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梵蒂岡會在明年與台灣斷交嗎?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梵蒂岡會在明年與台灣斷交嗎?

2015-10-11 13:27
教宗方濟各上任後,致力改善與中國的關係;對北京政權迫害宗教自由,似乎不太譴責。(Wiki Commons, Edgar Jiménez, 2015.10.11)
教宗方濟各上任後,致力改善與中國的關係;對北京政權迫害宗教自由,似乎不太譴責。(Wiki Commons, Edgar Jiménez, 2015.10.11)

梵蒂岡是台灣在歐洲的唯一邦交國。台灣國家元首出訪梵蒂岡,每每被描述為台灣外交實力的展現,成為台灣人能在國際舞台揚眉吐氣的盛事。但是由於新教宗方濟各的強烈親中態度,和2016年民進黨如果重新執政將出現「斷交潮」的傳言,使梵蒂岡成為明年第一個與台灣斷交國家的預言似乎可能成為現實。各種跡象顯示,台灣對梵蒂岡外交形勢嚴峻,台灣各界尤其是綠營和台灣天主教界,對此不能不警惕和關注。

教宗方濟各訪美氣勢壓倒習近平,演講時座無虛席,上街時人山人海。當他9月27日從美國返回羅馬時,在飛機上就梵蒂岡與北京的關係向媒體表示:「我們之間有接觸,也有對話。應該進一步發展。就我個人而言,能與這個文化悠久、具有如此行善潛力的國家做朋友,將歡樂無比。」他還表示:「去年8月在從韓國返回的途中,我曾經表示,真希望能夠去中國。我喜歡中國人民,希望能夠有機會建立良好的關係」。在此之前,習近平與方濟各上任時都接到來自對方的祝賀,方濟各兩度飛越中國領空時都對習近平發出慰問電。方濟各的親中已經不是新聞。

方濟各:左派教宗,對獨裁者反對性不強

現任教宗方濟各被認為是自由派、左派教宗,甚至被稱為天主教界的奧巴馬。他出生在南美阿根廷,成長年代正值拉美流行解放神學,種種跡象表明他深受解放神學的影響。解放神學的優點在於關注社會公義、扶助弱勢群體、批判社會黑暗,缺點是對聖經基本教義原則性不強,而且深受馬克思主義影響。所以教宗方濟各在墮胎、同性戀等議題上,一改天主教的保守作風,非常開放,導致他在2013年被著名同性戀媒體《提倡》(Advocate)選為年度人物,且深受美國左派、民主黨及奧巴馬的歡迎。

在政治上,他尖銳批判資本主義,認為私有制、市場經濟是導致貧富分化、環境氣候等問題的根源。他積極促成與舉世公認的專制國家的和解,如這次促成古巴與美國的建交,並極力贊成美國與伊朗的核協議。但他卻對中國專制者處處留面子,當達賴喇嘛到羅馬訪問時,無緣與咫尺之遙的教宗會晤,讓兩位宗教領袖對宗教自由共同關切,因為教廷克服不了對「北京不開心」的擔憂。

在中國,自從2014年浙江省強拆基督教堂和天主教堂十字架的暴行,引起舉世驚詫之後,至今已經有將近1,500個十字架被拆。習近平當局對天主教、基督教的迫害已經可以與義和團運動、文化大革命相提並論了,但教廷始終未就此發過一句言。

梵蒂岡國務卿帕洛林(Pietro Parolin)是與共產國家打交道的外交高手,曾經訪問中國,並讓教廷和越南重啟對話。他曾說:「教廷的目的是牧靈不是政治,主教候選人是要致力靈修的人,不是在公眾生活中充當鬥士的人物。」這是他對外界批評教宗反對獨裁者「原則性不強」所做的回應,也說明教廷與中國等專制政權修補關係時,無意挑戰其政權體制。

總之,從教宗親社會主義和原則性不強的個性來看,他個人是非常願意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並與台灣斷交的。從為14億人口「傳播福音」和中國的國際地位來看,教宗當然認為拋棄台灣、建交中國是明智之舉。

中國政府也非常希望與梵蒂岡建交,這首先有利於孤立台灣,明年更利於教訓民進黨,威懾台獨勢力;其次有利於中國的世界地位,並改變中國的國際形象,與影響巨大的教廷建交,是中共政權求之不得的。也因此,近年來中國政府向梵蒂岡頻頻示好。

根據媒體報導,自從習近平與方濟各兩人上任之後,梵蒂岡與北京之間的關係出現改善,並進行多次公開和秘密的對話及談判。對教宗專機飛越中國領空,以前中國政府視為大忌,前任教宗保羅二世1989年出訪韓國時,中國拒絕讓其包機飛越領空。但現任教宗兩次穿越領空,中國均表接納。在浙江強拆十字架行動中,眾多天主教神職人員到市政府前抗議示威,但至今無事,也並沒有激烈的抗議行為;然而在網站發表言論和禱告的近20多名基督教神職人員被捕,至今下落不明。中國政府對天主教徒網開一面,耐人尋味。

習近平:迫害宗教自由,卻營造自由假象

最關鍵的,影響中梵建交的主教祝聖問題,也在中梵相互妥協和中方詭詐的計謀下,似乎很快會圓滿解決。眾所周知,跟基督教的地方教會高度自治自主不一樣,天主教是世界一家,教宗是全球各天主教會和信徒的大家長,全球各地天主教會的幾乎每位主教的任命和按立(天主教叫祝聖)都要梵蒂岡認可和批準。而中國天主教是由政府成立的天主教愛國會,完全脫離與梵蒂岡的聯繫;換句話說,它的主教是「自選自聖」,是由政府任命的主教成立中國天主教主教團。而對與梵蒂岡有密切聯繫的「地下」天主教團體,則被中共定為非法;對由梵蒂岡祝聖和任命的主教,中共不是抓捕判刑,就是非法軟禁。

如如去年年初在獄中去世的師恩祥主教,生前在中國監獄和勞改營度過了半生;被關押的時間加起來共53年,最後一次是在2001年復活節星期五被帶走,秘密關押,至死沒有獲得自由。另如習近平訪美前,美國國務院要求釋放的蘇志民主教,他自1997年被當地警察抓捕失去自由後,至今下落不明,已長達18年之久。

但是近年來,為了迎合梵蒂岡,中國政府及天主教愛國會採取一系列措施,營造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完全順服教廷治理、中梵建交沒有宗教障礙的假象。在主教祝聖方面,採取與越南、古巴等差不多的雙重承認制,即北京和教廷在主教任命上形成兩個方案:方案一是由教區選出主教人選,向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國家宗教局報備,中方決定後,經外交管道告知梵蒂岡。如果雙方對人選沒有異議,就可以舉行祝聖。

方案二是,由中方教區選出兩名主教人選,經過同樣的報備程序後,由教廷從中擇一;若無屬意人選,則重新審視。近年來,已經有眾多主教被雙重承認,或者梵蒂岡任命的被中國政府承認,或者中國政府推薦的,梵蒂岡承認。

2015年6月,河南安陽主教張銀林的任命就獲得北京與梵蒂岡雙方的認可。張銀林助理主教的晉牧禮由90歲安陽教區張懷信主教主禮;三位主教襄禮,分別是江蘇省海門教區沈斌、山東省周村教區楊永強、江蘇省徐州教區王仁雷。他們都是獲得中梵雙方認可,王仁雷近年獲教廷批准合法。

2015年6月,陜西周至教區地下主教吳欽敬正式舉行就職禮,獲政府認可。據路透社報導, 中國政府最近也準備任命吉成義神父為天主教駐馬店教區主教,吉成義是梵蒂岡認可的主教人選。據中國基督教界人士估計,這一趨勢會越來越普遍,除以前極少數「自選自聖」的主教外,大多數天主教愛國會主教,都會陸續被雙重承認。雙重承認對中共政權不會有威脅,因為只要是中共認可的主教都是中共能夠完全控制的。

中梵建交的最後一道障礙,是「地下天主教會」問題。這問題不像基督教家庭教會那麼嚴重,因為天主教徒對教宗是高度崇拜、絕對服從的;教宗的所有言行,他們會絕對效法和照搬。一旦教宗方濟各與中國建交並承認天主教愛國會,那麼中國地下天主教會及信徒極有可能放棄多年來用自由和生命捍衛的立場,開始承認天主教愛國會,並與其合為一體。而反對中梵建交的香港主教陳日君,到時也會毫無辦法、閉口不言。

可見,由於教宗方濟各強烈的親中偏好,也由於中國政府「雙重承認」等伎倆獲得教廷認可,梵蒂岡與中國建交的可能性越來越大;當然,梵蒂岡與台灣斷交的可能性也越來越高。中國不會讓梵蒂岡在對台外交關係上雙重承認,中梵建交的直接後果就是台灣即刻會失去這個最有影響力的歐洲邦交國。

形勢是非常嚴重的,但沒有引起台灣各界、尤其是明年要執政的民進黨的高度關注。當務之急,台灣外交部門應該加緊對梵蒂岡的外交工作。教廷除了教宗外,其他高級神職人員也很重要。如果教宗下面的大主教都反對中梵建交的話,那麼教宗也會重新考量。另外,台灣政府、天主教界應該多掌握中共政權迫害宗教自由、中國天主教受迫害、受控制的真相資料,遊說梵蒂岡,不能與這個以迫害宗教自由臭名昭著、多少忠於教廷的天主教徒因它受盡折磨的政權建交;而中共所謂的「雙重承認」、天主教愛國會歸順梵蒂岡的措施,無非是它一貫的統戰詭計,善良天真的教宗絕對不能上當。

總之,台灣人應該覺醒並奮起,捍衛和鞏固與梵蒂岡得之不易、非常重要但目前已經危機四伏的外交關係。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