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雅痞日記】期待偉大傳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雅痞日記】期待偉大傳奇

 2016-12-26 12:39
不少台語藝術表演的好手很努力尋找突破的出口,包括歌仔戲的廖瓊枝、唐美雲,他們在努力與現代化接軌的軌跡,開展台灣的柔性國力。圖為台灣歌仔戲第一苦旦廖瓊枝(左2)與大提琴家張正傑(左3)來一場美麗的邂逅,帶給觀眾難忘的音樂饗宴。(圖/中央社資料照)
不少台語藝術表演的好手很努力尋找突破的出口,包括歌仔戲的廖瓊枝、唐美雲,他們在努力與現代化接軌的軌跡,開展台灣的柔性國力。圖為台灣歌仔戲第一苦旦廖瓊枝(左2)與大提琴家張正傑(左3)來一場美麗的邂逅,帶給觀眾難忘的音樂饗宴。(圖/中央社資料照)

去年9月宣布「封麥」、「不當歌手」的樂壇天后江蕙,這幾天因為歹徒行搶未遂的刑案,而上了新聞頭版。 我今天打算來談談江蕙,但和刑案無關,而是從藝術的角度,來探索台灣潛藏的生命力。

一首「思想起」,訴說滿滿民間能量

先談一個經驗。 我去參觀過蘭陽博物館,館內有一區主要在介紹台灣早期庶民生活,其中有一尊乞丐人偶,栩栩如生,衣衫襤褸的乞食者,打著赤腳,但很特殊的是,他的身上背著一隻月琴。 我站在這一尊乞食者前面,總會停下腳步許久,瞬間彷彿搭上時光機器,回到我的童年時代。

我童年時,台灣是戰後初期,物資仍匱乏的農業時代,當時鄉間總會有一兩個乞食者來門前院子稍事逗留,人就站立晒穀子的稻埕邊邊,不敢太靠近廳門。 然後琴聲與歌聲響起來了──我從小喜歡聽歌聽音樂,因此會隔著一段距離安靜聆聽。 彈著月琴的乞食者,那彈奏指法相當純熟,歌的內容也很即興,是因地制宜、隨心境變化而轉換的創作;但一開頭一定是那一句大家耳熟能詳的「思啊──想──起──」!

「思想起」這個百分之百台灣味的曲調,我們一定要感謝偉大的吟唱歌手陳達(1906~1981),幫我們留下了深刻的音樂記錄(音樂家史惟亮及許常惠為這個,「台灣最後一個傳統說唱藝人」留下的)。 而我童年記憶中的彈奏月琴乞食者,正是眾多的「陳達們」之一。

乞食者彈唱完一曲後,總會相當安靜的站立原處,等待施捨;這時我的父親一定會呼喚我的母親:「滔一些米給他啦!不可以斥責他!」大約滔了兩三杯米,有時我會瞥見母親手上另外握著一顆雞蛋,悄悄走到門外,將米和雞蛋小心翼翼放進乞食者肩上掛的,一只麵粉袋縫製的小布袋。 乞食者鞠躬道謝後,安安靜靜的轉身離去。 很多時候,我會被這樣的場景觸動,眼眶不知不覺發熱濕潤起來。

大約十年後,我在外地求學唸高中,有一天在台中街頭逛到唱片行(當時以翻版唱片居多,精良便宜),發現一張Bob Dylan的唱片,其中有一首歌是後來被譽為「搖滾樂歷史上最偉大的歌曲」,大家熟悉的Like A Rolling Stone。而Bob Dylan的唱腔是即興的吟唱,令人驚訝的是歌的開頭是「Once upon a time…」,這和我從小時常被觸動心弦的月琴吟唱詩人,那開頭的「思啊──想──起──」,根本就是遙相呼應,心有靈犀一點通啊。 而不管是「Once upon a time」或「思想起」,接下來就是遊唱詩人在敘述的故事了;實在是很有意思的感應!

找回民間軟實力,開展台灣柔性國力

回到現實面。 Bob Dylan 是偉大的搖滾樂超級巨星,今年甚至得到諾貝爾文學獎(七十五歲的Dylan没現身領獎,仍專注在美國上舞台演唱)!反過來看,我童年時期,比Bob Dylan還早幾年開唱「思想起」的月琴吟唱詩人,卻只是生活困頓的乞食者!而在恆春的偉大陳達,若非史惟亮與許常惠慧眼識英雄,幫他錄下樂聲,恐怕也早失傳了。 和美國社會或西方進步社會相比,台灣在「柔性國力」的境界,仍有很大的奮鬥空間呢。

江蕙是台灣國寶級歌手,也是台語歌壇第一把交椅,但她卻在去年忽然宣布「封麥」,不再當歌手了!我對這一點是有一些意見的:江蕙和眾多早期的台灣歌手,都是深受外來政權打壓本土文化之害的藝術家,早期她們為了生存,除了那卡西跑唱之外,所錄製的音樂帶,也必須在夜市街頭開唱促銷,是無法上電視演唱的(電視台全面禁聲台語歌)。 正因為有這麼艱辛的歷史背景,卻還能夠在樂壇屹立不搖,除了過人的才氣之外,來自民間的能量支持,也不容忽視。

也因此,在美國歌壇天后瑪丹娜,五十八歲的今天,仍賣力演唱,盡情發揮她強勁的生命力與藝術才華;五十五歲的江蕙,更有理由,去尋覓她再起的動力!而不應就此把可貴的才華與生命力隱藏起來!尤其台灣的藝人,現在普遍受到對岸中國無理、粗暴的政治打壓與干擾,像江蕙這般可以不理干擾而漂亮生存的偉大歌手,更應為社會鼓動軟實力的翅膀,去帶出一股激勵人心的風潮才是!

有不少台語藝術表演的好手,其實都很努力在尋找突破的出口,譬如歌仔戲的廖瓊枝、唐美雲、孫翠鳳,他們在努力與現代化接軌的軌跡,都可清楚看到。 而在往昔,我也曾希望類似伍百等具有爆發力的摇滾樂團,能將孫行者叛逆反抗威權、以騰雲駕霧技術(類似今之網路手機世代),戰勝惡勢力的故事與精神,改寫成搖滾樂。

總之,不管是江蕙、爵士歌手、搖滾樂團,現在都欠缺在音樂中注入豐富「故事」的元素。 往昔在台灣鄉間走唱的遊吟詩人、月琴歌手,他們說故事的能量,倒是很值得去找回來!真期待江蕙能重返江湖,以類似爵士、搖滾等不一樣的多元手法,帶給台灣更豐富的生命力。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