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台灣為什麼要「獨立公投」?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台灣為什麼要「獨立公投」?

 2018-12-26 16:07
台灣獨派陣營,不少人曾信誓旦旦的說,中國打壓的是台獨,只要不用「獨立公投」字眼就不會刺激中國,但過往歷史告訴我們,這些都是一廂情願的幻想, 再怎麼的迂迴閃躲,是完全沒有用的。圖/作者提供,吳繼興攝
台灣獨派陣營,不少人曾信誓旦旦的說,中國打壓的是台獨,只要不用「獨立公投」字眼就不會刺激中國,但過往歷史告訴我們,這些都是一廂情願的幻想, 再怎麼的迂迴閃躲,是完全沒有用的。圖/作者提供,吳繼興攝

前言:當今台灣現狀,究竟是「已經獨立」?「尚未獨立」?獨派陣營內,議論紛紛,沒有定論。我的看法是「台灣尚未獨立」,台灣要「獨立公投」。因此我主張,台灣人民有權以公投手段,來決定是否要獨立建國,這就是國際通稱的「獨立公投」(IR,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一、公投訴求

因台灣的特殊歷史背景與國際政治因素,有人擔心中國打壓,而捨棄了國際通稱的「獨立公投」,而使用其他的名稱,如:「正名公投」,「制憲公投」,「入聯公投」「自決公投」,「建國公投」,「和平中立公投」……等,希望能因此而避免或降低中國的軍事威脅或各種打壓。獨派陣營,許多人目標一致,誓言追求台灣獨立,但公投訴求則不盡相同。

我們研究英語的用法,舉行某某公投標準用語是,用公投決定某項政策,To hold a referendum on POLICY。例如:「獨立公投」就是決定是否同意獨立,「統一公投」就是決定是否同意統一,「脫歐公投」就是決定是否同意脫歐,「入歐公投」就是決定是否同意入歐。

中文「某某公投」的前面,就是要讓人民決定的一個「具體政策」,而應避免抽象空泛的名詞,如強大,偉大,幸福,快樂等,或語意不明確的陳述用語。

二、中國威脅恫嚇

將來台灣人民舉行「獨立公投」時,我們可以試擬公投題目如下:「台灣應否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Should Taiwan be an independent country?)

台灣獨派陣營,不少人曾信誓旦旦的說,中國打壓的是台獨,只要不用「獨立公投」字眼,就不會刺激中國了。有人還一廂情願認為,使用其他各種公投名稱,如「正名公投」,「自決公投」,「建國公投」等,只要我們公投題目內,避開「獨立」兩個字,中國就不會生氣了,他們也就沒有軍事犯台的藉口了。

甚至,即使中國想要軍事犯台,台灣只要不用「獨立公投」,就可以有國際勢力的協助,來嚇阻中國的犯台野心。

事實上,當我們絕口不談「獨立」,我們卑躬屈膝了,我們忍辱負重了,我們只要用其他的公投「訴求」代替了,就真的風平浪靜,能創建了一個新的國家了嗎?這樣含蓄的公投訴求,我們就可以大方建立一個新國家,中國就沒理由干擾嗎?

我們提出迂迴的公投訴求,就可以理所當然的宣稱,我們沒講「台獨」啊,外國勢力就會站在我們嗎?過往歷史告訴我們,這些都是一廂情願的幻想,因中國一再宣稱,他們反對「任何形式的台獨」, 再怎麼的迂迴閃躲,是完全沒有用的!

三、「獨立國家」要件

台灣要走進去聯合國,必須要有一張門票,那就是,「獨立國家」。以公投建立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靠的就是當今國際社會通用的「獨立公投」!

台灣未來舉行「公投」時,台灣人民同意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台灣就有了一張聯合國入場券。

台灣未來舉行「公投」時,若公投題目中,根本沒提到「獨立國家」,或提到了「獨立國家」,但遭到否決了,那麼,聯合國就根本進不去。

台灣能否入聯,「獨立國家」就是一個必要條件,這是無可迴避閃躲的國際現實。如果將來我們舉行公投時,為了怕中國威脅恫嚇,因此在公投訴求題目上,迂迴閃躲,「獨立」兩個字,說不出口,那麼,這樣的公投結果,還是沒有用的。

為什麼呢?假設台灣舉行了一場轟轟烈烈公投,公投題目可能天馬行空,卻絕口不提「獨立國家」,這樣一來,哪來一張走進聯合國會議大廳的門票呢? 「獨立的國家」是取票的一個要件。好比一個人,到了機場,卻堅持不買票,他上得了飛機嗎?

公投訴求題目,語意不清,就會陷入模糊不清的公投陳述。例如「建國公投」的題目:「台灣應否要建國?」這樣不夠明確。建國、建國、建立不完全主權的國家也是建國啊,如「保護國」、「從屬國」,或有些「加盟共和國」。

因此該項公投題目應該問,是否要建立獨立的國家呢?試擬一個清楚明確的「具體政策」如下:「台灣應否建立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

同理,「正名公投」的題目,若不明確說出,也會變成模糊不清的陳述,如下:「中華民國應否正名」而應該具體明確的政策:「中華民國應否正名成為一個主權獨立的台灣共和國」(「中華民國」是否存在,則會衍生另一個問題。)

總而言之,英文使用,to hold a referendum on政策,後面要接一個「獨立」、「脫歐」、「入歐」等明確的政策,而不是一個的流程名詞,如「建國」、「正名」。

由上面「建國公投」「正名公投」例子,即可得知,to hold a referendum on policy,攸關台灣未來前途的公投,必須說出「台灣應否獨立」的明確政策。

四、公投題目模糊抽象

換言之,台灣若要獨立建國,公投訴求題目絕對無法迴避「獨立」這兩個字。假使,未來台灣舉行公投,決定是否獨立建國,但是為了擔心中國阻撓,而以下列各種公投訴求來代替,可能會因為公投題目不夠周延,訴求不夠明確,而產生模糊曖昧,語焉不詳的問題。試列舉如下:

正名公投:「中華民國」只要「正名」為「台灣」就獨立建國了。可是「中華民國」改了名字之後就是一個「獨立國家」嗎?

制憲公投:究竟要制定哪一個既定國號名稱的「獨立國家」憲法草案?

入聯公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但聯合國卻要問台灣人民,台灣人民要不要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嗎?「台灣」是你們「獨立國家」的國號嗎?

自決公投:以公投來決定「自己決定」? 不提「獨立國家」,究竟要台灣人民決定什麼呢? 自決是權利,公投是手段,但是訴求的具體政策是什麼呢?

建國公投:以公投來決定「建國」,那很好,但是台灣人民要不要建立一個「獨立國家」呢?

和平中立公投:以公投使台灣成為一個愛好和平的「中立國」。但是,人民不是要先同意建立一個「獨立國家」,才能決定是否成為一個「和平中立國」嗎?

上述各種公投,基於不同論述、不同主張,各有特色,也各有其時代背景或特殊詮釋,這是因為現階段台獨運動,有著多元論述觀點,此乃民主社會的常態。

五、「反併吞,反侵略」抽象

但是,若公投題目不夠周延或模糊不清,又絕口不提「獨立國家」這個名詞,這樣就會影響到公投的結果了。台灣人民究竟要不要以「獨立國家」,出現在國際舞台呢?總得說清楚啊!

好比說,若有人發動「反併吞公投」、「反侵略公投」,表達全民意志,這種訴求「反併吞」、「反侵略」,看似「同仇敵愾,萬眾一心」的絕佳公投題目,但是,這種以「反併吞」、「反侵略」等抽象名詞的公投訴求,完全不涉及國家主權,也就無法明確得知,台灣人民是否要建立一個「獨立國家」。

那麼,這種模糊含混的公投,舉行了,通過了,能讓台灣進入任何以「獨立國家」為要件的國際組織嗎?再者,假使台灣人民同意把「中華民國」「正名」了,聯合國門外面流浪多年的「中華民國」更改名字了,就可搖身一變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嗎?

一個沒有會籍的流浪漢,穿上了西裝,他就可以走進去聯合國議事廳開會嗎?我們認為,只有當台灣人民站起來,向世界清楚表達,台灣要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台灣舉辦這樣的公投,才能拿到一張加入聯合國的入場券,這也是現階段台灣獨立運動的核心概念。

六、台灣人民明確表達

因此,台灣人民若要以公投,達成建立國家的目標,公投題目勢必包含「成為一個獨立國家」的字眼,而這就是不折不扣,不閃不躲的「獨立公投」。

我們主張,台灣要「獨立公投」。讓我們一起來推動「獨立公投」,讓我們與世界人權接軌,行使具有普世價值的自決權利,以建立一個獨立的國家。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