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阿Q、醬缸與韓流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阿Q、醬缸與韓流

  2019-04-17 16:20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我們發現「阿Q」思維與現象、「醬缸產品」在台灣社會仍未消失,另刮起「韓流」影響選舉。中國國民黨發言人認為「阿Q也蠻可愛」實在令人不可思議。圖/擷自韓國瑜臉書
我們發現「阿Q」思維與現象、「醬缸產品」在台灣社會仍未消失,另刮起「韓流」影響選舉。中國國民黨發言人認為「阿Q也蠻可愛」實在令人不可思議。圖/擷自韓國瑜臉書

近日媒體報導,賴清德先生表示,如果兩岸議題是自我認定,「那恐怕是桶麵吃太多變阿Q了」。中國國民黨發言人歐陽龍先生表示,如果阿Q可以創造兩岸和平、人民繁榮,「那阿Q也蠻可愛的。」此項見解,你同意嗎?觀察台灣的社會現況,所謂「阿Q」思維與現象仍在,另刮起「韓流」影響選舉,其來有自。

按1973年11月、12月香港《七十年代雜誌》第46、47期刊載「評介向傳統挑戰的柏楊」一文,作者姚立民在「阿Q、厚黑、醬缸」部份指出,魯迅先生所創造的「阿Q」,李宗吾先生所創造的「厚黑」,以及柏楊先生所創造的「醬缸」,都有至理存焉。鼎足而三,都非常了不起。要言之,「阿Q」是揭露中國人的「人性」,「厚黑」是揭露中國人的「官性」,「醬缸」似乎是集上二者之大成:為什麼會有「阿Q」?因為有「醬缸」;為什麼「厚黑」橫行,不可一世?也因為有「醬缸」。

對柏楊極為欽佩的孫觀漢先生,在其〈環境與地氣〉一文中提到:對植物而言,地氣是指土壤、水份、空氣、陽光等;對一個民族講,地氣就是環境,包括人性的習俗。到現在為止,我們沒有良好的種植出品是一個事實,如果原因不在種子,那麼我們一定要承認,我們的地氣或環境中,至少有一部份不適宜於種子的生長……這壞的一部份,就是使一粒良好種子不能生長的地氣。這部份巨大和醜惡的文化和習俗,就是柏楊先生簡稱和總稱的「醬缸」。

姚先生曾分析「醬缸的產品」包括五項特色,兹摘述如下:

一、對權勢的崇拜狂。對權勢絕對崇拜的結果,缺乏敢想、敢講、敢做的靈性,一定產生奴才政治和畸形道德。沒有是非標準,只有和是非根本不相干的功利標準。

二、自私與不合作。窩裡鬥的劣根性,是不合作最主要的原因。此外,弱者「明哲保身」,強者「定於一」,這兩種不同的思想,也構成一個不能合作的習慣反應。所謂「強者」是指不安份的人,不怕鋌而走險的人,也是「打天下」的人;所謂「定於一」,是指一種獨斷獨行的氣質:「凡是有老子在場的地方,一切都得聽老子的!」

三、淡漠、冷酷、猜忌、殘忍。因為處處是淡漠、冷酷,用正常的腳步,寸步難行,特權現象乃油然而生。談到猜忌,這跟官的大小成正比。殘忍包括宦官、女人纏足及問罪刑求。

四、文字詐欺。其是來自對權勢的崇拜。所以中國歷史學家沒有原則,沒有是非,只有功利。成則為王,敗則為寇。

五、對殭屍的迷戀和膚淺虛驕。舉一個較突出的史例:宋代大政治家王安石先生,算是跳出了醬缸,他說過三句衝擊力很強的話:「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結果,一些對殭屍迷戀的人,群起而攻之,這股反對力量,如排山倒海而來,迫使他的變法終歸失敗。假如王安石變法成功,中國的歷史恐怕要改寫了。

柏楊先生在1967年2月至同年5月《剝皮集》指稱中國官場有「死不認錯學」和「政府威信學」,寧可一錯到底,也不回頭。此類政府官員「死不認錯」造成的冤案,在《流浪法庭三十年》、《蘇建和21年死生簿》、《21通電話—阿兵哥的深夜求救》等書都有許多案例可證。1997年由刑事案件衍生的「太極門冤稅案」,歷經22年,仍未了結,令人憤怒與浩嘆。

如今,我們發現「阿Q」思維與現象、「醬缸產品」在台灣社會仍未消失,另刮起「韓流」影響選舉。中國國民黨發言人認為「阿Q也蠻可愛」實在令人不可思議。期盼早日拋棄「阿Q」思維與現象以及「醬缸產品」,早日讓「韓流」過境消失,積極用心營造優良的「地氣」,讓台灣成為公義與人權的國家。


論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