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欄】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欄】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2020-02-26 14:36
中國統治者在醫院內排演向黨表忠怪劇,要病患呼叫「嚴守黨的秘密」、「對黨忠誠」、「為黨犧牲」等口號,讓世人注意到這一世界級異形之存在。圖為方艙醫院病患活動。圖/擷自央視網路新聞
中國統治者在醫院內排演向黨表忠怪劇,要病患呼叫「嚴守黨的秘密」、「對黨忠誠」、「為黨犧牲」等口號,讓世人注意到這一世界級異形之存在。圖為方艙醫院病患活動。圖/擷自央視網路新聞

日前觀看電視播放武漢疫區實況,看到醫院裡病患成群蝟集,高呼口號向黨表忠鏡頭,一時幾有疑幻疑真之感,直覺反應是現在已是什麼時代,「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我的這一感受,有些像2014年觀賞轉播世界盃足球賽時,看到原屬實力相當的德國對巴西一役,上半場結束德國反以5:0壓倒優勢領先,也一時感覺恍似在作夢,「怎麼可能有這種事」?

然而球賽終究只是球賽,世人看到反常戰局,驚訝之外無須再有其它感受。但眼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又號稱正邁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堂堂中國,居然出現這等不知醜表忠怪劇,驚訝之餘恐也感覺心情沉重。有如此一個非現代非文明社會色彩中國,只怕世界難有祥和寧日。

若再設想如此一個中國,有朝一日若真能超越美國成為世界頭號巨強,國際秩序又會出現何等局面,或更令世人憂心忡忡。

醫院病患呼叫的口號,計有「嚴守黨的秘密」、「對黨忠誠」、「為黨犧牲」等等,此外,也高唱流行多年洗腦歌曲「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場面確是黨味十足,不輸昔年各種群眾大會。

脅迫病患表態效忠太醜陋

但眾病患是生活在致命肺炎陰影下,依常理而論,應不致於人在生死關頭依然黨性堅強不忘向黨表忠。所以顯見該場表忠大合唱是由「組織上」策畫發動,而全無心肝脅令生死難卜病患擔任活布景現醜。

而舉目全世界,大約除去北朝鮮之外,再無其他國家排演這種貽笑國際怪劇。由此也具見今天中國統治當局頭腦之僵化、之教條化和官僚化。統治者交付病患群眾呼叫的口號,也是在在自曝其醜。

所謂「嚴守黨的秘密」,不知黨是有些什麼不能見人的家醜,需要醫院病患「主動」承諾嚴守?又在場病患縱是黨員也應只是一般黨員身分,能知道多少黨的秘密?莫非要所謂秘密是意指醫院已淪為停屍所,洩漏出去會讓黨失面子?

「嚴守黨的秘密」,聽去很像黑社會幫規,不是文明社會政黨該說的話。台灣的國民黨或民進黨,敢不敢訓誡人民保守他們的秘密?

自知民心不穩的心虛表現

所謂「對黨忠誠」,也是饒有趣味耐人尋思口號。黨若是自覺所做所為對得起人民,自必對人民的向心力有信心,無須大張旗鼓號召對黨忠誠。如今統治者發動肺炎病患呼叫對黨忠誠,恐正是自知民心不穩的心虛表現。

當年台灣處於威權時代,小鎮小村牆頭都寫有「擁護總統」、「效忠領袖」標語。所以曾有美國訪客提出質疑,「是否貴國人民已不支持總統」,否則何須如此強力鼓吹激勵?現下世人看到「對黨忠誠」口號,恐也不免朝同一方向推論。

號召人民「為黨犧牲」,心態是黨高於人民,「黨為大,國家次之,民為輕」,堪稱是荒謬反動至極。人民有何義務為你這個黨犧牲?

中國共產黨一向自吹是為人民服務,黨章也列明「同時是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先鋒隊」。若然,則只有先鋒隊為主體犧牲,豈有要求主體為先鋒隊犧牲之理?

中國現政權的非現代非屬現代社會本質,也不僅表現於脅令肺炎病患呼號表忠。國人應能注意到,該政權每逢談到台灣歸屬,經常是將「神聖領土」、「不可分割」掛在嘴上作為論據,彷彿這套說法一出,即能證明其立場具有十足正當性,而殊不知「神聖」和「不可分割」都是已不是現代語言。

自從二次大戰期間,日本提出「大東亞神聖戰爭」口號之後,70多年來已不再有其他國家,動輒將「神聖」作為自我美化合理化用語。而近年以來,英國、加拿大和菲律賓,都分別出現蘇格蘭、魁北克和民答那峨獨立運動,也未聞該三國政府提出「不可分割」這一說辭難以反擊要求獨立呼聲。

所以中國現政權仍將「神聖領土」、「不可分割」作為有力論據,也正顯示其思維仍停留於早已逝去的時代,而且自己也很以此自傲,自認為是理直氣壯。所說這一案例,也正是今天中國統治者心態的寫照。

如今中國實力逐漸接近美國,但統治階級心態仍執意自外於現代文明社會,甚至大有中古色彩。這一現象對世界各國,甚至中國本身又究竟是否吉兆,應是很值得深思。

多年以來,包括台灣在內世界諸國,都基於不願正視不愉快現實心理,對中國種種非現代反現代行徑,一向是採取視而不見避不多談態度。如今武漢疫情已成為世界新聞,中國統治者在醫院內排演的這場向黨表忠怪劇,或能讓世人認真注意到這一世界級異形之存在,至少也不致再有「怎麼可能有這種事」的驚訝。醜惡的現實,終究需要以勇氣面對,是千古顛撲不破的真理。


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