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武則天裸體遊街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武則天裸體遊街

 2021-11-24 11:50
政治大學社會科學資料中心,裡面典藏著該校所有教師的博士論文,蔡英文1984年起在政大擔任教職,如果她確實有一本能夠確認她博士學位並能讓她引以為傲的合法論文,那本印有倫敦大學政經學院論文編號Serial number的論文應該早在1980年代初就被社科中心收藏了。示意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政治大學社會科學資料中心,裡面典藏著該校所有教師的博士論文,蔡英文1984年起在政大擔任教職,如果她確實有一本能夠確認她博士學位並能讓她引以為傲的合法論文,那本印有倫敦大學政經學院論文編號Serial number的論文應該早在1980年代初就被社科中心收藏了。示意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耳熟能詳的國王的新衣是丹麥童話大師安徒生的經典名作。很多幼兒園或小學都把它納入公民與道德的教材。童話故事不單是用來娛樂孩童的,它們背後隱藏著深厚的教誨目的。因此,讀完童話故事後,大人都該問「聞道」後的小朋友:「這故事背後的教導和訓示是什麼?」(What is the moral of the story?)  國王新衣的故事到底要教我們什麼?

國王新衣的現代詮釋

隨著社會的變遷和網路信息的充斥與浮濫,以往全班同學會異口同聲說的「用愛心講誠實話」一類的結論,曾幾何時卻變成:「拎北才沒有那麼白癡!你看看那些聰明的阿伯和阿嬤們都不敢說國王沒有穿衣服,而且寫故事的也沒清楚交代那講實話的笨小孩後來怎麼了?所以,這童話故事應該是在教我們要學會如何保護自己。」(揣測那講實話的小孩恐怕已經和彭文正教授一樣被起訴並通緝了吧?)

許多文學批評家對安徒生的國王新衣的「寓意」有不同的意見,有說是它在講邏輯學上的「眾口鑠金」的謬誤,也有人把它政治化,講成是「民粹的無知」。但以堪薩斯州立大學教授 Naomi Wood講的最為精闢了,她說國王的新衣想表達的並不只是孩童的誠實與純真不受成人的污染敗壞,而是直指 :「不論我們用何種謊言或諂媚的話來掩飾我們對威權的戒慎恐懼,我們所用的虛假話語最終仍無法保護我們或讓我們可以免於威權的脅迫。」

筆者寫過數篇文章,主張從證據法則的觀點,蔡英文壓根兒無法證明她曾經完成可以取得博士學位的論文。於此不再贅述,有興趣參與論證者可以上網搜尋民報資料庫裡筆者的文章,也可以參酌彭文正教授在YouTube上數百集的視頻,另外童文薰律師的大作:「蔡英文論文門」 和 「總統青春故事館」也非常值得一讀再讀。

所有的證據都指向一個結論:蔡英文不可能在以財務困難為理由而休學之後,在沒有任何復學程序的狀況下,能夠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完成她所謂的博士論文。 蔡公開誆稱當時的口試委員決定給她一點五個國際經濟法博士。但是蔡所提出來的三份不同版本補發的博士學位證書並沒有「國際經濟法」字樣。 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為什麼整個民進黨、「三明治」媒體、以及教育界的所謂賢達,都和那些在故事裡跟著赤裸國王身後碎步小跑的太監、佞臣一樣,不敢告訴女皇她三點皆露,衣不蔽體?是戒慎恐懼?是在看笑話? 還是為了生計不惜出賣靈魂,賤售了知識份子的良知?或者如蔡的名言:「在威權時期誰不選擇順從?」Naomi Wood教授講得還不夠清楚嗎?

政治哈哈鏡

選舉文化下的政治人物是選民選擇出來,代表他們執行政治權力的人。選舉文化下的社會宛如有一面鏡子,鏡子裡的政治人物理論上應該是鏡子外的選民的倒映。選舉卻往往不慎產生一些熟稔選舉操縱的獨裁者或專精投機的政治工作者。所以有選舉不見得就是真正的民主。

有些時候鏡裡鏡外是表裡一致,也有很多時候,這面鏡子變成了一面哈哈鏡,鏡裡的人被折射扭曲,變得和鏡子外的人們完全不同;不但不同還有些荒唐滑稽。

可悲的是:哈哈鏡裡的獨裁者套上扭曲變形的虛擬外衣之後,為了鞏固得來不易的政治權益,便開始利用「任人唯親」的權力核心小團體來獨攬政治利益的分配。 對這些自私無良的政治工作者而言,他們統治的基礎不在良好的政治管理或有效的代理,而在依靠獎賞他們權力核心的少數人來維持統治權。獨裁者和她權力核心裡的一小撮人有著一種相互依存,或露骨一點地說,狼狽為奸的關係。這就說明了為何民進黨最近將黨內初選取消改由蔡以黨主席的身分徵召縣市長候選人。這種鞏固權力核心,集中利益分配的機制可以穩定獨裁體制,讓權力核心裡的人為了能夠分一杯羹,更加「忠誠」。

當這些對政治利益分配有「期待利益」的權力核心份子用碎步跟著沒穿衣服的女皇帝到處奔走的時候,你想他們敢出聲說出女皇裸體的事實?  所以,目前全國上下舉凡被納入權力核心的人或組織對蔡假博士未曾完成合格的博士論文一事,不是三緘其口就是極力遮掩護航,就不言而喻了。

堅持無知的烏合之眾

除了只擔心自身利益的權力核心份子,基於患得患失的恐懼而睜眼說瞎話之外,那些跟著看熱鬧的群眾,之所以跟著起哄說赤身裸體的女王的新衣服真是好看,其實就是所謂的集體的無知。也就是說人們做抉擇的時候多半是以情緒和直覺為主,說人是理性的動物其實是一種似是而非的說法。人們多以自視聰明睿智,其實人們是將別人的知識轉介移植到自己身上,而因此誤以為自己是柯文哲的「克隆」(clone)。大部分的人都只是人云亦云,所謂獨立思考其實只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假象。

感性勝於理性,大部分的人不喜歡追求事實或講道理,他們寧願意氣用事、訴諸情緒。沒有人願意承認自己的無知,如果你學蘇格拉底到處去告訴別人你之所以聰明是因為你知道自己的無知,而別人都只是自以為聰明的笨蛋,因為他們甚至不曉得自己的無知,你必定和蘇格拉底一樣會惹來殺身之禍。

碎步小跑跟著赤裸的國王的那些太監、佞臣說國王的新衣真漂亮、好體面是基於對威權的戒慎恐懼,因為他們的「愚忠」是政治權利瓜分的保障。而盲目起哄跟著國王、太監和佞臣一起遊街的群眾,他們之所以「看不見」國王的赤身裸體是他們被陷於一種集體性的無知,他們明明看到國王的赤裸身軀,但是錯誤地將別人的「假知識」移植到自己身上。最終,一堆驕傲的無知者便集體地替國王披上一件虛擬的外衣。

政治大學有一個社會科學資料中心,裡面典藏著該校所有教師的博士論文。筆者在1970年代末期和80年代初曾在政大人所稱的「社科中心」瀏覽過筆者當時的幾位教授在國外修習博士學位所寫的論文,其中包括施智謀、黃越欽、戴東雄、林菊枝老師等人的大作。蔡英文自1984年起在政大擔任教職,如果她確實有一本能夠確認她博士學位並能讓她引以為傲的合法論文,那本印有倫敦大學政經學院論文編號Serial number的論文應該早在1980年代初就被社科中心收藏了。

如果政大社科中心從來沒有收藏過蔡英文的所謂博士論文,蔡不就是一個裸奔的女皇,後面跟著一群無良的學位和教職買辦,一路跟著喊「經典名作!」、「榮獲一點五個博士學位的奇葩!」?當然,另外還有一群戴著VR(Virtual Reality)眼鏡湊熱鬧起哄者,對著透過VR鏡片看到的虛擬博士學位直呼「好棒棒!」

但是,那個買不起VR鏡的小孩去了哪裡?

找不到,急了,不如通緝吧!

筆者簡介:江建祥律師1978畢業於政治大學法律系,服完軍法預官役,返回政大取得法學碩士後,於1983移民美國,並在加州首府McGeorge 法學院取得Juris Doctor 學位。曾任南加州聖伯納帝諾郡副檢察官 (Deputy District Attorney),專精刑事訴訟,後轉任律師服務洛杉磯僑界逾三十年。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