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避免私校淪家產 吳樹民、楊黃美幸促新政府進步立法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避免私校淪家產 吳樹民、楊黃美幸促新政府進步立法

 2016-06-24 18:39
高雄醫學大學6月27日將召開董事會,高醫校友、高醫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發起人陳永興醫師表示,校友大反彈就是因為董事會準備要把經營權交第三代陳建志,「這好像北韓金氏王朝一樣,實在太可笑了」。(郭文宏攝20160624)
高雄醫學大學6月27日將召開董事會,高醫校友、高醫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發起人陳永興醫師表示,校友大反彈就是因為董事會準備要把經營權交第三代陳建志,「這好像北韓金氏王朝一樣,實在太可笑了」。(郭文宏攝20160624)

高醫董事會家族色彩濃厚,且泰半由高雄陳家掌控,引發外界對於私校「家族化、私產化」憂慮,對此包括台灣醫界聯盟董事長吳樹民、醫師陳永興,以及前外交部研設會主委楊黃美幸等人召開記者會,高醫的問題不只是高醫,也是私校的問題,呼籲執政的民主進步黨掌握國會過半優勢,提出進步立法。

高雄醫學大學6月27日將召開董事會,吳樹民、楊黃美幸與陳永興等人今(24)日在台灣醫界聯盟召開「落實高醫轉型正義記者會」。陳永興、楊黃美幸在會中都認為,民進黨曾提草案 ,但新政府提出方案仍是派一位「公益董事」,有關「公益董事」必須與任期制配套,且應釐清董事會成員家族關係並做出限制。

台灣醫界聯盟基金會董事長,高醫大校友吳樹民醫師表示,雖然他是高醫的畢業生,在講高醫的事情,但高醫的問題,關係全國私立學校的問題。

吳樹民表示,對於私校修法,我們會趁這機會拿出來,不只是高醫,這是整個私校的問題。不否認有些私校辦很好,「但辦的好的董事會一定是非常健全」,這是對新政府的期待,希望他們拿出魄力去改變不合理的私校法,不只是畢業校友的期待,也讓學生對到希望,希望社會能了解、充分討論這件事,讓這個教育機構更完美。

針對董事會家族化,陳永興說,二個禮拜前,學生在校園發起「透明革命」,希望董事會決策公開透明化,但董事會完全不回應,竟通知董事到校外去開董事會,不願在學校裏面開,「因為上次開會有學生衝進去,董事會後來就決定不在校內開,我覺得這是偷偷摸摸,還是密室黑箱的作法,這是非常不能接受的」。

他表示,高醫校友到目前為止也到多次陳情,但教部也沒措施,「我們覺得應修私校法」,在台灣的私立學校,像高醫絕不是單一的個案,很多私校都是由某一家族或財團完全掌控,學校受到很大損失,把校產變成家族財產,甚至掏空校產也時有所聞,應從私立學校法來做一根本的規範及改善,「這二、三禮拜校友也很努力做了一個私校法修法草案,到立院拜會教育委員會立委,請立委重視」。

先生也是高醫校友,本身則是東海校友的前外交部研設會主委楊黃美幸(右圖,郭文宏攝)表示,東海在前兩屆的蔡校長、湯銘哲校長,都是三年沒到位就被董事會解職,因為都是跟董事會發生衝突。

她說,湯銘哲是看到學校公共工程被長期某位董事家族在做這些包工,結果就被解職,「他還去法院告,還告贏了,但告贏了三年已到,沒辦法再擔任校長」。

楊黃美幸說,高醫問題非常大,台灣70學生%都是唸私校,60%教師都是在私校工作,「執政的民進黨提了私校法草案送教育部,我們看了非常失望,它只是提出一點,就是增加一位公益董事,特別有問題的學校,他再加一位」,這完全沒辦法解決私校問題,包括對私校董事任期能否限制,連選連任是一次或兩次?還有像私校親屬關係是,是不是不應該像高醫這樣,沒有限制」?

她表示,「我們也發覺私校法開始時很多限制,例如董事不能拿薪水、車馬費、必須親自參加董事會,但這些近年都被解除掉,愈來愈寬鬆,就發生很多問題,董事就長期控制學校,跟校長、學生發生很多問題」。

此外,楊黃美幸提到,很多工會發覺像教育部官員退休後去私校當董事或校長,變成雙薪,然後官員又鬆綁,彼此有利益關係後,發生很多問題,「民進黨法案沒辦法完全解決私校問題」,蔡總統說台灣要民主深化、要改革,但這樣的法案是不夠的,所以高醫就拿出私校法修正案出來。

「這不是只有為了高醫,因高醫現在問題很大,其實是應該要解散董事會」,楊黃美幸說,10幾年前北醫就解散董事會,現在高醫有9位,北醫有15位,公益董事只有一位絕對不夠,「應有教職員、學生、校友代表,至少3位公益董事,並有任期限制」。

她最後強調,教育是台灣將來發展最重要的事,也是台灣民主深化要做的一件工作,時代力量有拿出更進步的法案,希望執政黨能拿出能改革的法案,不然官員整天為解決這些弊案,浪費很多時間,也浪費很多人的精力和時間。

陳永興之後補充說明,教部或民進黨團想出來的是派一個公益董事,這是參考公司法獨立董事的想法,但一個15個人的董事會,「可我們一直跟他們講,15人的董事會,你派一個有用嗎?另外14人掌控的董事會,你根本改變不了什麼」。

陳永興強調,「而且你看,很多公司的獨董又是酬庸性質,我們反而擔心將來教育部增派公益董事到學校,會不會將來又變成是一個教育部酬庸退休官員或大學校長,把他們放到私校去當公益董事,但實際上沒辦法制衡或真正產生監督的力量,所以要解決,一定要建立任期制,才不會有萬年董事」,像高醫做了三代董事還世襲,有任期就不會產生這問題。

「第二是結構,董事會要有幾方面的代表,有創辦人、捐助人,也有校友代表,也要有教職員工代表,學生代表,和公益董事這五類,才不會被壟斷或某一家族去掌控」。

第三,陳永興說,就是近親比例要限制,「同一家族頂多能五分之一,才不能過半掌控董事會,永遠選自己人,所以任期、結構和家族代表性,這一定要放進去修法,董事會才會健全」。

此外,「若董事會違法或出現不當行為的時候,不能只有糾正,一直糾正它不理你怎麼辦?等於也沒有糾正的機制。陳永興強調,除了糾正,若它犯規犯法,應可解散董事會或移送法辦,「高醫例子太明顯,不知道糾正N次了,拿他沒辦法」。

最後他提到附屬機構的財務問題,一定要有明確規範,「一個醫學校,學校是都是賠錢的,每一個醫學院 都是賠錢的,但會賺錢、有盈餘的是附設醫院,如果把附設醫院切割掉,變董事會私人的小金庫或生財工具,對學校來講是很不公平,這學校就沒辦法好好發展嘛」。

陳永興簡單舉例,馬偕醫學院現在才幾個學生,「學校賠死了」,可是醫院支持他才能發展,「如果附設醫隔可以被割掉,那醫學校都要關掉了,做不下去了」,因此若這些要點沒放進去的話,為德不卒。現在民進黨團已是多數,自己提的版本不夠理想,反而造成酬庸或私校背書的工具,那就失去修法的意義。

他強調,高醫的例子也是轉型正義很具體的例子,過去的不當、就是說還要原歷史真相,讓不正義或荒謬的問題,現在希望回歸正常化,追究現有董事會責任並把它解散外,也希望建立更公平、長久、合理的制度。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