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舞台道具何時搬走?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舞台道具何時搬走?

 2019-03-09 17:21
作者認為,苦悶的國家製造短暫的英雄是歷史必然,但是還要看被造者是否可造之材。圖/高雄市政府
作者認為,苦悶的國家製造短暫的英雄是歷史必然,但是還要看被造者是否可造之材。圖/高雄市政府

前幾日,幾位台派朋友聚會,關心台灣前途,溢於言表,更擔心老韓真的被老共徵調,御用選總統,指示在台灣的第五縱隊媒體「扶龍」成功,到時候我們這些「獨友」,恐怕連聚會咖啡都沒得喝,更不用說自由談政治了。

這種紅色媒體的「扶龍術」其實很簡單,例如「藍色XXX政客說了某些話,幹了某些事,網友按讚」,要不然就是「綠色XXX政客說了某事,說了某話,網友罵翻」,網友天大地大,記者好寫、編輯好標,完全不負責,這就是今天紅色媒體的烏黑戰術,完全亂寫、完全不負責,你被罵了、被污辱了還找不到兇手,你被捧了才知道恩公是誰。

其實這些關心純屬多餘,我不想寫老韓,因為罵了他或捧了他,多為他造勢,自傷腦筋,還變成紅色媒體免費義工。傳媒就是如此,如同銀幕聚光燈,你一照他,影子就大了,拿走鎂光燈,實體就沉入暗黑之中,充其量,藍營政客也就是個舞台道具而已,沉默到沒聲音,連老共做壞事都不敢罵出聲,又好像啞巴壓死自己的孩子不敢哭出聲,稱這道具為「韓導」是過譽,連稱呼「賣菜郎」也是繆讚。

過去我還認為幹過北農總經理,老韓至少會賣菜,選他幫了農民也是好事,所以稱他「賣菜郎」,現在發現,同期上任,不出門的台南市長黃偉哲默默賣菜,更不宣揚,就賣出比老韓多出幾十倍的蔬果。常被老韓罵的農委會去了日本五天,賣出23億水果,「狗叫集團報」和「聯合重工」一字不寫,但是老韓和韓粉及3個造神台、3個紅媒還正在歌頌老韓如何厲害的時候,過去那些賣命為他拉票的農民,已經在國內丟香蕉準備造反,發起罷免運動。我不相信,就算全台灣的人都瞎了,一個上任不到3個月就面臨罷免的人可以選上總統。說真的,媒體可以造神,但是也要看看被造的凡人,有沒有作神的天分吧。

苦悶的政治、苦悶的經濟、苦悶的台灣

台灣長期苦悶的政治,加上苦悶的經濟,真的讓很多人看不下去,統派火大,獨派更火,這並不是藍綠政黨的錯,而是命運活該被老共欺壓。老共只要把掐住台灣脖子的手拿走,保證藍綠立刻一家親,但是這問題沒的解,除非你可以把土地搬遠一點,台灣就像佛家所說的「火宅之人」,處於烈焰中,人心不安,社會自然難安,但是能夠在烈火中,不被外物所惑,是何等艱難的修行啊。

就用將要崩盤的國家委內瑞拉為例吧!從1980年到1990年,委內瑞拉政治因為政變頻起,拖累經濟,民不聊生,1992年2月一位當過兵也讀過書的烏戈查維茲發動一次政變,因為無法控制國家電視台,更無法衝進總統府綁架總統佩雷斯,最後沒有成功,老查失敗後被關了2年。1993年,佩雷斯因為貪汙案被迫下台,新總統卡爾德拉上台,1994年烏戈查維茲被特赦,頓時變成大英雄,這是賣命付出的結果。不像老韓,當過兩屆沒甚麼精彩的立委,2017年在黨內選主席只有6%支持,一年後卻獲得高雄瞎子投給他過半選票。

1998年,查維茲在民間有了聲望,決定競選總統,在充滿政治經濟苦悶的社會,用誇張的語言、民間的粗話吸引農民和工人,如同老韓的「發大財」,老查最後以56%選票登上寶座。但是若要比較一下,老查比老韓有料多了,搞政變被關押,高唱反美、實施社會主義政策、沒收企業家財產,從1998年到2012年,老查當選四次,在他主政下,經濟成長也真的攀高。但是到了2012年問題就來了,事實證明「一起發大財」不可能,因為人有私心,老查的本事和人氣比老韓只多不少,他執政14年,為委內瑞拉創下高經濟成長,委內瑞拉美女出國選美,各個冠軍,可惜他的烏托邦大夢,卻把國家拖入地獄,現在的徒弟馬杜洛想學老查,卻變成代罪羔羊,下台時間指日可待,因為馬杜洛的妻女已經來到中國,接受老共保護。

苦悶的國家製造短暫的英雄

苦悶的國家製造短暫的英雄是歷史必然,但是還要看被造者是否可造之材。80年代的台灣演藝圈出了兩百和如花,可惜這兩人除了抓頭傻笑,還是抓頭傻笑,鎂光燈下,兩百一天領兩百,變成一天領兩萬,領沒多久就從銀光幕上消失了,現在成了社會局低收入戶。一個人面孔長像很抱歉不是問題,問題在於有沒有真材實料,所以老韓何足論哉?老共的「中台唱戲團」,有人說是選秀大會,有人說是作文比賽場,只要舞台不搬走,道具總是一個一個上台。

最早被內定的道具是台北的阿北,可惜去年險些落選,很可能老共考慮阿北沒多大勝算,又因為器官案件被正義之士棒打追殺,一下子境外老共網軍按讚量爆跌,最近出國想在以色列機場大廳坐地上博眼球,好像也不怎麼成功,未來這個道具的處理,老共還要傷腦筋。

3月7日,刮大風下大雨,又搬了一個舊道具上台,公道伯一開始就說了一句很感動的話,這次沒有「一家親」,公道伯用了「同根生」,作文的創意稍稍好一點,但是這個「根」字很有事,是「命根」還是金門的「一條根痠痛良藥」,兩岸到底是哪一條根不對勁沒有說出來,公道伯說:「中台要結束戰爭,否則戰爭要毀滅中台」,這句話老共也聽到了,因為每天吵著要打架的不是台灣,而是老共和一堆五毛,共粉們,中台沒打過仗,要如何結束戰爭?下面的話就很有料了,公道伯說:「給我四年,我讓台灣發光發熱」,我真得要誠懇拜託,台灣今年遇到暖冬,已經很熱很光,去年五月才出鳳梨,今年2月鳳梨就來了,市場小販告訴我,「你太笨,都不知道暖冬啊」,我出錢還被罵。

道具難挑並不是導演的錯,而是老共得失心太重,老共太不隨緣、太注重輸贏,百年仇恨放不下,即便大仇人老蔣已經作古,還不願意讓他入土,聽一句佛家言:「只要老共願意放下屠刀,中台握手泯恩仇,老蔣還鄉入土,指日可待」,兩國也可以成為「兄弟之邦」,各奔前途,也不一定非得「父子一堂」,每日爭吵。

今天,老共導演挑道具之所以難挑,不是諸位藍營太陽的錯,老朱此次出國雲遊回來,只敢談核四,不敢論中台,眼看老朱不行,有人拱老韓,老張不行換老王,老吳不行換老周,從太陽換到電燈泡,等到夕陽下山,原因就出在這裡,老共太心急,夢想在2020年,殺青完成這一部曠世絕作:「中國帝國吞台記」大片,老共不管數億中國人民對戰爭的厭惡,更不管貿易戰爭造成景氣不好,民生哀號,卻一定要把台灣弄到手,方罷休,真要如此我執、我貪、我嗔、恐怕受傷的是導演自己的身體,未來,恐怕誰先死,還很難預料。

舞台上的道具很沉默,因為導演要他演「和平協議」,要他演「你聾我聾」,要他演「一家親」,要他演「一條根」,道具們只有一句話不敢向台下觀眾說:「我要的是被併吞」,因為聽到這句話,台下觀眾會跑光光。

請問一下老共:「選舉是我家的事情,請你撤下舞台,把道具搬走, OK?」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