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中國現行的百年競爭,靠的是美國先前二甲子的幻夢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中國現行的百年競爭,靠的是美國先前二甲子的幻夢

2015-12-12 11:55
美國的模糊一中政策現狀,專看國共興落。史明老先生常表示:「台灣人必須要和世界各國一樣,自己決定自己的事情。」(圖:本報資料照)
美國的模糊一中政策現狀,專看國共興落。史明老先生常表示:「台灣人必須要和世界各國一樣,自己決定自己的事情。」(圖:本報資料照)

年末閱讀、比較二本今年美國作者出版的英文書。這二本書,論述清末至今二甲子的中美關係,一前一後,各約跨越六十年。

(1)前六十年的中美關係,是美國和中國國民黨在中國大陸期間的關係。書名是:
The China Mirage — The Hidden History of American Disaster in Asia   by James Bradley, Little, Brown & Co.  ,2015   《夢幻中國 — 美國亞洲政策不為人知的歷史災難》

此書從清末寫到 1949 年中國共產黨擊敗國民黨,把國民黨所代表的中國,逐出中國。美國國會於是追究「誰輸掉了中國 Who lost China ?」麥卡錫紅色恐慌 (McCarthyism),羅織國務院外交官親共黨、賣中國罪名,引起軒然大波 。1949 年後,美國和國民黨在台灣近七十年來的關係,書中並無著墨。

一百二十年前,中國國民黨先以推翻滿清,建立民主、基督中國為號召。後期國共「邊打邊談」,國民黨經蔣、宋與美國高級官員聯手成立的中國遊說團 (China Lobby), 向美國總統遊說,籌借巨款,每每以抗日之名,行剿共之實。美國總統也樂得夢想幫助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基督中國,始終聽信單方遊説,無限提拔蔣介石為中國英明共主(美國除了在中美國內大事宣傳以外,在國際場合邀請蔣介石參加開羅會議,扮演四強領袖之一,而被史達林和邱吉爾打臉,即是顯例);美國執迷單面協助國民黨,排斥本來也極想與美國修好的毛澤東共產黨,鑄成中國以後不忘「打倒美國帝國主義」的始因。

美國一向對中國所知有限,時時嚴重誤判中國實況 — 無視共產黨軍紀優良民心反腐,忽略國民黨軍紀敗壞民心渙散 — 結果財銀難敵民心,農民革命成功,中國共產黨於 1949 年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黨在中國內戰慘敗,逃亡台灣倖存到現在。

美國執迷於單一幫助國民黨的亞洲政策,極似個人秉性難移 — 1949 年連同蔣介石徹徹底底敗給中國共產黨,竟然未能痛定思痛,隔年 1950 即另起禍端,不聽毛澤東警告,在韓戰逼近中國邊界,旋即被中共解放軍打敗,退回南韓。隨後二十年,又連同吳廷琰被越共頭領胡志明趕出越南。

本書作者認為,美國主導的亞洲這三場敗戰,導致生民塗炭,天仇民怨,顯示美國亞洲軍事外交失策,是亞洲的歷史災難。

(2)後六十年的中美關係,是美國和中國共產黨建國後的關係。書名是:
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    by Michael Pillsbury,  Henry Hall & Co.  2015 《百年競爭 — 中國計畫取代美國成為全球超強不為人知的策略》

此書從 1949 年寫到現在,從頭一章「中國夢」,到最後一章「戰國」,内容主要警告美國早應夢醒,看清中國,以免今後與中國現行的百年競爭,尾隨後跟,開戰飲恨。對前書所提,美國前六十年支持國民黨的敗績,此書忽略了敍述前車之鑑。

所謂中國現行的百年競爭,是中國鷹派在戰略上,假冒國勢貧弱角色,以求博取國際同情,暗地裡誤導、操縱美國決策當局,巴結、引誘他們洩漏軍情、政治、教育、經濟資訊。中國鷹派並主張有仇必報,暗中設計報復一世紀以來,受外國強權壓迫的仇恨,擬定在建國後一百年,即於 2049 年,國力趕過美國,成為第一超強國家,登上決定世界政經秩序的地位。

二次大戰結束後,六十年來,美國一直認為,包括科技軍事等種種援助,可扶持脆弱的中國崛起,使其成為亞洲和平與民主的主力。更誤判中國沒有稱霸地球的遠謀雄心,因此不致危害世界。其實,1957 年中共「土法煉鋼」「大躍進」時期,「超英趕美」 的口號,早就透露出中國稱霸世界的雄心壯志,只是無人重視而已。冷戰期間,中國也每每利用美俄對恃矛盾關係,時而表態敵俄助美,時而表態抗美幫俄,以借刀殺人的策略,把兩個強國玩在手裡。

1972 年尼克森總統受邀訪問中國,北京的邀請函中,並未示出互信或日後互助的信息。其後八位總統任內,多曾洩露過重要軍事、經濟、外交政策給中國。書中提到,尼克森和福特任内,終止美國中央情報局密助達賴喇嘛,並取消美國海軍在台灣海峽例行巡邏;1976 卡特促成中美建交;1981 雷根核准先進高科技,幾盡樣樣出售給中國,並簽准三次秘密指令,增加中國軍售,裁減台灣軍售,使美國成了中國的秘密戰略夥伴;1989 老布希聽取尼克森建言,為保持與中國的美好關係,未譴責天安門血腥事件;其他克林頓、小布希、奧巴馬總統任內,繼續善待中國,盤根錯節,不易在此提要簡述。

1971 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取代中華民國的席位, 更使中國揚眉吐氣,正正當當登上國際舞台,在國際上鞏固強國的地位。1979 年鄧小平訪美,連帶日後斬獲美國高科技資訊,藉科技增強國力,進一步鋪上坦途。

以上處處顯示,美國只不過是中國百年競爭計畫中的工具,而非長期合作夥伴。

二書讀後感

筆者多年來常問自己一個問題:美國是一個自由、民主、法治的國家,為什麼七十年來,對台灣遭受的 228、 白色恐怖慘殺等等惡行,美國總是罔顧台民福祉,反而和國民黨極權專制政府站在同一邊?

此時反顧 1950 年,中國遊說團縱恿美國麥卡錫紅色恐慌 (McCarthyism),無情無理,羅織罪名,陷害忠貞良民。此與台灣白色恐怖同步發生。可見中國遊說團的魔掌,於中國內戰結束後,已由無計可施的中國,同時伸入美國、台灣兩地。在美國,只對付被起訴的個人;在台灣,全島的戒嚴令,竟然延續三十八年。

過去美國強盛,傲視世界,卻在亞洲無能戰勝三個北部的共產國家 — 北中、北韓、北越。現在中國崛起,美國在亞洲與共產對恃,又能如何?在這種國際大環境中,美國過去眼中只有中國的國民黨,今天眼中只有中國的共產黨。美國的模糊一中政策現狀,專看國共興落。那麼,我們台灣亞洲孤兒夾雜其間,不自救,靠誰救?史明老先生常常這麼說:「台灣人必須要和世界各國一樣,自己決定自己的事情。」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