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革命政黨的哀歌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革命政黨的哀歌

2015-10-14 11:17
美國流行所謂的「政敵團隊」,因為善意的政治不應該有敵人,對於政策的推動才有利加分,有益人民。但是國民黨不一樣,如果不真正民主化,徹底拋下中國,尋求安身立命之道,必定要被台灣人掃地出門,因為凡革命者,通常先要革掉自己的命。(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美國流行所謂的「政敵團隊」,因為善意的政治不應該有敵人,對於政策的推動才有利加分,有益人民。但是國民黨不一樣,如果不真正民主化,徹底拋下中國,尋求安身立命之道,必定要被台灣人掃地出門,因為凡革命者,通常先要革掉自己的命。(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相當關心台灣政局的美國媒體,對於國民黨陣前換將,對自家總統候選人「偷樑換柱」行動,罕見的不發一語,可見老美已經知道國民黨大勢已去,對這一場鬧劇,實在興趣不高,不值一提,倒是台灣媒體還在猜謎題,這隻「中流砥柱」,是否在臨全會上崩倒。

說來很現實,洪秀柱畢竟沒有當年宋主席的豪氣,否則忍受不了「磚不能成玉」的鳥氣,早就帶槍出走,另立黨中央了,若要論勇氣,恐怕還比不上把國民黨倒過來,另立黨中央的徐姓立委。洪秀柱似乎忘了:國民黨喊了幾十年的朝向民主政黨前進,一直是喊假的,這個抄襲自蘇維埃共產黨的列寧式政黨,貨真價實,就是一個革命威權政黨,和黑社會幫派沒兩樣,利用政黨綁架國家,黨歌是國歌,國庫是黨庫,還有一個「黨中央」擋在前路。

這個黨中央,才是真正的掌權者,有黨機器,有人脈,有錢財,如果候選人本身不是黨中央,那麼就算幹上總統也是假的,1949年,國民黨倉皇辭太廟之前,老蔣已經被逼下野,但是,仍然緊緊握住黨中央機器,代總統李宗仁自己手下雖然也有兵,卻是一群餓兵,因為老蔣就是擋在中央,不給錢就是不給錢,中華民國軍隊發不出軍餉,正是所謂「皇帝不遣餓兵」,李宗仁一怒之下,帶著中華民國傳國玉璽跑路到美國,向美國人訴苦,老蔣只好自己在西門町找師傅再雕刻一個玉璽,在台灣幹起「山寨版的中國」買賣。

過去,國民黨內為了權力鬥爭,分裂又分裂,鬧劇一籮筐,比祖師爺蘇維埃共產黨內鬥還要兇,現在上演的,也就是點綴而已,最有名的分裂,就是抗日期間的南京汪精衛政權,領導主和派,對抗主戰的老蔣重慶政權,汪政權雖然被日本人使喚,成立親日的南京政府,但是老汪太熱愛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了,日本人多次建議汪政權換一面國旗,以免戰爭時候打錯對象,老汪就是不換,自認代表中國,他堅持用青天白日旗,和老蔣在重慶的政府打對台,最後日本人和汪精衛政府妥協一下,汪政權才在國旗下方,增加一條黃緞帶,以免出陣時打錯人,國民黨人多數不讀書,經常在許多書中,把這一面偽政權的國旗,當作真的國旗用,鬧出不少笑話,但是話說回來,只能開開網路「國民廣場」,找人訴苦的秀柱姊姊,沒錢沒人,這場非典型內戰,已經輸掉一半,除非找老共投資,搬來救兵援糧,否則是無力對抗國民黨黨中央的。

政治固然充滿鬥爭,陰謀,所以台灣人多數不喜歡政治,不關心政治,也是因為如此,台灣才會被糟糕的政黨,或糟糕的人統治,這句話是柏拉圖的名言,台灣八年來被膽子小,多愁善感的馬英九統治,正是如此,這種看看電影就掉眼淚的人,說實在,只適合當文學家。

但是真正的,好的民主政黨,不應該是這樣的,托克維爾認定美國是最好的民主典範,美國的兩黨政治也有初選,也充滿鬥爭,但是,最後一定會走向團結,1970年甘迺迪和卡特的黨內初選,鬥得最兇,最後鬥到黨代表大會,但是最後還是握手言和,政黨不能只有黑暗,還必須有一些善良,和好的人性穿插其間,否則政治會變得太可怕,沒人敢接近。

2008年6月5日,黨內初選輸給歐巴馬的希拉蕊,輕車就簡,前往華府加州議員范士丹的住所,歐巴馬已經等在客廳,準備和她進行初選後的第一次會面。1個月前,民主黨黨內初選最後一張選票,在南達科他州開出,希拉蕊就知道歐巴馬贏了,在最後一場辯論會上,歐巴馬告訴希拉蕊:請她找一個適當的時間,大家見面談一談,而這一天終於來到,兩人沒有寒暄,在壁爐前面坐定後,雙方先對初選期間,所有攻擊對方所用的不文雅的語言道歉。

儘管這些語言多數來自雙方陣營的幕僚,或文宣人員,但是,候選人必須概括承受,道歉是民主政治中修復關係的第一課,這場對話後第二天,希拉蕊和柯林頓,在自己家中辦趴,招待所有初選期間的幕僚,並向幕僚傳達這場會晤內容,並且決定支持歐巴馬,也請幕僚放棄一切成見,忘掉初選期間帶來的不愉快,最終在民主黨提名大會上,希拉蕊發表演說,宣布支持歐巴馬成為總統候選人,並且說:「美國需要歐巴馬帶來改變」,歐巴馬勝選後,希拉蕊成為國務卿,這是後話。

美國從林肯時代開始,就流行所謂的「政敵團隊」,因為,善意的政治,不應該有敵人,對於政策的推動才有利加分,有益人民,更重要的是:美國的政黨是柔性政黨,政黨只有選舉時才存在,選後就解散了,政黨的支持者,可以捐款,卻不交黨費,也沒黨產和最大的黨中央,被推舉出來的候選人,就是黨內最大的多數決,初選玩了,黨功成身退,無影無蹤,不會發生以黨領政,或以政領黨的情況發生,這樣的設計制度很公平,所以,就算初選如此激烈,甚至無所不用其極的攻擊語言,但是選後就會進行關係修復,很少看到搞到另立黨中央的情況,但是國民黨不一樣,這個黨黨內,有一堆企圖從政的芸芸眾生,還有黨高層和黨中央,這些影武者雖不具名,但是,用猜的也知道是谁。這個高層才是決定制度和遊戲規則的人,而且決定給不給錢,政治人物就算飛天鑽地,沒錢打選戰,也是沒戲,就好像老蔣當初不顧中華民國還剩下半壁江山,猛抽李宗仁代總統的銀根一樣,李宗仁有兵無糧,沒辦法自己另立黨中央,只有帶著印章,跑路去,真是悲哀。

其實,洪秀柱沒有錯,錯在於太天真,錯在她不是黨中央,她想救國民黨,但是黨中央卻認為她要埋葬國民黨,雙方認知差距太大,但是,國民黨百年老店的威權餘溫仍在,來台灣重新開業,已經65年,既不願放下已經失去的故土,每天擁抱中國之名,做起故國山河的春秋大夢,還以為占著搶取豪奪的財物,就可以高歌過日,不但不願意接接地氣,傾聽台灣土地的聲音,每天念念有詞:「革命尚未成功」,但是,革命畢竟是要掉腦袋的事,這個黨為了黨內初選,胡鬧到現在,不管洪秀柱是否會出走,另立黨中央,最終,國民黨如果不真正民主化,徹底拋下中國,尋求安身立命之道,必定要被台灣人掃地出門,因為凡革命者,通常先要革掉自己的命。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