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火線救援專題:為救台灣政治犯 渡田被國民黨關了84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火線救援專題:為救台灣政治犯 渡田被國民黨關了84天

 2017-12-25 09:00
渡田正弘(右)受訪時表示,他被中國國民黨逮捕後遭刑求,不停甩他耳光,拿藤條鞭打他的腳底(如圖示),關了84天後才獲釋。(左為桐越大道)圖/張家銘
渡田正弘(右)受訪時表示,他被中國國民黨逮捕後遭刑求,不停甩他耳光,拿藤條鞭打他的腳底(如圖示),關了84天後才獲釋。(左為桐越大道)圖/張家銘

「我帶著在日本募集的保釋金來台,要交給台灣政治犯家屬,並把消息帶出台灣,結果出境時被逮捕,在不停的刑求後『被認罪』,羈押84天」,當年救援台灣政治犯的日本人權工作者渡田正弘接受《民報》專訪時表示,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的罪名是什麼,這件事對他雖造成陰影,但中國國民黨讓他「鍛鍊強壯的身體」,他更需要為民主、自由、人權挺身而出。

1979年國際人權日,高雄爆發震驚海內外的「美麗島事件」,黨外人士遭到大逮捕,約有130多人被捕入獄,當年海外國際救援組織與人權工作者四處奔走,在國際進行串連、聲援,守護台灣民主火脈,為感念戒嚴時期不畏艱險救援台灣政治犯的海外人士,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邀請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桐越大道、渡田正弘等人來台參加「2017世界人權日」紀念活動,感謝他們當年冒險投入救援工作。

政治「救援者」反成被構陷入獄的「待援者」

1977年,渡田正弘和日本上班族、家庭主婦及知識份子等人在東京創立了「台灣政治犯救援會」,在台灣民主備受打壓、風聲鶴唳時,從遠方伸出援手,救援台灣受迫害的政治犯,不料,「救援者」卻成了被中國國民黨構陷入獄的「待援者」。

渡田正弘受訪時表示,高雄爆發美麗島事件後,艾琳達遭驅逐出境,她到東京和「台灣政治犯救援會」成員會面,因當時情報被封鎖,很多訊息傳不出國外,不知道台灣內部發生什麼事,大家都很擔心被捕人士的安危,希望有人能到台灣進行調查,因為他的身份比較不敏感,就由他到台灣來和台灣政治犯家屬聯繫,同時把在日本募集的經費交給政治犯家屬,支付他們的假釋金,並把蒐集到的資料帶出來。

渡田指出,他先去找艾琳達的朋友,但沒有碰到面,接著去找田媽媽(田孟淑),想打聽一些情報,但並沒有得到進一步的消息,只聽到一些家屬們的狀況,就把假釋金交給田媽媽,達成任務後打算先回日本。


被刑求、關了84天,渡田(右)開玩的說,中國國民黨讓他「鍛鍊強壯的身體」,他更需要挺身而出。圖/張家銘

沒想到,出境時卻被海關人員找碴,從他行李中搜出幾本雜誌,硬說這是違禁刊物,事實上只是他在報攤上買的一般雜誌,也不是黨外雜誌,但海關直說有問題,就直接逮捕他帶到小房間去了。

刑求逼認助施明德逃亡、勾結中國推翻國民黨

「他們24小時不停逼問我,整天都站著,也不讓我睡覺,一直甩我耳光,拿棒子打我的大腿,用藤條鞭打我的腳底,刑求了好幾天」,渡田說,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自己被逮捕的真正原因,「我完全沒有參加任何政治運動,我從事的是人權人道運動」。

渡田猜想,當時施明德逃亡了,他一個外籍人士來台灣,又去艾琳達和田媽媽家,國民黨認為他協助施明德逃亡,替他準備好中文自白書,逼他簽字承認協助施明德偷渡,但幾天後,施明德被逮捕了,國民黨又羅織一個罪名,誣陷他跟中國有關係,是要來推翻國民黨的,又編了一份自白書要他照著寫。

結果判決感化3年,他說,日本的救援政治犯團體隨即展開救援工作,訴諸台灣、日本媒體,積極向日本政府遊說,渡田在台灣無故被判刑,要求取消罪名,因不停的抗爭呼籲,這件事在日本鬧大了,最後,感化3年變成驅逐出境,後來他就被送回大阪,共被關了84天。

遭日警跟監40年不自知 台灣黑名單榜上有名

同為「台灣政治犯救援會」成員的桐越大道受訪時說明,他一開始是從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活動,後來和一群關心人權的朋友們組成「UNESCO東京」,1977年,「UNESCO東京」、「林景明支援團體」和「思考人權世界語者之會」組成「台灣政治犯救援會」。

 
桐越表示,自己被警方盯了40年都不知道,組織成員也一個個被台灣政府列入黑名單。圖/張家銘

桐越提到,在台灣從事政治犯救援活動的三宅清子,一直在為台灣政治犯奔走,後來因活動太頻繁,受到台灣當局的跟監,最後被驅逐出境,暫時不准再入境台灣,回到日本的三宅仍積極救援台灣政治犯,但之前她總是獨自一個人在做,認為必須有組織力量才夠大,在三宅聯絡邀請下,他加入了「台灣政治犯救援會」。

救援台灣民主人權 串聯媒體遊說國會遊行絕食

桐越回憶,10年前,台灣有個「台灣不會忘記」的專案去日本參訪,「台灣政治犯救援會」帶專案成員去參觀救援會的辦公室,就在他們要進辦公室大樓時遇到房東,房東看到他們竟說「原來是你們」,他們納悶的問有什麼問題嗎?房東說,「40年前你們剛搬來的時候,警察就警告過我,大樓裡有異議份子」,原來這40年來他們都處於被監視狀態,但是他們都不知道自己被監視,且組織的成員也一個一個被台灣政府列入黑名單,他們入境台灣時都會被遣返,原來他們都被盯上了。

桐越說,他們拯救的國際政治犯無計其數,台灣一傳出有人被逮捕的消息,只要還活著,他們就會從三宅帶回來的資訊或蒐集台灣新聞找出名單,盡力協助,在日本發行刊物、廣發消息給各大新聞媒體及當時的執政黨自民黨、以海外人士的身分寄抗議信給台灣國會、連署聲援或遊行,甚至絕食,呼籲大家基於人道立場,救援台灣民主人權運動。


國家人權博物館舉辦「2017世界人權日」紀念活動,同時感謝當年救援台灣政治犯的海內外人士。(左3為桐越,左4渡田)圖/郭文宏

【相關報導】

【火線救援】跨洋書寫30餘載 韋傑理夫婦為台灣人權奔走

  【火線救援】轉型正義下一步 韋傑理:瞭解真相、走向和解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