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也追憶似水年華】拙婦大律師碰上「入贅」主夫 神雕俠侶談愛不嫌多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也追憶似水年華】拙婦大律師碰上「入贅」主夫 神雕俠侶談愛不嫌多

洪三雄、陳玲玉政治逃兵投入兒童希望工程 為台灣播下希望種子

 2015-07-26 12:16
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玲玉(圖右)身上穿著年輕少年與少女圖案洋裝,即便女兒洪紹凡(圖中)也早已嫁做人婦,但當年那個20歲的少年(指洪三雄)與那個19歲的女孩(陳玲玉),至今都還住在他倆的心裡。(陳文蔚 攝)
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陳玲玉(圖右)身上穿著年輕少年與少女圖案洋裝,即便女兒洪紹凡(圖中)也早已嫁做人婦,但當年那個20歲的少年(指洪三雄)與那個19歲的女孩(陳玲玉),至今都還住在他倆的心裡。(陳文蔚 攝)

一個是金融圈國票證券的董事長,一個是堂堂國際知名大律師,洪三雄、陳玲玉這對學運份子夫妻檔,一直是朋友們認定真正的神雕俠侶。但這份幸福可是不擅家務的大律師自己「公車告白」爭取而來,而為了這個「連維他命都會吃錯」的老婆,洪三雄也甘自嘲「入贅」做主夫,遠赴美國陪伴女兒讓陳玲玉在台自由揮灑,兩人到現在「愛」不離口,甚至將「憤青」的這份愛與熱情投入兒童藝術工程,全力為台灣未來的希望紮根。

在23日新書發表會上,洪三雄一開口就說「我家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是我老婆制訂的,所以我一定要遵守男主內、女主外的家規」而陳玲玉也不諱言,這種「男主內、女主外」的慣例早就從1970年代就這樣,而不是現在才開始。兩人的絕佳默契與感情,由此可見一斑。

其實身為國際知名大律師的陳玲玉,看似口才便給,思緒清晰,很難想像卻是個「零生活自理能力」的人,從小頭腦發達,但四肢簡單,大學體育課還是靠老師開恩參加「殘障特別班」才過。

女兒洪紹凡兒時對媽媽的記憶是:「別人的媽媽在廚房忙碌,我的媽媽卻總是在書桌那頭;別人的媽媽端出熱騰騰的飯菜,我媽媽卻總站在傳真機旁等待熱呼呼的文件!」洪紹凡小時候學校的舞會禮服修改,幾乎都是洪三雄一手包辦,甚至甘願陪著女兒在美國度過六年「奶爸」生活,讓陳玲玉得以在台灣衝刺事務所業務。陳玲玉坦言,自己真的是十足家事拙婦,而洪三雄也常自嘲,他是「入贅」的。

當年那場學運,把兩人繫在一起,陳玲玉笑說,當年是她主動向洪三雄告白,「我很崇拜他」,即使是老夫老妻,陳玲玉仍舊當著媒體面前說:「我一直愛他。」而洪三雄說,他是彰化來的鄉下小孩,只會念書和看書,家境又不好,「根本沒想過交往的事情」,逼得陳玲玉只好在公車上直接告白:「我媽說如果當上法代會主席嫁不出去,你要負責嗎?」,之後洪三雄自動幫陳玲玉拿書,洪三雄以為她知道,這就是他「負責」的方式,而這麼一「負責」就是幾十年。

如今兩人牽手走過數十載,經歷學運、低潮、創業與奮鬥,兩人依舊緊緊相繫,更珍惜彼此相處的時間,也繼續延續著互補的功能,陳玲玉說:到現在,「我是他的調查局,他是我的警備總部。」彼此寫的文章,彼此還會互相檢查,就怕傷害人。

而看著當年在緊繃的氣氛下衝撞體制,如今年輕一代依舊在奮鬥著,當年追求的東西,現在也還在追求,民主似乎還在原地踏步。陳玲玉說,放眼現在社會,年輕人不能只有22K,台灣的對外投資是全球倒數第五名,在這環境中,當自己賺太多錢並無幫助,必須整個社會一起好,她台灣的未來應該在孩子身上,因此與洪三雄一頭栽入兒童藝術與希望工程,大力贊助紙風車公益活動以及導演吳念真發起的快樂學習協會。

  當年《台大法言》傳遍各大校園,導演吳念真還因此前往台大聆聽演講,很難得可以變成「晚輩」的吳念真說:「那個年代自己沒能參與洪三雄與陳玲玉的『運動』,但未來讓我們共同攜手努力。」(黃謙賢 攝)

洪三雄在書中提到,當年周遭的朋友在大時代受苦受難,但自己與陳玲玉仍可以安然生活與工作,是老天給的福份,也應該是上天另外派下的一份任務,所以「留下來應該可以繼續為台灣做些什麼!」所以縱身投入「紙風車319藝術工程」,一走就是九個年頭。誠如洪三雄在新書發表會一開場說的,「這本書不是政治的書,說的卻都是政治的問題,希望藉著過去來反思、探詢未來的路;這也不是洪三雄與陳玲玉兩人的傳記,而是一群人的共同回憶;最後,這也不是寫來賣錢的書,而是要將版稅全部回饋捐給紙風車,要的是提升台灣的未來!」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