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老韓民粹主義的動向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老韓民粹主義的動向

 2019-04-26 09:27
爆起的民粹韓流,將老韓拱上市長寶座,但是,隨著郭董加入選戰,這股民粹力量,正在產生質量變化。圖/高雄市政府網站(資料照)
爆起的民粹韓流,將老韓拱上市長寶座,但是,隨著郭董加入選戰,這股民粹力量,正在產生質量變化。圖/高雄市政府網站(資料照)

如果說,小英民調突然攀升,是因為撿到槍,那麼去年選舉中,老韓很顯然是撿到一隻民粹主義的衝鋒槍,以至於在韓粉大軍哄抬下,可以成為老韓和國民黨中央叫板(戲曲術語,意為挑釁挑戰)的本錢。

台灣歷經國民兩黨十幾年輪替執政,卻仍然無法完全擺脫中國的政經包圍情勢,底層人民感受到經濟苦悶,以致於去年選舉中用「發大財」語言,爆起的民粹韓流,將老韓拱上市長寶座,但是,隨著郭董加入選戰,這股民粹力量,正在產生質量變化。

美國歷史學家麥克卡辛在「民粹信仰」一書中說,「民粹是一種語言的運用,社會上一群普通人,藉由這種語言,把自己關心的政治議題,放進市場上,藉此對所謂菁英政治的對抗」,但是,無可否認,一但這種對抗成功,民粹的鼓動者,最終也會被吸納成為政治精英一環,這就是現代民主政治的邏輯。

4月23日,老韓發表的五點聲明,確定了老韓已經從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初選出局,簡單說,郭董這個程咬金,來得及時,或者說,國民黨黨內「建制派」,打敗了老韓的「民粹派」,是否就是媒體外傳的老韓的言詞得罪老馬,就無需在本文多所細數了,老韓的五點聲明,裡面最重點一句話就是,「庶民對抗貴族」,把國民黨打入貴族之林,對國民黨批判很重,老韓的太太再補一刀,「不喜歡有人在背後捅刀」,老韓從落魄江湖載酒行,被國民黨提名,一戰成名,現在立刻對國民黨人翻臉,甚至恩將仇報,更能證明中國人搞政治,真是有夠狠,連吳主席這種台客老江湖,也難望其頂背,我可以猜想吳主席可能罵在心裡,為了國民黨團結不好發作而已。

川普靠民粹當選

老韓從當選市長起,就對總統大位,起心動念,看懂政治的人都知道,韓流海嘯,一夕暴起,百年難遇,老韓在去年選舉中,用簡單的民粹語言「發大財」,掀起韓流,韓粉如醉如痴,跟前跟後,這批傻瓜,就是民粹政治的典型群體,日語用「眾愚政治」來形容民粹的動員,而民粹用詞最早始於美國,1870年,美國南北兩地農民,為了農產價格下跌,廉價華人移工進入勞動市場,使農民生計受到影響,於是組成農民聯盟,開始對民主黨和共和黨施加壓力,企圖改變現狀,本來只是被視為小眾團體的農民聯合組織,在1892年正式組成「人民黨」,並且推出總統候選人,這項行動打破傳統兩黨政治,被視為民粹運動的開端,2016年,川普能夠當選,也被稱為現代進化版的民粹運動,尤其在國家陷入危機,多數底層人民找不到生命方向時候,聰明政客會見機抓住機會,成就自我的政治生命,老韓到底是誤打誤撞,或者是背後有高手,我比較傾向後者。

約翰朱迪斯在「民粹大爆炸」一書中說,「民粹主義者,將一些被大眾忽略的事物,架構在政治議題上面,對抗現存政治菁英,往往變成一種政治催化劑」。

亞洲社會的民粹主義,帶有威權復辟色彩,看看去年選舉現場,搖動國旗者就能體會,這些人並不在意國家是否存活,只在意自己的心情宣洩,這一點和西方國家很不一樣,因此,老韓想要讓韓粉持續拱韓,只有持續愚弄選民,接受徵召一途,才能佔據「黃袍加身」的正當性,或者說,持續讓韓粉處於愚昧狀態,把他視為救世主在世,用來壓過郭董託夢說,如果加入黨內初選,這種救世主的氛圍被打破,對未來的選舉肯定不力。

即便在初選中,老韓可以獲勝,一樣不利未來選舉,因為民粹主義最大的動力,就是來自對現行「建制派」規矩的反動,如果老韓接受體制內規矩,也就意味一部分反體制的韓粉就會背離,所以,這也是民粹運動的兩難局面。

分析韓粉背景就可以更加深入理解,一半韓粉來自黨內,長期對國民黨的寡頭壟斷,產生不滿情緒,因為老韓經常性挑戰黨內高層,讓黨內反動者找到出口,這些國民黨內的挫敗者,藉由拱韓運動,連結成一股力量,而另一股力量則是來自民間的底層,攤販或者司機,農漁民,勞工,眷村朋輩,這些人在國民兩黨的政治更替中,永遠是被忽略的一群,過去,這些人在民進黨在尚未全面執政時,曾經是支持民進黨力量,現在則轉變成為民粹運動的一員,這兩股力量在去年選舉時,從老韓的政治語言找到宣洩出口,最後匯集成滾滾海嘯,淹沒民進黨政權。

民粹力量無法持久

理解政治運作專家都知道,民粹力量無法持久,即便成為左右政局的第三黨,也是生命短暫,1892年,美國「人民黨」候選人獲得8%選票,到了1984年期中選舉,人民黨的政治訴求,已經被共和黨和民主黨吸納,這個第三勢力,終於走入歷史,畢竟兩黨的動力,仍然勝過民粹力量,同樣的道理,如果老韓無法在這一年藉民粹力量,登上高峰,這些韓粉已經等待八個月,一旦高雄市沒有任何政績,可以證明發大財,口號還是口號,無法落實,這股力量終究會煙消雲散。

老韓用模糊聲明,證明了老韓走在矛盾十字路口,若加入初選,等於向黨內建制派妥協,這個舉動的下場就是失去神威,一部分討厭國民黨建制派韓粉會離去,如果老韓不加入初選,徵召之路已經被打斷,若要選總統,只有脫黨一途,這就是老韓矛盾所在,就算丟掉市長,捨命一博,勝負仍然無法逆料,韓粉的熱情會消沉,就像所有追星的粉絲一樣,短暫美麗而已。

無可諱言,民粹的崛起隱含了國家危機的潛在因素,美國川普就是看到國家危機,國債飆高,失業人口升高,華爾街失控,茶黨上街,移民偷渡增加,這些危機背後就是中國因素,因此,川普利用這些民粹力量,加上個人魅力,在大選中從不被看好,走向勝利之路。

歐美國家的民主面臨退潮,英國脫歐投票過關,就是一種民粹的下場,結果一個案子拖到現在,演變成騎虎難下的局面。

台灣的民主退潮,也受困於中國因素,因此給了民粹運動可乘之機,但是,細心檢視這股力量,能夠持續多久,才是觀察重點,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很顯然也看到這一點,如果老韓在市長寶座上落跑,高雄市過半選民不會支持,韓粉選民立即少了一半,如果選舉拖到明年舉行,老韓的口號還可以有多少魔幻力量,恐怕更值得商榷,因此,既有郭董出馬,選舉經費無虞,吳主席捨韓就郭,是可以理解的。

從歷史軌跡來看,動員民粹力量對政治人物而言,是美麗又危險的招數,承諾和政治議題只是表象,重點是政治人物的誠心,一但得隴望蜀,政治人物對權力野心被人看穿,那麼這股粉絲很快就會退去,從最近許多韓粉退出俱樂部,相信老韓網軍已經看到正在發生的大事。

政治群眾是政客起伏的海嘯,尤其是利用民粹運動起家者,尚泳者,死於水,登天的凡夫還是凡夫,這句老話,老韓應該切記。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