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桑普:留守港人「不要死、好好過、等運到」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桑普:留守港人「不要死、好好過、等運到」

 2021-07-24 10:00
現任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的桑普,在去年港版國安法通過後,眼見周圍的朋友一個個被抓走。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做出了他人生的一個重大的決定—告別生活幾十年的家鄉香港,來到台灣生活。圖/擷自網路、普桑,民報合成
現任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的桑普,在去年港版國安法通過後,眼見周圍的朋友一個個被抓走。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做出了他人生的一個重大的決定—告別生活幾十年的家鄉香港,來到台灣生活。圖/擷自網路、普桑,民報合成

香港國安法生效滿一年,已有至少11萬港人離開香港。律師出身的桑普也被迫在極短的時間內,做出背井離鄉的重大決定。他在接受美國之音的專訪時用「不要死、好好過、等運到」來勉勵留守港人堅持到底。他提出,對抗中共獨裁的抗爭才剛剛開始。

「離開香港是不是等於遺棄香港?離開,是一個非常非常困難的抉擇,卻必須在極短的時間內做決定,親友一別不知何年何月才會相見...... 」

現任台灣香港協會理事長的桑普,在去年港版國安法通過後,眼見周圍的朋友一個個被抓走。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他做出了他人生的一個重大的決定—告別生活幾十年的家鄉香港,來到台灣生活。

桑普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描述了他當時內心的掙扎與煎熬。究竟是該繼續留在香港,還是在香港以外的地方發展?桑普陷入兩難:「我做哪一個決定,都有另外一方面的人說這個不對。我是覺得說,既然我的身份和志向是希望做評論,那我覺得我在外面之後會比較安全。」

然而,令他傷感的是,他從此離開了自己熟悉的朋友圈,很多親朋好友也各奔東西,尤其在疫情延燒下,大家不知何時才能重逢。香港留給他的都成為記憶。他去年來到台灣後,也不得不重建人脈。

香港新世代逐漸成型

桑普表示,香港2014年的雨傘運動和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 ,造就了香港新的世代。這批年輕人大概1990年後出生,有一小部分是千禧年代初期出生,年齡大約在20歲到30歲之間。

桑普表示,這批年輕人沒有享受過港英政府時期的紅利,沒有經歷過70到90年代香港經濟繁榮的黃金時期。他們完全生活在香港特區政府的管轄之下,很多前輩享有過的光輝,他們未曾擁有過。他們也不太明白英國文化的色彩,但他們知道自己缺少了很多東西,所以他們如飢似渴地去吸收不同的資訊,希望香港還是一個光輝的香港。

桑普說:「所以,他們提出光復香港的意思是說,他們希望香港恢復榮光、自由、繁榮,而且是一個大家都沒有掛礙、沒有恐懼,一個完全擁有免於恐懼自由的香港。」

桑普認為,新世代的年輕人不論是在抗爭形式、意識形態,還是採取行動方面,都跟過去很不一樣。他說,香港1980、1990年代的工人運動多半是以「壓力團體」的方式去晉見官員,提出訴求和施壓,但不會去動搖執政者的地位,也不會去質疑執政者的權威。

「但到了雨傘運動、反送中這幾波運動,是一個新的改變,」桑普說,抗爭者開始去質疑執政者的合法性,同時對執政者的獨裁專制提出了批判,質問香港為什麼不能民主、自由、自治。

他說:「這個質疑一產生,涉及到國家認同的問題:自己是不是還是中國人、中國有沒有把香港人視為自己人?」

桑普表示,新世代的學生受到的公民教育、通識教育也不一樣,他們可以接受更多政治上較為先進的思想,因此思想意識也完全不一樣。

除此之外,他們採取有力的公民行動,並且鍥而不捨地去做。他們不拘行動地點,可以在議會內,也可以在議會外,可以在香港境內,也可以在香港境外。桑普說,這種集中全部港人力量一同「做到底」的貫徹力跟過去很不一樣,不論是在香港中文大學,還是香港理工大學的反送中保衛戰中,人們都可看到這樣的痕跡。


香港雨傘運動。數以萬計市民佔領金鐘幹道,並亮起手機燈光。人潮經後方夏慤道天橋延伸至干諾道中。2014年9月29日晚上,攝於金鐘夏慤道。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香港未來的希望何在?

桑普表示,反送中站出來抗爭的年輕人很多都是碩士生、博士生,也有很多是在中環上班的人,他們擁有豐厚的收入和大好的前途。卻願意走上街頭,為的就是捍衛自己家園的民主自由。盡管他們的對手擁有強悍的武力、充足的人力和強大的資訊管控,而且他們也知道自己的運動有可能失敗,他們還是願意去為此一搏。

桑普說:「這是因為香港是他們的家,他們不希望以後香港被送中,被共產黨完全滅掉。他們覺得,如果今天不走出來,明天也就走不出來了。所以,他們願意做出這樣的犧牲,有多少人都有這個覺悟了,就是會留下遺書給他們的家人,我看到覺得很悲哀。」

桑普擔心,香港有朝一日會限制人員進出,人們必須翻牆才能上網,手機會被裝設監控程式,政府也會透過全面普篩獲得人體生物信息。他甚至悲觀地認為,這些遲早都會發生,因為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網站、民進黨官網在香港都已經被封鎖了。他認為這只是一個開始,之後可能還會針對一些境外媒體進行篩選過濾。

香港走了十幾萬人,對於香港未來的希望在哪裡,很多人感到很迷惘。桑普以港劇「大時代」裡的台詞「不要死、好好過、等運到」,勉勵留守港人千萬不要飛蛾撲火,喪失生命,因為「沒了命就什麼也沒有了」。他鼓勵大家在自己的崗位上好好生活,把擅長的部分做滿、做足,等待敵人跟自己擅長之處對決時,就能贏過對方。

靜水深流等待時機

桑普認為,世事並非一成不變,因此一定要保存實力,包括知識、人脈等。各人鞏固好自己不同的資源,好好做事。還在香港的人,要做得更務實與低調,要靜水深流地去做,不要出頭,因為一旦出名就會被抓,大部分人要藏於「九地之下」,沉潛內斂,等待時機,而且要在親友之間形成一個隱性的網絡,把真善美的訊息傳開來。

桑普說,已經走出香港的人可以在以下幾方面採取行動,譬如發動全球延續抗爭,今年612反送中兩周年發起的全球遊行就是一例,其次,以同鄉會的形式抵抗中共暴政。再者,各國政府可以跟港裔的本國人士溝通,促進當地政策改變。最後,通過社會安全網互相支援。


紀念「反送中」火焰遍布全球47城市。圖/香港人在德國協會提供

桑普表示,蘋果日報被中共的土給埋了,但埋下的卻是種子,種子會在各地發芽生長。

他說:「我們要不要延續這樣的精神,在海外建立起一些新的媒體,這些新的媒體并不是香港蘋果的分支,而是要扣連到本國,來跟香港異議族群成為一個很重要的媒體,讓香港的聲音不會消失。」

桑普認為,文化是不斷往前創造累積的過程,唯有持續產出新的新聞、新的評論、新的專欄、新的生活採訪、新的專題報導,才能真正延續香港文化。

他說,縱觀歷史,香港雨傘運動和反送中運動的時代戰役看似打敗了,但是,對整個對抗中共的戰爭來說,這一切只是開始。啟動一場無煙硝的戰爭,其實是對抗中共獨裁大戰略的一部分。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