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從美麗島到318反服貿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從美麗島到318反服貿

2014-04-01 10:55

高雄美麗島事件發生在1979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反服貿占領運動則始於在2014年3月18日起,兩者相隔34年餘。基本上,兩事件是性質不相同,但都是官民對抗。美麗島事件是台灣內部矛盾衝突,而服貿卻是和二二八事件有相類似的外部中國因素的關聯。美麗島事件堪稱二二八以後最大規模的官民衝突事件,影響台灣民主政治發展至鉅且深,而反服貿卻是創國府據台以來,學生和民眾「占領」國會及短時間「進出」行政院之驚人之舉。對於台灣政治走向及社會發展,無疑有「分水嶺」之催化作用。

美麗島事件是由鎮暴憲警圍堵集會遊行民眾所爆發,民眾持遊行火把竹棍和全副武裝的憲警對峙衝突,前後亦不過約六小時。在媒體訊息傳播方面,幾乎等於零,台視等三個無線電視台當然沒有「現場直播」,連電視新聞一句話也沒有,就是電台也是「消音」。筆者當晚在台中的報社上班,也只能透過電話向高雄採訪處打聽一些零星消息。當時沒有手機,沒有個人「電腦」,訊息傳遞只能靠電話或傳真機。筆者非在台北報社總社,所打聽訊息十分有限,只知道高雄爆發警民激烈衝突而已,其他不詳。

隔天(11日)打開報紙,原本預料當時只有三大張(包括廣告)的報紙版面,會有大篇幅報導,誰知全然沒有,似乎只在中時某一版左下方角隅,找到一則標題不明顯、篇幅字數亦少的新聞,標題及內容是簡述高雄巿昨晚發生「民眾滋擾事件」云云,令人看了如丈二金剛摸不著頭,12日依然沈寂無相關新聞。但13日的報紙突然用所有全國性新聞版面,報導了10日晚間發生在高雄的「群眾暴動事件」,圖文詳細驚聳,令人覺得過去的兩天平白消失,卻在13日才從天外飛來殞石,砸到台灣,引起全台震撼之大,可想而知。

消失的兩天 驚人的第三天

13日的平面報紙內容大同小異,好像一個模子印出來的。其中有幾張照片的圖文,令人印象深刻。一張最「經典」的就是持火炬竹棍和武裝憲警正面對峙的照片,此相片似非由報社記者所拍攝,有可能是某方面「統一提供」的。其次,有個婦女跪在路旁向民眾哭喊「不要再打了」,凸顯「暴民們」的凶殘和憲警的受害,看了讓人「義憤填膺」,也直讚此女士真有勇氣和正義感。不過,事後經查證,此人是國民黨民眾服務站的黨工,出來擺「Pose」做宣傳用的。

還有一則更「動人」的新聞,三家電視台整天播放,那就是當時的警政署長孔令晟專程南下,到醫院慰問數位住院員警,其中有一人拉著孔令晟的手,聲嘶淚下請求署長「為我們主持公道」,各報當然也少不了此照片和新聞。而當時依官方報告,高雄暴動造成軍警183人受傷,民眾無人受傷,後來再補充民眾有50多人受傷。

總而言之,10日晚間發生在高雄的警民衝突事件,在「消音消影」兩天後才大爆發,事情定有大蹊蹺。果其不然,原來13日清晨拂曉,警總主導由刑事警察局(省刑警大隧)和調查局執行的大逮捕行動展開了,兵分數十路,將已擬訂周詳逮捕名單之人一一逮捕。唯二例外是當時「黨外」龍頭黃信介,因具立委身份,非現行犯或經立法院同意不得逮捕,暫免被逮;其二是施明德十分機警,在搜捕時先一步逃走未落網。(按,黃信介後經立法院用鼓掌通過同意逮捕,軍法判刑十四年;施明德逃亡一個多月被捕,判無期徒刑)。其他美麗島系的知名黨外人士,均身陷囹圄,如林義雄、張俊宏、呂秀蓮、姚嘉文、陳菊、林弘宣等,就是後來被軍法判十二年徒刑的要犯。除此,數十名被牽扯入案的,分判數年徒刑不等。

比照了現在進行式的反服貿和當年美麗島事件,前者的主角是沒有群眾基礎的大學生,後者則是有政黨「芻形」的美麗島集團;前者單一訴求是針對服貿協議的程序正義和監督,後者則是爭人權、促民主;前者法律意味濃厚,後者則是政治針對性明顯。

政治民主 公民不服從

在組織動員方面,反服貿事出突然,沒有預警;美麗島活動籌劃經月,事先申請。手段方面,反服貿空手爬牆,後者竹棍對峙落人口實。傳媒管道,現在人手一機,天涯相通,民報一台iPad就現場轉播全世界,卅四年前,除了固定的電話,什麼移動式傳播工具都沒有,訊息傳遞封閉,和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相較,只有電話機具普遍化以外,沒有什麼不同。「鎮暴」設備方面,現在設備齊全,應有盡有,更有「黑衣盔甲武士」,應是近年才設立裝備的「反恐」小組,都出現了,可見當局之「惶恐」。當年裝備則較陽春,訓練經驗稍有不足,但連本人在39年前服役時,在砲兵學校當示範部隊,也多次操練「鎮暴」隊形,可見政府是把軍隊兼用當鎮壓內部的工具,而不是全然是對外防衛國家安全的。

在影響全局的「策略」,國府安全局和警總對美麗島高雄「人權之夜」的遊行,是有相當的籌備和沙盤推演的。在此之前,高屏地區一些美麗島分社或民代服務處,分別遭到不明份子侵入破壞,甚至事前兩名駕駛宣傳車的司機義工,被警察無理由拘捕刑求的「鼓山事件」,在在都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而反服貿雖非臨時起意之舉,然事出突然,讓立法院駐衛警措手不及乃是事實。而關鍵之處,是學生們利用馬英九和王金平內部鬥爭的矛盾,找到了一個全台唯一無二的「庇護所」-----立法院議事堂。依照民主國家憲政慣例,國會議事堂的秩序維持,是屬於國會議長的專屬特權,非議長之命令,就是總統、行政院長也不得指揮警察越雷池一步,更不用說軍憲部隊了。

立法院議事堂的特殊性,和王金平院長和馬英九「九月政爭」產生的矛盾心結,是促使318反服貿占領運動得以建立灘頭堡的關鍵。若在平時,完全沒有這種條件下,也是只能表達一場對國府和國民黨團不滿憤怒而已,連1990年3月的學生靜坐自由廣場的「野百合運動」一半的能量都達不到。

美麗島事件究竟是「先暴後鎮」或「先鎮後暴」?事後產生很大疑義。名女作家陳若曦帶著北美專家學者數百人連署書,回台至總統府面見蔣經國,也提出此疑慮,但蔣經國並不接受,當場立下起身怒言:(如是先鎮後暴)我還有資格坐在這𥚃嗎?但事後經調查局高雄處長回憶說,其實事情並沒有那麼嚴重,只是有人加重了以求表現。而鑑諸美麗島事件似有黑色會人士介入操弄,箭頭指向當時高雄巿長王玉雲,導致王的在美親戚被暗殺,但未破案。故美麗島事件有人形容為「請君入甕」,真相至今尚未得到公正的釐清。而反服貿現也有一些黑影幢幢。

黑影幢幢老狗把戲

318反服貿顯然有記取以往各次社運的經驗,十分警戒不掉入陷阱,就是24日凌晨行政院之役,原有被抹黑為「暴民」之虞,然現代資訊記錄傳播發達,非以往專由媒體及情治人員所掌控,所以「相片會說話」,全副武裝的警察把手無寸鐵的學生民眾甚至立委,打得頭破血淋淋的畫面,傳遍全台灣和全世界。警方再以老梗式公佈警察受傷190人、民眾50多人的「新聞」,隔天就被戳穿白賊計,公信力全失,內政部長到醫院「慰問」五名住院員警,不知為那樁?「暴警」連結到「暴政」,「衝組」學生這次不知不覺變成了「苦肉計」,形勢為之逆轉。

「今天的新聞、明天的歷史」,318反服貿占了天時、地利、人和,是異數,但不能說是僥倖。沒有馬英九的日益急統和對中國的卑躬屈膝,激不出學生們對反服貿的激情共鳴。不論如何,318反服貿是台灣和中國間,人數較多但社經地位較弱勢的「本土派」,對上人數較少但社經地位優越的「統派」,犄角之勢已形成,也已越過了以往混沌不明情勢的「分水嶺」。「台灣的未來由台灣人民共同決定」,將不再是口號或訴求,而是要處處尋求落實,人民的真覺悟才能改變一切壓迫,只有人民最大,才能真正創立「民國」。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