟給剛剛接班的胡錦濤與溫家寶。習近平這次是拜江澤民為師啊。

第二,這個防疫工作絕對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並且不可能立即見效,而且涉及許多全國繁雜的事務工作。而病情繼續擴散,會受到國內外許多批評,而且即使再喊多次「黨領導一切」,習近平也知道那些畜生與病菌不會聽他的話,服從黨的領導。小學程度的習近平缺乏文化修養與普通衛生常識,容易出洋相,何必為這些事情去「折騰」呢?在這個情況下,把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丟給李克強是上上之策。

武漢肺炎  典型人禍

江澤民離開北京以後就默不作聲,一切與他無關了。習近平卻不是如此。1月27日,中國政府網發稿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受「國家主席習近平委託」,於年初三抵達武漢視察及指導疫情防控工作,並慰問患者和前線醫護人員。

也就是說,如果李克強做得好,都是習近平的功勞,因為是他委託的;反之如果做不好,則是李克強有負習近平的委託。這是習近平「一切功勞都是自己的,一切過錯都是別人的」的險惡居心。而且,在這則消息中,習近平的頭銜只有「國家主席」,一貫強調姓黨的習近平突然與黨脫節,也就是企圖把這場瘟疫大災難與共產黨脫鉤。也就是共產黨不承擔一切過失罪行,否則如何稱得上「偉大、光榮、正確」?湖北省與武漢市的記者會,是由省長、市長出面,最高與責任最大的省委書記與市委書記躲到哪裡去了?這也是共產黨的惡質作風。

中國就是有這種不要臉的獨裁者與不要臉的共產黨來統治,才有大大小小的人禍發生。包括這次瘟疫就是典型的人禍,即使由自然界的畜生引發,也是共產黨作惡多端的必然報應,看看2003年的災難,共產黨吸取了什麼教訓沒有?不是越來越猖狂與囂張?中國人不爭氣,天譴也會降落到他們身上,2003年最倒霉的是香港人與台灣人,不過也觸發了他們的本土意識,成為「獨立」的最大理由。這次主要倒霉者是中國人本身了,但是也有市級官員中招斃命了,這次將觸發中國各地區的本土意識。傷天害理,自有上天來收拾。看看刁近平能作惡到幾時?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