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不做無齒之徒,感恩盡心牙醫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不做無齒之徒,感恩盡心牙醫

2020-03-16 11:06
治牙時與牙醫是「面對面」,距離只比接吻差一截。所以聽牙醫說,現在不熱衷接新客人,一旦肺炎病毒社區傳染,他們將立即「休醫」,因為風險太大。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示意圖/Pixabay
治牙時與牙醫是「面對面」,距離只比接吻差一截。所以聽牙醫說,現在不熱衷接新客人,一旦肺炎病毒社區傳染,他們將立即「休醫」,因為風險太大。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示意圖/Pixabay

正當全國全球奮戰武漢肺炎之時,我則在努力接受牙醫的治療,避免做「無齒之徒」。與其他疾病不同,這是不論男女,活到老掉牙年紀,恐怕是每個人無法避免的噩夢。

每次看牙醫,總要想到小時候的換牙年紀,當門牙的新牙初露,需要拔掉擋路的舊牙以「讓賢」時的痛苦。即使打了麻醉針,醫生奮力拔掉舊牙時還會痛苦大叫。大功告成後還要咬緊棉花堵血。唯一可以安慰的是媽媽總會帶我去吃冰淇淋,以冷凍來減緩與阻止血流。

17歲回到中國以前,找了也是家庭世交的牙醫全面檢查我的牙齒,大大小小補了12個洞,有的還抽掉牙神經,那是最痛苦的經驗,即使打了麻醉針。這樣我的牙齒保障了10幾年,到最後幾年,有個臼齒鬆動自動脫落,又在犬牙出現半塊掉落的情況,我都懶得去看,也害怕,到出國前回廈門時朋友帶我到熟識醫生那裡補上一塊,可他們沒有白瓷的,補上銀色的,啟齒微露時看來怪怪的。

1976年到了香港不久又一隻犬牙鬆動,只能找醫生拔掉。這些大概都是在中國營養不良的結果。到1997年臨去美國時,才再光顧牙醫,補上兩三隻,再換掉門牙旁那個銀色怪物。這時我發現看牙醫沒有那樣可怕了。

在美國看牙很貴,有一次痛到半夜連吃兩片止痛藥,到中午醒來時一下床就昏闕,救護車送到醫院。後來看牙醫兩次補掉蛀牙,看一次400美元。

台灣健保太幸福了

回台灣第一年牙齒不久又出問題,去看牙時才發現一般性的看牙補牙竟然列在健保裡面,對我們老人來說,真是太幸福了。我們夫妻兩人在美國一個月1000多美元的健保費居然沒有包括牙齒!

有一次與朋友吃晚飯結束時牙齒劇痛,趕忙坐計程車到原先看過牙的牙醫那裡,他還沒有下班,我已經趕過來了,拜託等我一下,但是一再求情也沒有用,來了也不看,因為到了下班時間。無奈就趕到他附近的馬偕醫院掛急診。那位葉姓的年輕醫生盡心給我看了多次,還裝了牙套,他居然還私自墊錢給我換了一個質地更好的牙套。後來我的兩個智齒也都在那裡拔掉的,其中一個經歷比小時候拔牙更痛苦的過程。從此平安多年。

歲月不饒人,牙齒總要出狀況,因此一旦覺得異樣就趕快去看,避免劇痛時的痛苦。我這時才發覺到牙醫醫術越來越高明,不但痛苦缺少很多,過去我所不知道的牙套這玩意,可以保住老牙僅存的性命,避免成為無齒之徒,因為雖然你可以植牙,費用還是太高,要盡量在無齒之前保住殘牙而可以裝上牙套。。

今年過年前,發現過去補過的牙齒,補上的東西掉落了,有些舊牙也掉了一兩個小塊,每天吃完飯都要用上牙籤剔牙。擔心過年發作找不到醫生,遂在過年以前緊急處理。由於這次問題多,牙醫給我臨時補漏,然後在年後進行治理,一口氣裝了三隻牙套。其中兩隻抽了牙神經與釘牙釘。

我對外科醫生如何在開刀時接上神經線有一種神秘感,因為類似駱駝穿針,比繡花還困難,手藝必須非常靈巧。去看牙醫我最擔心的也是我的牙齒還有沒有得救的機會。因為用舌頭去舔,都會感覺到我的某一隻牙齒狀況類似龐貝古城的競技場遺跡滿目瘡痍了。可是經過牙醫的精雕細琢,再補上什麼神秘物質,又是一隻完整的牙齒出來。漏洞實在太大的,還會釘進牙釘,等於中心加固。這次裝牙套前就釘了兩顆牙釘。聽起來很可怕,但是醫生事前沒有說現在要釘了,等到感覺到有些刺痛感時牙釘已經釘好,避免餘塊崩塌,然後裝上牙套才完成完美的工程。

治牙時與牙醫是「面對面」,距離只比接吻差一截。所以聽牙醫說,現在不熱衷接新客人,一旦肺炎病毒社區傳染,他們將立即「休醫」,因為風險太大。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每次離開牙醫診所,心裡都向牙醫千道萬謝,因為可以避免不可名狀的痛苦,還讓我不做一個無齒之徒,保持一些顏面。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