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如何愛中國也愛台灣?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如何愛中國也愛台灣?

2020-02-17 10:56
滯留武漢危地的台商揚言,如果政府不用包機把他們帶回來,他們就化整為零,趁著中台尚未斷航時候跑回來。如果這樣,防疫的破口是否會出現?圖/行政院提供(資料照)
滯留武漢危地的台商揚言,如果政府不用包機把他們帶回來,他們就化整為零,趁著中台尚未斷航時候跑回來。如果這樣,防疫的破口是否會出現?圖/行政院提供(資料照)

凱撒大帝遭受刺殺,說了一句話,「布魯特斯,為什麼是你?」布魯特斯說,「我愛凱撒,但是,我更愛羅馬」,瘟疫和戰爭,是人性最好的照妖鏡,台灣人有幸,在這次「武漢瘟疫」蔓延中,全部見識了,何者是妖?傷人無形,何者為魔?出刀見血,何者是人?懦弱無能,尤其是,糾纏在中國和台灣之間的所謂台商,台幹,中配,甚至含有中國因素的家庭中人,全部,一次的人性展現,以及那些瘟疫旁觀者,所發表的言論註腳,其實,混亂對立,是可以預見的結局,台灣社會中,當所有人陷落如此糾結的人性,已經可以用瘟疫當主題,拍出一部深刻的電影,肯定比SARS期間的「全境擴散」電影更感人。

台灣面對瘟疫的危機,還未到來,一旦來到,搞不好會比今天的日本和韓國更不堪,專家說,社區爆發感染,只是遲早問題,台灣爭取的是時間而已,延後爆發,等待疫苗出現,否則一旦社區防線,遭受有意或無意突破,感染爆發,下場更難處理,口罩更無濟於事,日韓兩國確診增加快速,只是對瘟疫腳步,判斷上出問題,讓賺取中國旅客金錢的野心,勝過防疫的理智,而台灣,真正的考驗才剛開始,昨日,滯留在武漢危險之地的台商,已經揚言,如果政府不用包機把他們帶回來,他們就化整為零,趁著中台尚未斷航時候,一一跑回來,如果是這樣,防疫的破口,是否會出現?而且,還有其他城市呢?哪些不堪公安要求開工,被施加壓力的昆山台商,會落跑回來嗎?南京,上海,還有東北呢?

中國疫情已經失控

世衛組織終於說出良心話,「中國疫情已經失控」,如同100年前的西班牙流感,會重返世界,這場流感瘟疫死了2,000萬到5,000萬人,沒人說的清楚,我只知道,台灣死了25,000人,包括當時駐台灣的日本總督明石元二郎,死後葬在台北日本人公墓,世衛專家說,「大感染時代來臨,疫情會延長到明年」,請問,還捨不下斷航的台灣,可以撐多久?但是,斷航也有風險,國門被封,利用走私回台的台灣人,更是防不勝防,陳時中哭泣,如果是我,我不只哭,一想到,就睡不著,老陳至少不像中國黨官,辭職為上,只有那些偽裝人道主義者,還在示威抗議高喊,「防疫是政府的事」,這些人沒見過地獄,怎麼知道地獄是甚麼模樣?藍營的口水人道主義,一點也不高尚。

網路上的許多針鋒相對,口水人道主義,無法解決問題,30年下來的中台不正常交流,製造今天後果,以至於,台商無法認清自己是中國人或台灣人,為了賺錢,台商可以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拿中國居住證,為了逃命,台商又變成台灣人,就如同剛剛從台灣健保局手中,拿到救命藥物的白血病童,他是台灣之子?還是中國之子?病童的中配母親,被網民起底,經常發表「辱台言論」,讚美中國共產黨好棒棒,貶低台灣政府,被網民痛罵後,才說,「我愛中國,也愛台灣」,就好像劈腿的男人被抓包,請問,要怎麼愛的真實?最無辜的是小孩,他被帶到人間,無法選擇自己要當哪一國人?

台灣人國家意識待建立

馬英九的噴口水人道主義,不值一駁,但是,他也說出真心話,中國和台灣之間,沒有國籍問題,於是,網民問他,「你曾經擔任過哪一國總統?」這問話,就令人無言了,但是,憲法上,中華民國自承是一個國家,可惜和紅色中國擺在一起,又降格變成自由地區,可是,所有台灣選出的總統,都不願意面對這個問題,一拖超過70年,因為只要觸碰中國舊憲法,就是法理台獨,就要打架,與其說,「總統不敢碰觸憲法」,不如說,從太平洋戰爭結束到現在,台灣人還沒有準備好,面對這個問題,舊中華民國和新紅色中國,如同連體嬰,現在,瘟疫當前,就擺在手術台上,可是擔任手術醫生的台灣人,還在猶豫,這刀劃下去,下場會變成怎麼樣?兩個都會活著?或者死去一個,或者兩個都死,死者到底是哪一個?客觀來說,這一刀真的不是小刀,最後,不想掌握自己命運的台灣人,只好把這一刀交給美國人,而美國人,也的確有這個資格,開這一刀,這一刀是二戰後「解殖運動」,沒有完成的手術,根據喬治柯爾在「被出買的台灣」一書中所寫,「台灣的父祖輩,那群滿懷中國情感的仕紳階級,在面對美國情治單位諮詢時,一面倒,多數人希望戰後回到祖國懷抱」,台灣的父祖輩缺乏自己打造自己國家的雄心大志,所以美國送你一個舊中國,今天,台灣人還能責怪誰?很多人說,台灣人命運像以色列,這種看法大錯特錯,不管是性格或命運,台灣人更像約旦河以西的巴勒斯坦人,同樣是1947年,聯合國准許獨立建國,以色列把歷史的屈辱,化成行動力量,但是,巴勒斯坦還在睡夢中,一盤散沙,建國條件,比武力更重要的是「國家意識的覺醒」,巴勒斯坦人覺醒時,慢了以色列30年,而台灣人卻慢了70年,到現在還自以為中國廣東人孫文,所建立的舊中國,是自己的國家,過悲哀了吧,這個舊中國的建立,很可惜,和台灣人沒有半毛關係。

不是親生的孩子,你如何熱愛?不屬於你的國家,你也愛不起?幫助美國獨立建國的拉法葉,稱呼華盛頓為父親,他熱愛美國,最終還是回到法國,愛,其實不應該那麼廉價,愛有取捨,所以,當你說,「我愛中國,也愛台灣」,我只能說,我不相信。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