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民報文化】蔣介石:桃園匪諜為何較多?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民報文化】蔣介石:桃園匪諜為何較多?

白色恐怖重災區:桃園

 2015-07-07 16:35
蔣介石要求限期查報桃園的匪碟為何較多。(取自《重生與愛》一書)
蔣介石要求限期查報桃園的匪碟為何較多。(取自《重生與愛》一書)

50年代白色恐怖,桃園為何成為重災區?台灣人權文史工作者陳銘城,近幾年來戮力桃園地區228及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口述歷史記錄,我們讓他娓娓道來…

總統府代電(民國40年9月21日):「(前略)…又查桃園縣地方佚發生匪諜案件,且每案人犯數十人,居住地區多在龜山鄉、桃園鎮,應飭保密局將該縣政治、經濟、警衛及社會情形,密為詳查並詳議:該縣匪諜較多之原因,限一個月具報,此復 蔣中正…」

要瞭解桃園為何成為1950年代白色恐怖的重災區?首先要從日治時代的農民運動和戰後的228事件說起。

桃園為何成1950年代白色恐怖重災區?

桃園的蘆竹鄉、龜山鄉、大園鄉、觀音鄉、新屋鄉和中壢鎮,過去是農民組合的重要群眾重鎮。舊農民組合的支持群眾,是後來228事件後,少數地下黨幹部得以藏身和發展之地,例如:「新農會」運動案,「三七五減租」說明會,後來都牽涉到不少不識字的佃農,這部分容後再詳加分析與說明。

先從桃園地區的228受難案說起:1947年2月28日上午,有打鼓隊陣頭與抗議民眾,到長官公署,遭到軍人掃射,多人傷亡。這消息當天下午就傳到桃園。各鄉鎮不滿青年,紛紛集會,並組織鄉鎮自衛隊。蘆竹鄉長林元枝率二十多青年,到大園埔心軍用機場(這是日本人在太平洋戰爭時,強迫地方青少年、青少女服勞役,趕建的機場,地方上都稱為:「圈仔內」,意思是日軍強制圈圍的機場)。另外,桃園、中壢、大溪等地,都有青年成立自衛隊,並且到警察派出所搶奪武器。

228事件  桃園不少人在外地受害

在外地受害的桃園縣228受難者不少,在台北市圓環附近賣煙被打傷的林江邁,她是龜山鄉人;在台灣高等法院當推事的中壢人吳鴻麒,228時死於台北南港橋下;其他有人死於基隆、也有死於工作的八堵車站。

後來,國軍21師來台鎮壓,少數參與青年,從桃園跑到大溪,在齋明寺遭軍警包圍和射殺。一位剛從日本回台的23歲青年劉永流當場斃命,可憐的是,他才和劇作家簡國賢的妹妹結婚不久,新娘卻變成寡婦,只好改嫁到日本。也有大溪工人李朝金、農民游乞食被軍人槍殺。

在1947年3月15日蘆竹鄉五位農民李春旺、黃定、陳石定、陳水金、蔡文諒外出撿材,被國軍逮捕,次日被打死在蘆竹鄉坑口。在228基金會認定賠償的受難者共有60位,被打死的有20位,其餘是被軍方羈押或判刑坐牢,有中壢鎮長林添奎、劉興坊,也有中壢國校校長張芳杰,更多的老師、學生,還有農民、工人。

林元枝夫婦(取自《重生與愛》一書)

蘆竹鄉長林元枝 被視為桃園228主要領導人

參與228事件接收武器的林元枝鄉長,曾在群眾聚會中演講的桃園鎮劇作家簡國賢,都被當局視為桃園228的主要領導人,被迫逃亡5年多。簡國賢於1955年被槍決。

林元枝在1952年與吳敦仁、呂喬木、彭坤德等四人,在逃亡5年多後,也在親友的苦勸下出來自新。經過二年多的保安處偵查,林元枝被送去綠島新生訓導處表面上是當教官,其實他是將他被關在綠島17年,隔離他在地方上的群眾勢力,直到60歲才獲保釋回家,但受他牽連的受難者最多。

簡國賢結婚照(取自《重生與愛》一書)

白色恐怖何其多  從1951年「八德案」談起

發生在桃園地區的白色恐怖的大案簡介如下(受難者數十人以上,依判決時間順序):

1、省工委會徐木火等案(受難者除徐木火外,其他10人都是八德鄉人,因此也稱為:「八德案」)──1951年6月判決:桃園信用合作社職員徐木火、八德鄉公所戶政員劉鎮國、桃園稅捐處檢查員鍾水寶三人判死刑,其他鍾桃、邱景耀等8人,都判刑坐牢。

2、省工委會龜山支部陳盛妙等案(也稱龜山鄉案)──1951年判決:龜山農會職員陳盛妙、龜山鄉公所戶籍員卓阿臣、農民張仕賢、工人劉欽發、簡阿龍5人,被判死刑;莊文在、林金鑑二人判10年,農民陳盛權等13人被判刑5年,另有學生林約幹等11人交付感化,農民李某漂被捕後死亡,未被判決。

此外,還有台盟龜山支部李玉麟等案──也是1951年12月判決:農民李玉麟、吳梁明、工人邱垂和、游成等四人被判死刑。

台盟曹賜讓等案,則有工人曹賜讓、龜山農會信用部主任呂高明二人被判死刑。龜山鄉被抓近40人(另有涉及呂華璋案,容後再說法),9人被槍決,因此引起總統府關注。

劉鎮國獄中信為兒子命名(取自《重生與愛》一書)劉鎮國獨照(取自《重生與愛》一書)

龜山「結拜會」「兄弟會」 被牽連者眾

其實,陳盛妙是被保密局騙他說出名字,就沒事,卻被擴大案情,向上級邀功。被捕時還是成功中學的學生、受難者林約幹說:228事件後,龜山鄉仍然組織「結拜會」或稱「兄弟會」的互助會,也有足球隊,後來幾位自首的人,被情治單位分化,說出不少被牽連與冤枉的「結拜兄弟」名單。

3、省工委會桃園街頭支部、學生支部林秋祥等案(受難者都是住桃園鎮的學生或社會青年)──1951年7月判決:泰北中學學生林秋祥、黃鼎實、開南商工學生施教爐、桃園倉運公司職員林挺行(環保運動健將林長茂的大伯、也是他認的爸爸,每年為沒子嗣的林挺行掃墓)、鐵工呂阿立、山地供銷會經理魏德旺、民眾日報桃園業務員洪振益等七人被判死刑,工專學生呂沙棠等19人判12-10年徒刑。

桃園鎮另外還有大案──「台盟桃園劉福增等案」,1952年判決:劉福增(商)、 黃水秀(農)二人被判死刑,游景添等16人(都是農民、工人)判刑。

徐文贊坐牢32年3個月  桃園關最久的政治犯

桃園無線電台支部林清良等案,1952年底槍決林清良、賴鳳朝、李詩澤等三人,徐文贊(曾任許信良縣長機要秘書的徐松川的堂叔)判無期徒刑,坐牢32年3個月,是全桃園被關最久的政治受難者;同案還另有涂朝吉等三人判15年與10年。

4、大溪鎮有「省工委會桃園大溪支部郭成案」──郭成、邱順興二人被判死刑,其餘石匠工人黃石貴等9人判刑坐牢。

5、中壢有「省工委會中壢支部姚錦等案」(也稱為義民中學案),是客家與外省教師的白色恐怖──1952年判決:義民中學教務主任姚錦(廣東客家人)、教員黃賢忠(廣東客家人)、中壢鎮公所幹事徐代錫、內壢國校教員邱興生四人被槍決;徐代德等6人判徒刑。

中壢客家教師被害的還有:1952年判決的「張燕梅等案」──中壢農校主計員游清林、中壢農校教員葉佳裕、東勢國校教師王興煜三人判死刑,另中壢國校教員鄭富春教付感化。

其中,葉佳裕的遺孀黃秀英老師,在丈夫被槍決後,沒有學校敢讓她任教。後來是作家鍾肇政的父親,當時是東勢國校校長,他不怕惹上政治麻煩,請黃秀英去他的學校教書,才讓她生活安定下來。今年初黃秀英見到鍾肇政時,兩人都已超過90高齡,黃秀英仍不停地向鍾肇政道謝。

因「省工委海山地區圳子頭支部呂華璋等案」,被槍決的陳振奇遺像。(取自《重生與愛》一書)
詠春拳師傅被捕 學拳弟子束修費變資匪
6、張旺與新農會等案,是桃園縣南區客家農民最大的政治案,該案(主要與佃農與日治時期的農民組合的淵源,遍及楊梅、觀音、新屋、龍潭、中壢等客家地區)分別在1951年底和1953年5月判決──張旺、溫勝萬(詠春拳師傅,跟他學拳的龍潭等地的客家子弟都被捕)、梁標、陳阿呆、邱桶(桃園縣議員,觀音選出,有佃農代言人之稱)、廖奕富(新屋農民)、江天來、黃二郎、向紅為、唐春爐、李新泉、梁維潘等12位農民被槍決,另有江智土(已故、現在的龍潭「大江屋客家餐廳」與百年茶場,是他的兒孫經營,被捕理由是跟溫勝萬學拳,拿給師傅的束修費450元,變成資匪罪名)等19人判15、12、10、5年等刑期。[nop]

因「張旺與新農會等案」,被槍決的桃園縣議員邱桶(左)、向紅為(右)。(取自《重生與愛》一書)

7、省工委海山地區圳子頭支部呂華璋等案,是桃園鎮、蘆竹鄉、龜山鄉和少數台北縣的大案,是農民與知識份子為主,他們因參加「三七五減租」,被認為是參加叛亂會議。共15人判死刑、17人坐牢、1人感化。案首的呂華璋、陳敬賢等6人,「因坦率交出組織,協助逮捕在逃者到案」,未被判死刑,而改判為15年。被他們吸收的陳振奇(縣政府福利社僱員)、陳清順(大溪警員)、林有福(三峽教員)、劉明錦(桃園縣議員)、農民徐阿生、邱木舜、邱垂本、卓金生、劉萬山、邱阿貴、吳慶與弟弟吳清溪、游金魚、小販黃國和都在1952年底被槍決。

另蘆竹農民游則智、褚明順等17人判刑坐牢。本案有不少蘆竹鄉農民受難,也與逃亡中的鄉長林元枝有牽扯。

蘆竹因林元枝關連 受難人數全桃園最多

「因「王石頭等案」被判死刑林葉洲,生前全家福照。(取自《重生與愛》一書)

8、以蘆竹鄉為主的「王石頭等案」,則是和蘆竹鄉長林元枝有關,也讓蘆竹鄉的受難者,因本案和呂華璋案、林元枝相關案被捕的人數,成為全桃園縣最多的地方。他們有因留逃亡中的林元枝吃便飯,或與他見面,都成了叛亂罪名。

許多人都被捕2-3年,卻不准面會,直到1952年夏天,林元枝等四人自新後,與他對質,才再1953年判決:王石頭(公論報業務)、林葉洲(曾任蘆竹鄉公所職員,後轉回苑裡鄉公所幹事)、黃玉枝(南崁國校教員)、邱文清(農民)等四人被判死刑。農民林泰欽(大園人)等16人判徒刑,二人交付感化,一人無罪。

9、角板山原住民的受難案件,1954年判決「原住民湯守仁案」,其中桃園縣的省參議員樂信瓦旦、大溪警察分局巡官高澤照等二人被判死刑;「林昭明青年同盟案」,有原住民師範生林昭明(樂信瓦旦侄子)、李訓德(長興國校教員)、廖義溪(高義國校教員)、林茂秀(樂信瓦旦次子、建中學生)等人被判徒刑。

此外,1970年判決的「山防隊李義平等案」,又抓了李義平、黃春成等10位原住民教師、縣議員、村幹事。他們被認為是林昭明案的同夥漏網之魚,也有是被打小報告所致。

因「王石頭等案」被判死刑的國校教員黃玉枝的遺書。(取自《重生與愛》一書)

1950至1955年 桃園被捕政治犯近350人

五0年代白色恐怖案件,在1951年之前,全台的地下黨組織,多已被破獲,惟獨桃竹苗地區,因當時領導幹部張志忠、簡吉等人,透過林元枝的人脈,在桃園縣發展出不少地下組織、群眾支持或掩護力量。

簡吉、張志忠他們,在1950年被捕後,堅不吐實,寧可被槍決,也不供出組織名單。因此,以桃園縣為主的地下組織,繼續由黃培奕、王子英等人領導,直到黃、王兩人向調查局自新後,林元枝等人,才不得已出來自新。投誠後的黃培奕和王子英,都進入海關或調查局當官。

為了密集追查林元枝與簡國賢等逃亡者,保密局也進駐桃園鎮,台灣省警務處,也整合各情治單位的力量,成立「肅殘(奸匪)小組」大舉吸收自新者當線民,在桃園縣各地「破獲匪黨組織」,才會造成桃園縣被捕的政治犯,只在1950-1955年就有近350人。被捕密度之高,可說是全台之冠。

國民黨操控徐祟德當縣長 徐厝被當密監獄

徐崇德老家在蘆竹鄉的「徐厝」,曾被借用當軍方的秘密監獄。(取自《重生與愛》一書)

桃園縣主要的白色恐怖案件已略微說明,但是國民黨政府對桃園縣就展開「閩客輪政」的分化手法,也扶植受控制於情治單位和國民黨的地方政客,最有名的就是:當選第一和第二屆桃園縣縣長的徐崇德,他和蔡達三原本都是蘆竹鄉長林元枝的好友,也都對林元枝帶青年去「圈仔內」機場接收武器,很瞭解。但林元枝逃亡後,徐崇德和蔡達三都向保密局自首,也協助打探林元枝行蹤。徐崇德在國民黨操控下當上縣長,當時的桃園縣民眾都叫他「憨縣長」。外號「賊仔三」的蔡達三,也在國民黨遙控下,先後當上蘆竹鄉農會理事長、水利會理事長;但都因受情治人員的索需無度,也花盡家產,甚至於虧空公款,以至於移民巴西。

徐崇德老家在蘆竹鄉內厝的公祠,人稱:「徐厝」,在1950年代透過徐崇德帶領軍方人員去談,要借用徐厝當軍方的秘密監獄,徐家族人雖不願意,但軍方仍強行使用,留一半房舍給徐家人住,另一半的房子和戶外空地,都被搭建為押房和守衛室。這裡關過孫立人部將李鴻將軍,孫立人秘書黃正和她姐姐黃玨,也有軍方逮捕卻不想讓外界知道的俄國人、蒙古人,直到1970年代,軍方的人犯和看守人員,才撤離徐厝,搬到龍潭。

一只公文改判死刑,蔣介石批「如擬」。(取自《重生與愛》一書)

軍事機構和眷村 陸續設置桃園如屯兵

軍方的部隊、軍事機構和眷村,也陸續設置或遷移到桃園縣鄉下,一方面離台北近,土地好徵收;另一方面也有屯兵策略的考慮,防止「匪諜曾經很多的桃園縣」,不至於造反。

筆者童年約1957-1960年間,在桃園鎮住家附近的食堂、茶室,經常看到本地的酒客、兄弟和軍人打群架。不久,軍車就載人來報復,當時軍人和桃園當地青年的衝突,時有耳聞。地方上的本省掛幫派,更時常和軍方部隊、眷村外省掛對幹的場面。

軍方在桃園縣各地的軍事單位,在在中壢龍岡有:十軍團、第一士校;大園埔心軍用機場,後來改為海軍機場;龍潭鄉有:台北遷來的陸總部,旁邊是輕航隊,空降部隊,還有中山科學院;原本在大溪員樹林的中正理工學院,後來併入「國防大學」。

許久的日治八德機場;在蘆竹鄉山腳村山上,有飛彈基地。其他還有各地的部隊與基地,無法一一列舉。此外,如:化學兵學校、通信兵學校等在八德、平鎮,龜山則有警察大學。至於非軍事的國營機構,則有在大園的國際機場,蘆竹和桃園之間的桃園煉油廠。

位在桃園的海竄基地大門(桃園市文化局提供)

桃園眷村數量 全國數一數二

桃園的眷村全國數一數二,有趣的是有名的大眷村,正好都在人口較多的城鎮之間。舉例來看:龜山和桃園之間有陸光二、三村,憲光新村等。八德有金門眷村,那是八二三炮戰後移民來八德,營區、部隊很多,八德和大溪之間有僑愛新村;桃園和中壢之間,有自立新村等;中壢和楊梅之間有埔心大眷村;龍潭、平鎮、中壢、八德、龜山的眷村人口,更是多到可以選上多名眷村議員。

也就是在這5-60年來,國民黨政府的屯兵策略下,桃園縣一直是國民黨政府重點控制的地方政府,因此,眷村改建數量,居全台灣第一或第二,改變桃園縣成為:所謂的「藍大於綠」的地方。這樣的改變,其實也是來自1950年代,桃園縣曾是被蔣介石質問:「為何桃園縣匪諜那麼多?」成為白色恐怖的重受害區,也是黨、政、軍加強社會監控的地方。
(本文轉載自《民報文化雜誌》第七期
相關報導
【民報文化】可以拆了反攻大陸式的桃園火車站嗎?
【民報文化】桃園水圳與陂塘之美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