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食代的轉角】相隔七年才推第二款產品 微熱山丘躲過食安風暴的秘密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食代的轉角】相隔七年才推第二款產品 微熱山丘躲過食安風暴的秘密

由科技業轉投農企業的許銘仁說:「人要與土地、故鄉連結,才能產生滿足感,這是電子業難以達到的。」

2016-07-19 18:30
微熱山丘創辦人許銘仁(左)、師傅藍沙鐘(右),叔姪倆是微熱山丘的靈魂,聯手費時七年才研發、推出第二款產品「蜜豐糖蛋糕」。楊惠君攝
微熱山丘創辦人許銘仁(左)、師傅藍沙鐘(右),叔姪倆是微熱山丘的靈魂,聯手費時七年才研發、推出第二款產品「蜜豐糖蛋糕」。楊惠君攝

塑化劑、毒澱粉、香精麵包、黑心油、未來食品….,近年台灣的食安風暴讓食品大廠幾乎無一倖免,刻意欺瞞的不肖企業不提,更多可能是因上游原料供應商出問題而被捲入。但無論是否蓄意,都賠上商譽。

成功創造出台灣第一個國際性鳳梨酥品牌的微熱山丘,由南投八卦山祖厝開始,進軍新加坡、上海、東京、香港,有人估計年營收逾10億元,但足足相隔了7年,今天(7月19日)才正式宣布,研發的第二款商品「蜜豐糖蛋糕」上巿。科技業出身的創辦人許銘仁向來低調,特別親自出席主持。

「為什麼相隔了七年才推出第二款商品?」許銘仁說:「其實就是要把鳳梨酥整個製程、良率、上下游的流程管控,完全可以掌握到得心應手,行有餘力,才能再做下一個。」

從鳳梨到雞蛋 都嚴密品管

為了嚴密管控,主要材料多採單一原料供應商、或者乾脆「自己跳下去做」。所以,與其說,微熱山丘最大的成就在創造了「國際品牌的高度」,其實更困難、且鮮少人關注到的是,對產品各環節的「把關」,而能在近幾年食安風暴中全身而退。

眾所周知,微熱山丘契作了400公頃的八卦山鳳梨田,以保障價格、保證收購,要求小農不施藥栽種二號、三號台灣土鳳梨。幾前年,曾傳出契作退貨爭議,許銘仁倒是毫不迴避這個問題:「我們(微熱山丘)是站在農民和消費者中間,不只對農民負責、也要對消費者負責,和農民合作確實曾經歷過磨合期,一來,若被發現有施藥、不符契作合約的鳳梨,我們會拒收;二來,小農可能過去曾『受傷害』,有人承諾契作卻黃牛了,讓他們心裡有陰影,所以誤解,但現在雙方都更有默契、配合得愈來愈好。」

但是,除了鳳梨的品質要求,其實「雞蛋」更是影響糕點食安最大的關鍵。許銘仁說,「我們只和彰化北斗隆昌牧場,這個牧場採德國密閉式環保雞舍、荷蘭水簾環控與均衡的營養,6顆70元,一般家庭或許都要『想』一下才買,我們拿來做大量生產原料;而且買來後,再自己送生菌素、抗生素等檢驗。」

 
微熱山丘鳳梨酥替台灣品牌打響國際名號。圖/楊惠君攝

蜜豐糖蛋糕 連糖都自己生產

歷經七年,許銘仁認為鳳梨酥可以掌控了,才敢再把試了許久的「蜜豐糖蛋糕」推出。這回玩更大,為了做這款結合傳統與創新的「蜂蜜蛋糕」,他們從蔗糖開始生產、買水刀模具切割蛋糕;蛋糕還有一款「梅醬」口味,老梅是封存10年以上、收藏者投注上億元成本向日本老師傅購買技術,梅子的來源更是八八風災幾近毀滅的高雄甲仙鄉小林村重建後的希望之託。

為了這款新產品,微熱山丘自己開發出「甘蔗原萃」的蔗糖,在台南玉井契作有機甘蔗,結合生物技術,不採取傳統石灰沉澱、純化後的精糖;而以薄膜透析、低溫乾燥,不以添加物方式把甘蔗裡的礦物質、胺基酸等與糖份一併留存。

在蛋糕裡添加的老梅醬的想法,說起來是兩個科技老兵的一次跨界火花。許銘仁說,生產老梅醬的簡添旭是國碁電子創辦人之一,在國碁被鴻海收購後自行創業成立百佳泰公司,現為全球第二大資訊產品測試機構。而做無線網通、半導體代工、創辦詮鼎科技的許銘仁,當年就曾做過國碁的生意。


蜜豐糖蛋糕,從製糖開始自製生產。圖/楊惠君攝

兩個「空空」董座+一個老師傅的智慧

簡添旭因父親從罹癌過世,體認生命的無常,跨足生技健康食品的產業,結識日本製梅達人世家川原,認為梅子是鹼性養生食材,2002年每年在高雄甲仙、桃源、那瑪夏等地,收購以自然農法種出的梅子釀造,但2009年遇上八八風災,所幸存放在台南山上千餘桶的醃梅沒有破損。目前,簡添旭與小林村重建協會會長蔡松諭為解決桃源、那瑪夏與甲仙小林等產業再生,合組「2021社會企業」,繼續教導原住民栽種及釀製梅醬。

簡添旭投入上億元、投入14年保存梅醬。「微熱山丘」產品創作的靈魂、許銘仁的叔叔藍沙鐘老師傅笑說:「這個簡董,很多人都笑他『空空』,我們許銘仁也是『空空』,一個花了上億元收梅子,一個為了減少切割蛋糕時的污染,花了上千萬買水刀、種甘蔗做糖。」

要把兩個熱情十足的「空空」點子,變成「滿意」的產品,得靠14歲就學徒、做糕點已經55年的藍沙鐘,不過,他也差點被考倒。「先後試了7、8個月,一直調整比例、配方」,最後突破日本傳統蜂蜜蛋糕五三燒慣例,把蛋黃與蛋白調整為6:4,不放一滴油、沒有任何人工添加物,做出有別於日本的「台灣味」。

許銘仁笑說,「其實『微熱山丘』當時要推出的第一款產品,就是蜂蜜蛋糕,因為那對叔叔有特別的意義。」

向時代致敬的心意 與土地連結的滿足

藍沙鐘30歲到員林開業,特別到日本去學蜂蜜蛋糕的技術,「我可是員林第一個賣蜂蜜蛋糕的師傅!」他得意地說。在當時,公務人員大約月薪3、4千元,「台灣經濟也開始起飛了,加工區生意好得不得了,作業員收入也變好,一條蜂蜜蛋糕可以賣到90元,也算是我店裡最暢銷的產品呢!」

老一輩人對於成就自己人生的人事物都格外感念,因此,在藍沙鐘心裡,一直掛念這款讓他「發達」的蜂蜜蛋糕。在他口裡,這些食物都有它的時代意義和背景,「你知道日本人為什麼會做蜂蜜蛋糕嗎?那是二戰後物資缺乏,沒有甘蔗製糖,只有花還可以讓蜜蜂採蜜,才想出了這個方法;而為什麼日本人便當裡要放一顆梅子呢?因為梅子可以防腐,沒有冰箱保存的年代,放顆梅子,便當就可以放久一點、不會臭酸。」

這款「蜜豐糖蛋糕」在呈現上做出了時尚的元素,以水刀切出「蜂巢格狀」、再用注入法讓每塊蛋糕都有梅醬。但背後發想,是一個向時代致敬的心意。

雖然「微熱山丘」名號響亮,但對許銘仁而言,「賺錢」的來源還是本業科技業,做「微熱山丘」這個品牌,「想賺到什麼呢?」他說:「賺個滿足呀!人要與土地連結、故鄉連結,才能產生這樣的滿足感,這是電子業難以達到的。」 


微熱山丘創辦人許銘仁。圖/楊惠君攝


微熱山丘老師傅藍沙鐘。圖/楊惠君攝


蜜豐糖蛋糕」相關資訊:微熱山丘官網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