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民主時代的歷史解釋權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民主時代的歷史解釋權

 2018-06-13 14:20
台大這場校務會議,「心理系教授徐永豐、農經系教授官俊榮等人之聯合提案」(「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挺管、拔管之戰,將列入台大校史」。圖/張家銘
台大這場校務會議,「心理系教授徐永豐、農經系教授官俊榮等人之聯合提案」(「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挺管、拔管之戰,將列入台大校史」。圖/張家銘

台大這場校務會議,「心理系教授徐永豐、農經系教授官俊榮等人之聯合提案」(「台大校長遴選爭議》挺管、拔管之戰,將列入台大校史」http://www.storm.mg/article/447284)。希望藉將此案寫入台大校史中,取得台大自身的歷史解釋權,或者擴而言之,整個歷史解釋權。

根據報導,「草案內容包括:一、本校應即時成立工作小組,推動檢討本次校長遴選過程遭受政治力干擾之事實證據,向校務會議提出報告並列入校史,並研擬維護落實大學自主的方案。二、工作小組由副校長一人擔任召集人,邀集校務會議代表、本次校長遴選委員、本校高等教育策進會委員各3至5名,以及人事室主任組成之。」

我個人非常支持這樣的提案。當作壞事的人,笨得宣稱要記錄他的壞事歷史時,我們應該鼓勵他。就歷史解釋權角度來看,從史料與解讀史料這兩個角度,可以證明台大有多笨。

在史料上,台大是教育部的下屬單位,他的資訊怎樣,只要教育部想要,都可以取得一份第一手的複本。台大無法在史料上一手遮天。再者,在這個資訊非常流通的數位時代,資訊充裕且能長久保留,但經常欠缺有人有系統的紀錄,以挑起人們對某些議題有興趣深入去瞭解。

台大這麼做,以後就會有人有興趣寫這方面的論文,然後將真相再N次呈現,是非對錯由大家瞭解。就官俊榮個人,外人對他代表國民黨介入校園自治、自主的立場言之鑿鑿,但少有人有閒工夫去理他的政黨身份。他提議要台大這樣做,將為國民黨黨國體制如何控制這個號稱自由派的大學,留下記錄。

從解讀史料的角度。以往的史料處理,多是歷史學家。他們在龐大的資料中,以其歷史訓練來整理資料,呈現史實。但可惜的是他們對某些特定議題,例如:法律、學術倫理、國家安全,乃至經濟、文化等等特殊議題歷史事件,除非在這方面學有專長、且對歷史有興趣的人進行聯合研究,否則經常只有歷史學家唱獨角戲。管中閔案不一樣,在他還進行過程中,已經有法律、重視學術倫理等各方專家介入,也留下豐富的專業資料。

因此,一旦台大啟動校史撰寫,就有各種勢力、專家介入,然後,各種管案歷史評論就不斷出現,歷史解釋就百家爭鳴。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台大輸,官俊榮輸,國民黨輸,藍營輸。

我從幾個角度解釋上文。

法律涉及人的權力義務,所有法律案的討論,有特定的條件(例如:充分且確定的證據)與架構(例如:必須顧及形式正義下的論述)在規範。因此在處理管案時,僅能就可以充分掌握證據、有足夠取得完整、且以最保守條件下才能推論及論述。這就是為何在管案中,管中閔被指控的三個問題,獨董、學倫及兩岸講學時,僅能拿獨董進行討論。因為學倫是學術社群的問題,不是法律問題。兩岸講學在中國權力全力護航下,短期內,找不到有力且足夠的證據來證明他違法。歷史討論與解釋不一樣。他的嚴謹度不下法律,但他可以就現象,進行比較研究與評論,而他的結論,可以用疑問句做結束,留給世人及後學,無限的想像與繼續探索、研究的空間。

在獨董案中的一個爭議,很多人提出很多台大教授怎樣又怎樣違法,為何管中閔不可以?因為涉及層面廣,與發動法律戰的政治力如教育部,可能無法也不一定敢講清楚。但歷史研究就不一樣,議題訂為「當台大校長,為何需要有比一般教授更嚴謹的法律與學術要求?」就可以成案研究,而且還可以言之有理。研究者只要說兩點:1.管案議題的主體本身,在討論身為台大校長候選人或當選人,為何可以不守法?議題不在討論台大教授有多少人違法當獨董,討論的議題就成立。2.前任校長僅因論文涉及督導不周(教育部的評語)之嫌,就以遠高於社會要求的標準,以不續任校長回應。為何還是校長當選人,就必須和社會標準一樣,甚至更低,也可以當校長呢?

以大學自主為例,教育部不好講的,歷史都很好談。「為何教育部可以就成大、陽明,甚至師大等已被遴選為校長的人選,提出意見並進行准駁的權力,對台大就必須依照台大的大學自主,只能接受遴選委員會的結論?」這個議題挖下來,最後一定是台大被壓著頭打。因為追查下去,必然涉及為何台大會那麼堅持他們選出來的人選,又有什麼充足正當的理由?還是只有硬拗的表現。因此,會被研究者由遴選委員的產生、遴選委員會的組成、學術倫理委員會的組成、如何和中研院聯繫?結論為何是這樣?乃至校務會議和臨時校務會議等,從程序到正式進行等等的問題,都會一一被討論。

最後的結論可能是:裡面充滿各種牛鬼蛇神。然後台大在台灣教育界與學術界的地位,就從雲端跌降到與一般大學一樣。這其中,不僅官俊榮在台大的黨國偉蹟會被討論,整個黨國體制的問題,也會一一掀開。

這尚且僅就目前討論的獨董議題。作延伸分析,若加上管中閔在此遴選過程中的閃躲方式、兩岸講學與中國國台辦的態度等,一一被討論下去,那就更不堪聞問。

至於中國的態度,我可以清楚的說,管案對台灣造成的紛紛擾擾,中國贊成並支持。但若管案鬧到我們的教育部退讓,讓台大自行其是,那就不是中國所期待的。所有造成這個結果的人,終究會被中國追究責任。若台大的大學自主,可以脫離我們政府管理,那是不是暗示北大、清大、復旦、廈門等等大學,甚至全中國的大學,都可以依樣畫葫蘆?中國共產黨一定無法容忍。因此那些毫無理由就挺台大自主,強有力的功臣,最後會被修理。

官俊榮這樣的提案,不僅讓自己陷入絕境,也逼管中閔臭名傳揚,更讓台大惡名垂世。管案的歷史解釋權,不只在台大,也在許多領域。這樣的校史寫下來,他的歷史解釋,最後一定會被正式釐清正確,而不是台大部分有目的挺管者說了算。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