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專制中國百年禁錮「德先生」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專制中國百年禁錮「德先生」

——獨立中文筆會香港年會廖天琪會長致開幕辭

 2019-04-23 10:30
廖天琪於獨立中文筆會香港2019年會中致開幕辭。圖/作者提供
廖天琪於獨立中文筆會香港2019年會中致開幕辭。圖/作者提供

各位嘉賓,各位會友,女士們,先生們,

沈從文說過:一個白日帶走了一絲青春日子。我們今天一個白日,希望給我們大家留下筆緣之情的一段美好記憶。所以,我首先向來自兩岸三地和海內外的與會者表示由衷的感謝。特別是來自中國的筆會會員們,你們前來參加這樣的會議是要拿出勇氣並且冒一定的風險的,我向你們致敬,也同時要聲明這是一個文學和文化的會議,每個中國的公民都有權利來參加這種文化活動,任何阻撓你們前來的行為都是不道德的,且違法的。

本次會議的主題是「百年五四」,從五四到六四,中間有七十年,從六四到今日又是三十年過去,到底五四先賢提出來的「德先生」和「賽先生」有沒有光臨華夏大地?至少在中國「德先生」至今還是蹤影全無。今天中國的民主化程度還不如當年德先生被提出來的北洋軍閥時代,那時候學生上街示威抗議最多被員警用警棍追著打,事後北大校長一抗議,政府還要賠禮道歉。到了六四,政府搬出坦克機槍掃射示威群眾,死了多少人至今是個謎,是國家機密。如今的中國是一個党,一個領袖,一個聲音。這怎不令人興歎今夕何夕,日子怎麼倒過來過了。

沒有「德先生」只有「賽先生」的中國,如同一頭怪獸。大家都知道中國的科技發展十分迅速,電子電訊工業在許多方面都走在世界前沿,在大資料和人工智慧的應用方面,幾乎有超前其他工業國家的趨勢。今年推出的第五代行動通訊技術,所謂的5G,中國的華為就在技術上比日本、韓國、美國、澳大利亞等國,都似乎有較多的優越性。無人駕駛的汽車已經不新穎了,美國、瑞士、匈牙利甚至新加坡都在測試。德國的幾家大汽車公司如奧迪、賓士和跑馬都已經在中國的大城市北京、上海、無錫測試了,不用多久,無人駕駛汽車就會逐漸通行世界各地,它將改變我們的生活和環境。


獨立中文筆會2019香港年會會場一角。圖/田牧

中國街頭出現歐威爾《1984》場景

來自中國的朋友們已經習慣城市裡街頭密佈的監視器,如今小偷小摸的罪已經逐漸杜絕,因為幾分鐘之內犯罪者就能被辨認出來,被抓捕。這是好事,治安大大改善。但是歐威爾《1984》裡的場景出現了,每個公民的一舉一動都在政府的監控之中,言行舉止,消費習慣,交友看病都在鏡頭之下,更別提在社群媒體上發的牢騷,開的玩笑,寫的文章,天羅地網,盡在公安國保的眼皮底下。每個人都是透明人,每個人的資料都在那張社會保障卡上,一張塑膠卡就是你的聲譽、信用、你的前途希望,生老病死,一生命運都在上面。這是什麼滋味?我不能想像,國內來的人也許可以談談。

「上帝死了!」德國哲學家尼采1882年在他的《快樂的科學》一書裡寫過這句名句。這句話經常被誤解,其實是尼採用來批評當人類放棄信仰和宇宙的秩序,不再相信普世的道德法律,進入一種虛無主義的追求時,就等於宣判上帝已經死了。尼采認為人類其實能為自己另闢蹊徑,發展創造力,尋找新的認同價值。但是一百多年來,新科技的發展為我們帶來舒適和方便,然而心靈的空虛和精神的追求是否獲得了補償呢?這是一個大問號。

以色利的歷史學怪才赫拉利 (Yuval N. Harari)幾年以來寫了震撼知識界的簡史三部曲——《人類簡史》、《今日簡史》, 特別是第三部 去年出來的《未來簡史》中,把人類社會的各種精神和實質的活動,從宗教,思想運動,社會運作模式,甚至宇宙萬物都概括為資料,都歸類為一種「演算法」,也就是任何問題都可以通過「收集資訊(資料)」「處理資料」「得出結果」,這是跨學科、跨領域,超越藝術、宗教的資料時代,人類已經成為「神」了。

這當然就如人們誤解尼采的「上帝死了」那樣,又誤解了赫拉利「上帝活了,人就是上帝」。赫拉利是要警告世人,資料化將把人類帶到一個不可知,不可測的浩瀚大千,如何自處,如何面對,是哲學家、宗教家、政治家、社會學家要共同思考尋找出路的大課題。不能一切都聽由科學家日新月異的技術革新來把人類推向未知的深淵。

沒有「德先生」的中國是一頭噬人怪獸

總之,我們的世界的確已經進入了資料化時代,「賽先生」的幽靈在中國大地徘徊,它掌控一切,窺視一切,干預一切,判決一切。可怕的是「賽先生」只是一個面具,面具後面是專制獨裁老大哥。沒有「德先生」只有「賽先生」的中國,將是一頭噬人怪獸。

獨立中文筆會今年將頒發「劉曉波寫作勇氣獎」給兩位非常勇敢的維權人士,一位是筆會會員「民生觀察網」的創辦人劉飛躍,他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於2018年被判刑五年。一位是唐荊陵律師,本會榮譽會員。唐荊陵宣導公民不合作運動,於2014年被捕,2016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五年,今年六月他應當刑滿出獄。

本屆的自由寫作獎得主是本會會員譚松先生。他以調查土改和研究右派歷史而著名。他的《長壽湖:1957年重慶長壽湖右派採訪錄》是一本向歷史取證意義非凡的作品。譚松先生現居美國。

本會會員劉豔麗多年來從事寫作,在網上公佈與國保的對話,因言獲罪於2016/17被羈押八個月。2018年11月再度被逮捕,罪名是「尋釁滋事」,今年1月庭審但未宣判。劉豔麗是位勇敢的女性,她因言獲罪,在庭上為自己辯護,大義淩然,擲地有聲。她是本會今年「林昭紀念獎」的獲獎人。

眾所周知,不僅中國內地的言論自由受到愈來愈嚴厲的打壓,香港的新聞和出版業近年來也遭受各種箝制。「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都早已一風吹了。獨立中文筆會能每年在香港舉辦頒獎典禮和文學討論會,也算是一個試金石。香港的新聞界、文學界和文化界的同業都必須拿出勇氣和智慧來守護自己的職業操守,這是值得我們敬佩的。

香港聚筆友,文章憶二賢;何時見民主,揮毫連九州。在這時代巨變的時刻,所有從事文字工作者,不論記者、作家、學者都面對共同的挑戰,我們願借著會議的機會,彼此交流切磋,互相鼓勵。再次感謝各位撥冗參加本次會議,相信這一天過去,您將獲得一些新的資訊,新的觀點看法,認識一些新的朋友和同道。預祝會議成功!


文章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