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朝鮮沒有完成的民主路—黨國資產完結篇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朝鮮沒有完成的民主路—黨國資產完結篇

2020-08-01 09:30
從發展核彈、飢荒、到收買、開放市場,北韓走了一條沒有完成的民主道路。圖/擷取自Pixabay
從發展核彈、飢荒、到收買、開放市場,北韓走了一條沒有完成的民主道路。圖/擷取自Pixabay

從發展核彈、飢荒、到收買、開放市場,北韓走了一條沒有完成的民主道路。

如今,瘟疫時代,這些故事依然在北韓上演,7月27日,南北韓停戰紀念日,北韓在開城發現「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展開封城行動,但是,國際組織知道,除了隱瞞疫情,北韓還隱瞞飢荒,北韓飢荒嚴重,甚至到了推動養烏龜解決飢荒的荒唐地步,如今出現在電視前面昂首闊步的人,是否是真正金正恩,仍然啟人疑竇,這個國家真的不停製造驚奇。

美國佈署戰略核彈

1953年,美國不願意在韓戰拖延時日,開始恫嚇北韓,將使用原子彈摧毀北韓,結束戰爭,逼迫北韓簽下停戰協議,但是,戰爭並未結束,雙方沿著38度線,劍拔弩張,南韓李承晚擔心北韓再次向南韓攻擊,要求美軍重兵增援,但是,美國在戰後的復原上,既要照顧歐洲,甚至照顧全世界,無力增加軍備。1958年,美軍決定在邊界佈署戰術核子彈,阻擋北韓入侵,但這項計畫是暗中進行,並沒有讓南韓人民知道。

事實上,先遭到核子彈攻擊恫嚇,以及輻射威脅的是北韓,也是演變到日後北韓擁核自衛的主因。

1963年,北韓金正日向蘇聯求助,希望蘇聯協助北韓發展核武,擺脫美國威脅;但是,蘇聯並不同意,卻同意提供一座2兆瓦的反應爐給北韓,允許北韓派出300位科學家到杜布那核研所,和奧布寧斯克核電廠受訓。

1964年,毛澤東的原子彈試爆成功,北韓轉向中共求助,卻遭到毛澤東一口拒絕,老毛認為這個小國家不需要搞原子彈,金正日摸摸鼻子,回到北韓,依照蘇聯提供反應爐,先在寧邊建立核子研究中心,這是北韓核子試爆的第一步,今天卻變成全球核子擴散大問題。

北韓本身就有鈾礦蘊藏,到了1980年,美國衛星就已經偵測到北韓的寧邊反應爐,已經開發出濃縮鈾,使用過的燃燒棒則由蘇聯回收,這是製造核武的初步程序,同時,蘇聯又提供可以製造鈽原料的新型反應爐給北韓,這才引起美國擔心。

1990年,雷根圍堵蘇共擴張的計畫,造成蘇聯崩盤,失去蘇聯的援助之後,北韓也立即陷入飢荒的威脅。1991年,美國趁機向俄羅斯提出「削減戰略武器條約」,這項條約中,只要俄羅斯願意削減核子武器,美國就會給予蘇聯經濟補助,俄羅斯只好同意,同年,美國認為北韓陷入經濟問題,飢荒嚴重,已經對南韓威脅不大,在削減戰略武器條約之下,也把佈署在南韓戰略核武撤除。

北韓有機會向右轉

1991年,北韓加入聯合國,希望獲得聯合國對飢荒的援助,而這段時間,在聯合國的仲介之下,正好是北韓態度軟化,願意和美國和談的時候,可是,問題出在哪裡呢?

本來,改變蘇共集團,放棄獨裁,走向民主,一直是美國國家政策,蘇共崩解之後,華沙集團以及中亞附庸國,紛紛走向民主道路,北韓也被視為蘇聯附庸國,和平演變北韓也是目標之一,雷根時代把改變北韓稱為「大邊疆計畫」,支援北韓經濟發展,換取北韓和平演變政策沒變,北韓貨幣就是因此而來,但是,到底問題出在哪裡?


北韓開城工業地區。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1993年,金大中訪問德國,探索兩德統一,回國後提出陽光政策,開啟和平演變北韓的大門,開城工業區就是北韓資本主義化的最早嘗試,由現代集團出資五億美金打造,2020年5月,象徵兩韓溝通的開城南北聯絡站,卻被北韓炸毀。

根據2004年南韓統一部部長金世旋,所提交給國會一份報告說「金正日擔心受到美國的核武攻擊,曾經向美國示好」,希望降低兩國敵意。到了1991年,是最佳時間,這篇報告說,金正日曾經赴美參加聯合國會議時,和老布希見面,當面提出美國撤除核子武器,兩國和平協議,但是,老布希並沒有同意,所以,問題出在美國。但是,美國認為:老布希同意兩國和平協議,並經濟援助北韓,持續雷根和平演變計畫,問題是北韓出爾反爾,才使問題走樣,那麼,可以左右金正日的人,只有俄羅斯,畢竟「寧邊核子研究所」的科學家和設備,全部是蘇聯提供,俄羅斯可以容忍中亞和其他附庸國獨立,當然不願意看到北韓倒向美國,這是美國方面的解釋,至於,真相如何?恐怕只有北韓變成民主國家,才有發現真相的一天了。

當蘇聯崩解時候,北韓可以接受美國幫助,使用這批北韓貨幣,走向民主國家作為交換條件,避免數百萬人民被大饑荒襲擊,但是,北韓卻錯過這個選擇。沒想到,20年後,這批貨幣輾轉流浪到台灣,成為國民黨黨庫的大型呆帳,更不可思議的事情是,龐大貨幣數量消失了,美國收回這批貨幣之後,在海外進行金融交易,所交換的美金,被某集團和黨國高層私吞了,一分錢也沒有回到台灣人民手中,這些錢應該屬於全民所有,現在這個黨卻淪為乞丐黨,不去抓出監守自盜的人,卻整天喊窮,從世界第一有錢政黨,變成最窮黨的故事,真的可以在歷史中永遠記錄下來。

老天引導我走進這段不為人知的歷史,打開我對國際世界的視野,在我散盡家產之後,腦袋裡只剩下這個故事,今天,我把它揭露出來,善盡公共知識份子的責任,至於很多故事細節,礙於文字篇幅,無法盡興描寫,未來將會在結集出版時,於單行本中披露。(全文完 )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