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民意論壇】三民主義課堂外 回首中華民國滄桑煙硝風塵中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民意論壇】三民主義課堂外 回首中華民國滄桑煙硝風塵中

  2021-10-09 13:00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作者指出,實際上,中華民國政體從未實質掌握其憲法所宣稱的整個疆域。示意圖/擷自總統府flickr
作者指出,實際上,中華民國政體從未實質掌握其憲法所宣稱的整個疆域。示意圖/擷自總統府flickr

剛過中秋賞月時節,中華民國國慶日也快到。身為台灣這塊土地的住民,不論年齡層或身家遷移來台的時間,之與中華民國的關係,不妨以跨世代時代鳥瞰,相信可助於理解處在當今,眺望前途所秉持的眼光和調校的定向。

當辛亥革命之後宣布獨立的省份,起先是14省,到1912年元月中華民國建國宣言時,則有18省,都不到清朝疆域的一半。而辛亥革命並未即刻造成清朝皇帝退位,在舊清權臣認可下,前朝官員的袁世凱接收了李鴻章統領的北洋軍隊,袁世凱約定溥儀可以住在紫禁城並維持皇帝稱號,也保證滿洲人的財產地位。從而袁便成了擁有「全國」最眾新式軍力的軍閥,南方以廣東軍為主的革命軍實力,無法望其項背。於是在袁與孫文兩方的瞭解現實、考量大局之下,孫文讓袁世凱擔任臨時大總統一職。

當時袁面對紫禁城的小皇帝仍行君臣之禮,也才得到北京滿州舊臣的接納;但面對南方革命團體,則以臨時大總統身份執政,堪屬相當尷尬時期。

問題來了,不久袁世凱於1916年驟逝,一時間外國使團不知要以誰為處理中國事務的對口。期間也有企圖撈權位者,又再稱帝的跑馬戲出現。溥儀的命運在1924年遭軍閥馮玉祥剝奪殘餘朝廷權利下遽變,馮並將滿洲人趕出紫禁城。再後來南方革命黨軍北伐,1928年進入北方,盜掘破壞了乾隆帝和西太后陵寢,此不僅讓溥儀悲憤驚恐,也造成他此生與國民黨政府的深仇大恨。

建立中華民國所宣揚標竿,隨著不同階段,也有不同主題。早期的「驅逐韃虜,恢復中華」,這時倡議的民族主義,根本上屬於偏狹的族群主義,跟當代世界文明的民族自決、尊重各民族的精神,相差頗遠。待推翻清朝又倡議五族共和,創造了所謂「中華民族」一詞。換言之,「國民」的觀念,在中國是很近現代才逐漸成形的,也不是推翻清皇朝的中華民國創立,國民國家就自然生成。

中華民國建國後,不久亞洲另一邊的俄國共產革命興起。蘇維埃共產國際,把中國「納入國際共產之列」作為重要目標。起初雖也想扶持中國共產黨在中國的開展,但隨即發現倒不如讓已有氣候的中國國民黨共產化,來得更容易。也因孫文自辛亥革命之後,在國內、日本兩相吃鱉,掌握的勢力、財源皆困窘下,孫文轉向接受蘇聯的援助,遂成了後來1924國共合作的檯面下背景。

從國家體制看,其實自辛亥革命到中日戰爭,當時的中華民國一直未達成掌管清皇朝留下的全部領土之執政權力。遑論西藏、蒙古、新疆,甚至滿洲。

直到中日戰爭與二戰的太平洋戰爭「合體」,實際上,中華民國政體從未實質掌握其憲法所宣稱的整個疆域。換言之,中華民國自建立到遷台,都還不是全國統一的國家,也算不上是實質立憲國家。

也難怪,多數的外國政治、社會學者認為要到1949年在天安門宣稱執政中國的政府,才是中國有了完整治理權的政體。(這又跟在聯合國席次另當別論)

長久積弊衰弱的中國,中日戰爭也處處吃鱉挨打。是美國參戰,大東亞戰場納入太平洋戰爭,中國戰場才在二戰大局下略開生機。而開羅會議讓中華民國並列強國(是美國羅斯福總統強力促成,邱吉爾、史達林皆不認同;邱只能摸摸鼻子,史則乾脆拒絕參加),那當下是蔣介石一生中感到最耀眼、有地位於國際的時刻了。雖則「開羅宣言」就國際關係條文系統,不具國際條約效力,甚至恐怕連國際聯合公報也不及。(才會一直中華民國不敢以公報稱之,自創「宣言"一詞)。這跟1952年舊金山和約的份量效力,無可相比並論。

另方面,對外國際關係,清末遭受列強侵逼,後來即便慈禧太后等朝廷核心,也體認到不得不改革的需要,當時從學校教育到軍隊均以日本為學習對象。也可說,從跟近鄰日本的關係,若僅以中日戰爭前後時期觀察,實不免失之斷面偏狹。

而從清末、中華民國初期、五四運動、革命黨軍北伐、滿洲事變、中日戰爭、太平洋戰爭、國共內戰、國府遷台、韓戰爆發、到冷戰形勢,時代的波濤浪潮滾滾下,對外的國際關係,也隨著動盪變化。身為當今的台灣住民需要爬梳檢視,政權在時代的更迭,以及台、日、美、中的地緣政治、外交之動態因應變化。

到了中華民國來台灣,1947年二二八事件可悲、不幸的震撼,不久之後的長期戒嚴下的白色恐怖,成為台灣社會深疴殤慟,也是社會融合需要整體療癒與轉型正義工程的病灶。然而,重要的民主主義,則直到近年才漸漸落實。不論是在中國或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都不是民主體制搖籃的重要推手;反而,像在台灣,是成了建立民主社會的對立者。

中華民國政權長期核心的中國國民黨「反共產主義」嗎?回顧歷史過程,恐怕很未必。更像只是跟中國共產黨的奪權內戰。在近、現代史,中國國民黨實際上,缺乏對於建國理想和基本主義的一貫性實踐。

中華民國建國過程,也不無有識之士,可惜在時代動盪波濤,黨內權力見骨見肉的刀光魅影、歷史浮沉下,凋零化成浪花泡沫。像是,要說真正民主制度推動,宋教仁比孫文和蔣介石都更真誠;要說繼承、擁護「國父遺教」,汪精衛又高過蔣介石多多。民國時期諸多關鍵人物,也宜多角度審視衡量。

由於中華民國是以推翻清皇朝帝制,「順理」繼承前清統治領土的政權自居。但這並未深刻了解到在清朝時,蒙古、新疆、西藏、甚至滿洲跟清朝廷的關係本質。而一廂情願就自認有權照著接收,且對內對外如是宣稱。但卻形成嚴峻長遠的實質問題,因為上述地區一直並未因著辛亥革命,就自主發出願意成為中華民國一員的聲明。

二戰結束後,中華民國來台灣,跟國共戰爭後,中共權力入滿洲,兩者有類似情勢。這兩個本來在大陸歷經戰亂又相互爭奪的政權,分別進入了原屬日本的殖民地。而且不論滿洲或台灣,這兩地區的發展程度都比同時期中國大陸大多地區(除了少數原外國租借地)更近代化了。例如,戰後初期的中國工業產品,九成出自滿洲。這方面的歷史論述,卻被兩個中國政權各自因政治因素隱藏及扭曲,至今仍待進行更多角度的整理檢視。在經過中日戰爭、國共內戰,上述議題依然存在巨大未解的爭議。

台灣,相較蒙古、新疆、西藏、滿洲,又有不同歷史定位背景,但也背負著二戰、國共內戰、與韓戰歷史衝擊。台灣跟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到底又是怎樣的關係?仍陷在歷史、認同、政治的泥沼,是至今國際社會難解的議題。

時光會過,塵埃會落,滄桑煙雲暗夜後,也會有良景風和暖陽。回首坎坷顛簸,難免沉怨殤慟。認清自我主體性,堅護命運共同體,邁入健全國家之路。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