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日本now】貧窮化無下限 日本女人街民化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日本now】貧窮化無下限 日本女人街民化

2016-01-21 21:10
日本人貧窮化問題無下限也無性別,現在單身女人每3人就有1人是(年收未滿114萬日圓)窮人,被稱為「貧困女子」而且還遊民(街民)化。(圖:取材自網路)
日本人貧窮化問題無下限也無性別,現在單身女人每3人就有1人是(年收未滿114萬日圓)窮人,被稱為「貧困女子」而且還遊民(街民)化。(圖:取材自網路)

安倍不斷大呼要讓「女性活躍化!」但能活躍的女人很有限,即使上流社會能擔任公司高層的也只有2.5%,跟其他先進國可以達到2、3成的差很多,其他女人則不斷底邊化,越陷越深。

日本人貧窮化問題無下限也無性別、年齡差異,不僅中年、老人「下流化(底邊化)」日本女人更是嚴重,現在單身女人每3人就有1人是(年收未滿114萬日圓)窮人,被稱為「貧困女子」而且還遊民(街民)化,多到連許多國際媒體都關心起來,許多女人每天都拖著行李,在超市的休憩空間待到夜間去網咖過夜,她們在都會的角落裡喘息,成為另類看不見的街民。(編按:年收入114萬日圓,相當每月不到台幣2.5萬;若跟在日本每個月拿台幣2.5萬的快樂程度相比,差不多就是在台灣每個月拿1萬出頭台幣的感覺吧?)

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2012年日本女街民人數約占所有遊民的3.5-4%,相對於法國的38%(同為2012年),算是比較低,但這些街民只指流落街頭、公園、河邊、車站等的女人,沒算早就無家可歸或居無定所而在許多免費公共空間及網咖間徘迴的女人,她們是所謂的遊民無誤,有人飄流5年以上了。

除了這些貧困女子外,還有社會觀察家鈴木大介寫的「最貧困女子」(見下圖)書裡的那些活在日本最底邊的女人、少女,沒有人幫助她們,她們被當作垃圾屑片般對待;像有從小5就開始賣春的少女,身上都是被虐的傷痕,還說「如果我的肉體賣不了的話,就是我的死期!」也有國3女生,母親曾為街娼,現在自己以賣春養活母親及弟弟為傲;有女人想紓解對賣春對象的厭惡感而服用迷幻藥來麻痺自己;也有才廿幾歲的女人在風化店接客,沒客人上門時,居然還被告知哪裡可以賣肝臟等等。

鈴木指出許多已經無緣化的女人、少女,真的完全喪失了家族、社區以及制度(社會保障)三種緣,靠一次性賣春或風化店工作而賺零頭小錢,等於活在地獄裡,也有人受不了這種殘酷,留下還在保育設施裡的幼兒自殺等等,但社會上居然還有人認為這是「自我責任」,讓她們的憤怒與冤枉不知道要發散到哪裡去。

不僅這些「最貧困女子」活在悲慘世界,3分之1的單身貧困女子也逐漸街民化,雖然看不見,但真的今年又比去年多了;我常去的超市的免費cafe,以前只有男性遊民,最近女性遊民也開始出現,在那裏待到超市關門;只是她們還算清潔,會在網咖淋浴,身上較不會有味道,還能去打點工;眼看消費稅提到10%,中小企業倒閉多,類似的女遊民會大量增殖。

日本女人在過去經濟高成長時期,全職主婦比例非常高,但近30年女性意識改變,開始工作,尤其泡沫經濟崩潰後,只有男人一份薪水很難養活一家人,女性不得不外出工作來貼補家用,但婚姻或家庭意識也發生變化,離婚、未婚比例不斷提高,女人無法依賴男人,經濟不安定,貧困化風險非常高,會從貧困女子淪為最貧困的女子的也有很多是失婚的單親媽媽。

以前離婚女性會回娘家住,但現在娘家老父老母也因為存款及年金不足而無法養回鍋的女兒,或有的年輕的單親媽媽把兒女丟在鄉下讓老父母養,自己在都會角落裡成為遊民,眼看盼不到有能力回去接孩子一起生活的日子,年復一年,連打電話回去都不敢打了,甚至不知道兒女現在如何了。

許多貧困女子原本是有固定工作的,但因為職場黑心化,身體做到吃不消而病弱化,還被迫辭職,像是報廢的道具,用壞就遭拋棄,沒多久就貧病交迫,付不起房租,也只好開始流浪生涯。

這些漂流的女人,因為居無定所,公司也不願意雇用,只能打零工,都是廉價又吃力的;年紀相近的女遊民在網咖裡也會建立自己的小圈圈,許多年輕的遊民很驚訝居然也有50幾歲的女人跟她們一樣在網咖生活。

許多網咖聚集太多寄生的女遊民,普通客人無法上門,最後被迫關門才能把她們趕出去,像去年3月新宿歌舞伎町附近有家女遊民愛用的大型網咖關門,讓許多女人只好去尋找其他比較容易生活的網咖。

現在日本單親媽媽8成以上都沒領到贍養費,自己的工作所得平均179萬日圓,亦即窮忙族(working poor)都屬於貧困階層,許多女人是生了孩子後,家庭出現破綻,生活也告崩潰;而許多在低薪公司工作的女人,沒有勇氣換工作,轉眼就過了卅歲,難度越來越高;也有女人還期待找到適當的男人結婚,那樣就可以擺脫當下的貧困生活,但窮的讓人都開朗不起來,她們也懷疑誰會想跟她們結婚。

這些貧困女子即使還租了沒單獨浴廁的小房間或跟人合租等,但收入還是被房租吃掉大半,生活拮据不堪,像是只點蠟燭、每天餐飲費只能花300日圓、偶而找地方淋浴等等,電視黃金傳說節目藝人的「一個月1萬日圓生活」對她們而言,不是一時的演出,而是每天殘酷的現實,沒有保險,生病也沒法看,許多貧困女子都覺得自己這樣的生活大概也會很短命。

現在女人貧困化的分歧點的年齡愈來愈低,幾乎是十幾歲時人生就確定了,而且要翻轉不易,而且日本社會對女人還是相當歧視,尤其對單身女性沒有什麼支援制度,即使去申請生活保護,也常被認為「妳大不了,還可以賣身呀!」充滿偏見,2014年6月就有大阪市的市府職員對來申請生活保護津貼的女人說「妳不會去當伴浴女郎啊!」

女人貧困化越來越嚴重,女遊民的可見度也越來愈高,安倍的「女性活躍化社會」的理想,宛如越來越刺耳的謊言!

(圖:黎兒/攝影)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