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花蓮很美,很藍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花蓮很美,很藍

2020-01-15 12:36
去年10月回花蓮,和叔叔嬸嬸出遊吃飯,聊到選舉,我說,這次蕭美琴一定選不上了。花蓮很美,很藍——天藍、水藍、人正藍。圖/取自蕭美琴臉書
去年10月回花蓮,和叔叔嬸嬸出遊吃飯,聊到選舉,我說,這次蕭美琴一定選不上了。花蓮很美,很藍——天藍、水藍、人正藍。圖/取自蕭美琴臉書

去年10月回花蓮,和叔叔嬸嬸出遊吃飯,聊到選舉,我說,這次蕭美琴一定選不上了,叔叔和嬸嬸都沒說話,事實,像噎在喉嚨的湯圓,我們吞不下,也吐不出來,難以言喻的心情就這樣鬱在我們的心底。

那些年,傅崐萁很風神的時候,先生與我,和父母騎車出遊,即使在人煙罕見的鄉村小路上,時不時,傅崐萁的巨幅看板就會出現和我們打招呼,我的美國先生搖頭地說,這真是不公平的競爭啊。我說,嘿,人家有錢,你能怎樣?

在花蓮,如果你不是軍公教,或在如台電、亞泥、台肥、紙廠等這些地方工作,有穩定的不錯薪水,就得要有成功的小生意或在這成功的小生意裡受雇,才能不被生活經濟所煩擾。每年回花蓮,一定和先生四處走走逛逛,總會發現,許多店家又關門,當然,也會新開些店。花蓮這樣人口稀少的地方,若非實力堅強的店,必定很快陣亡。我父母的店,房子不是他們的,但這些年來,房東從不想漲他們房租,反而非常害怕我父母要搬走。因為,在我父母之前,這位房東常在換房客,每次漂亮開張後,1年或2年,就倒閉,只有我父母的生意興榮。

花蓮這麼藍有歷史背景

我的阿姨,還有一些我父母的朋友,他們都有2份工作。因為教育程度不高,沒有特殊技能,只能做些零工,如:清潔工、洗碗工、送瓦斯、開計程車等等。除非他們的子女有點成就,可以照顧他們,他們這輩子就是要一直工作到老死,而且終生過著比貧困好一點點的生活。因此,當年縣長傅崐萁推動「零元上學」——國中小學免學費和免費午餐,是多讓這些家長心存感激啊。一次,我和先生去買煎包,與包煎包的年輕媽媽聊天,她就極盡感激地說到這件事,雖然她還有另一份餐廳洗碗的工作,但仍經濟負擔沉重,傅崐萁的政策對她的幫助很大。所以,當選舉來了,他們不投傅崐萁或他的太太徐榛蔚嗎?

當然,花蓮會這麼藍,是有歷史背景的。

從小,我就常聽到大人說哪個議員是流氓、買票等等的事。那些流氓,受到黨國的培育,開始從政,然後,慢慢地他們有好聽的名字,叫做地方派系,而且經過幾代的漂白,新的一代,斯文又有好的教育背景,看起來都清新了。當然,他們的人脈、影響力也在好幾個10年間扎根扎得既深且廣。因此可以想像,新的、外來的、非藍的人,要找個空位播種會有多不容易。

花蓮,還是個有非常多榮民的小城。以前,我的國高中同學,約有3分之1人的父親是所謂的外省人。我家附近,則有三、四家清茶館——賭博館,百分95以上的賭客,都是外省伯伯。這些伯伯,即使有很多人是被抓夫的(強迫當兵),他們仍敬愛兩蔣,所以一定是投票給中國國民黨的。而有結婚的,即使他們的太太是閩南人、客家人或原住民,他們的子女都很自然地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和他們的爸爸媽媽一起支持中國國民黨。事實上,我也曾是忠貞愛黨愛國的女孩。即使,我在大學上了詹素娟老師和張炎憲老師的台灣史,我都得要再過了10年左右,在美國,因先生的幫助,才覺醒。而我,是閩南和客家的後代喔,那麼,那些外省人的後代呢?是不是需要更多時間和思想的刺激來挑戰他們的感情認同呢?

這樣,花蓮,就像許多人說的,沒救了嗎?經歷過思想翻轉,最後覺醒了的我,不認為花蓮沒救,只是需要非常深厚的耐心去努力與等待,並且認清事實:我若花了15年才覺醒,他們可能需要50年,而且,有好些人,在老死前,都不會改變,畢竟,花蓮很美,很藍——天藍,水藍,人正藍。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