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民報書摘】2030健保大限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民報書摘】2030健保大限

2020-07-23 14:58
作者:張鴻仁
譯者:
出版社:印刻出版
出版日期:2020-06-10
官方網址:

摘錄自 張鴻仁自序

十五年前,剛進生技產業,許多企業界的人士對全民健保充滿負面的印象,有些人甚至會有意無意表示「你們」怎麼會搞出這麼浪費的制度;有些朋友苦口婆心說如果我有機會再回公職,要好好改革。

2008年一場全球金融危機襲來之後,我漸漸感到氣氛變了,我的社交圈中批評健保的聲音愈來愈少,擔憂「全民健保會不會倒」的聲音愈來愈多,連我課堂上的年輕學生都開始問這個大哉問。

十五年來,我不知道回答了多少次「健保絕對不會倒」,但似乎不論我怎麼講,很難說服這些提出問題的朋友。今年春節,我在整理一些老照片時,突然頓悟,這個問題必須寫一本書才回答得了。藉著「社交隔離」的這段期間居然就完稿了。

自序

2001年2月我自賴美淑教授手上接下中央健康保險局總經理的重任,衛生署長李明亮交給我三大任務:一、解決健保財務鉅額虧損,二、完成總額預算制,三、建置健保IC卡,除了這三項任務之外,我因畢業於國立陽明醫學院,對於完成偏鄉醫療全覆蓋,有一種特別的使命感,所以自己又加了一個三年跑遍山地離島的心願。2002年9月健保雙漲是全民健保第一次調高健保費率及部分負擔,五萬勞工上街頭,立法院杯葛、媒體反對聲浪鋪天蓋地;2003年SARS的疫情突然襲來,4月24日和平醫院封院之後,我奉衛生署長之命,動員健保局三千員工全力支援抗疫工作;2004年元月1日,經過三年的努力,健保IC卡順利在全國醫療院所上線,同年4月,健保局完成了「山地離島醫療給付提升計畫」,四十八個山地離島,自此均有二十四小時的醫療照護,解決了全民健保開辦初期偏鄉地區「有保險、無醫療」的困境。十月,我因醫界抗爭離開服務十六年的公職,投入生技產業至今,同時,於母校國立陽明大學,將過去健保的經驗以「衛生政策實例」於公共衛生研究所開課。

2005年,我自哈佛大學訪問回國,接下上智生技創投總經理一職,從衛生主管機關突然轉行到生技產業,所接觸的企業界人士大增,也因此常常有機會聽到一些過去不常聽到有關全民健保的批評,並觀察到有趣的變化。十五年前,剛進生技產業,許多企業界的人士對全民健保充滿負面的印象,有些人甚至會有意無意表示「你們」怎麼會搞出這麼浪費的制度;有些朋友苦口婆心說如果我有機會再回公職,要好好改革。

2008年一場全球金融危機襲來之後,我漸漸感到氣氛變了,我的社交圈中批評健保的聲音愈來愈少,擔憂「全民健保會不會倒」的聲音愈來愈多,連我課堂上的年輕學生都開始問這個大哉問。

2020年,一場比十七年前SARS影響層面更大,號稱「百年大疫」的武漢肺炎在過年前悄悄的浮現,不到三個月就襲捲全球。期間,中央健保署李伯璋署長說出「全民健保將連續五年虧損」的警訊,許多朋友,尤其是退休族開始緊張。十五年來,我不知道回答了多少次「健保絕對不會倒」,但似乎不論我怎麼講,很難說服這些提出問題的朋友。今年春節,我在整理一些老照片時,突然頓悟,這個問題必須寫一本書才回答得了。藉著「社交隔離」的這段期間居然就完稿了。

作者簡介

張鴻仁

歷練藥政、防疫、健保、生技,無疫不與的他,頭銜多到數不清。

現在他是上騰生技董事長、台灣研發型生技新藥發展協會理事長,亦為陽明大學公衛所兼任教授。曾是疾管局(現疾管署)首任局長、中央健保局總經理、衛生署副署長。任職健保局總經理時遇上SARS,曾與副總統陳建仁、前疾管局長蘇益仁齊名為「抗煞三仁」。

親身體驗過公衛體系混亂、癱瘓到重整的過程,他引進第一台體溫監測系統,任內完成健保IC卡建置計畫。

為了對抗2020新冠肺炎,張鴻仁也加入榮總、陽明大學與交通大學組成「榮陽交聯盟」,在試劑、藥物、疫苗、法規與智慧醫療等領域招募專家團隊、支援政府抗疫。

著作:《生技大大可為:一位健保醫藥專家的生技創投驚異奇航》 、《關鍵戰疫:台灣傳染病的故事》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