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有備而來與就地取材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有備而來與就地取材

2016-02-14 15:25
香港魚蛋示威期間,抗議民眾撬起人行道上地磚作為武器,這怎麼看都不像「有備而來」的樣子。(Wiki,攝影者: 曾梓洋,20160209)
香港魚蛋示威期間,抗議民眾撬起人行道上地磚作為武器,這怎麼看都不像「有備而來」的樣子。(Wiki,攝影者: 曾梓洋,20160209)

香港旺角二九事件之後,梁振英立即將其定義為「暴亂」,敢於跟警察對峙的民眾當然就是「暴徒」。於是,警察全城出動,四處搜捕「暴徒」。

獨裁者的做法如出一轍。在台灣,國民黨在二二八屠殺和美麗島事件中,先將抗議民眾命名為「暴徒」,軍隊和警察殺的就不是人、而是暴徒了——暴徒當然該殺,殺之亦心安理得。在中國,共產黨在六四屠殺中,也先將學生和市民歸入「暴徒」行列,被洗腦的官兵實施屠殺時就能咬牙切齒、毫不手軟。

香港警方說,暴徒是有備而來,又說暴徒是就地取材。殊不知,這兩個說法自相矛盾:若是有備而來,暴徒們必然知道面對的是全副武裝的警察,他們不會掉以輕心,當然會攜帶棍棒、刀具乃至燃燒瓶等武器,那又何須就地取材、挖掘磚頭呢?

我看到那些武裝到牙齒的警察將若干手無寸鐵的市民、記者、少年和女性打得頭破血流,不禁義憤填膺。在美國這個人人有槍的國家,在佔領華爾街運動中,警察不敢隨便掏槍對準抗議民眾。警察知道美國憲法捍衛人民的持槍權,若執法不當,民眾必定武力反抗,而警方不一定是民眾的對手。

我的朋友遇羅文先生是文革中被毛澤東槍殺的思想先驅遇羅克的弟弟。移居美國之後,他先後購買了超過一百支的長槍短槍,可以用來裝備一整個連隊了。工作之餘,遇羅文在自家地下室練習槍法,幾乎百步穿楊。他告訴我,若中國人人有槍,紅衛兵還敢隨意上門抄家嗎?遇羅克也不會那麽輕易被中共逮捕和槍殺。聽了他的這番話,我決定趕緊多買幾把槍藏在家中。若是香港人人持槍,梁振英和習近平豢養的惡警還敢如此猖獗嗎?

沒有暴政,哪來暴民?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就旺角之役發表了一份題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的聲明,寫道:「打壓的力度愈大,反抗的力度亦會愈大。真正迫港人踏上勇武之路的,正正是現今的特區政府。自古正邪不兩立,怒火將愈熾愈烈,勇武抗爭必定會接踵而來。全民起義,為以武制暴除污名,直至求得港人共同之大願。」香港的年輕世代,像愛生命一樣愛自由,誰要剝奪他們的自由,他們真的會以命相搏。惡警和他們的主子們,讀到這樣的文字,必定感到心驚膽戰。

甘地的非暴力抗爭手段是有限度的。面對英國相對文明的殖民體制,非暴力是一種有效的反抗方式;但是,面對納粹和中共這樣赤裸裸的暴政,就必須採用其他方式——當年,甘地就明確支持用戰爭手段來抵抗納粹德國和法西斯日本的侵略軍。同樣道理,今天的港人在面對信仰野蠻世界弱肉強食原則的梁振英及習近平時,也該換一種更佳有效的戰鬥方式了。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