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我們的島】穿梭島嶼20年 六輕 海上石化王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我們的島】穿梭島嶼20年 六輕 海上石化王國

 2019-01-24 15:50
1998年,六輕在雲林麥寮外海誕生,是台灣第六座輕油裂解廠。圖/公視《我們的島》
1998年,六輕在雲林麥寮外海誕生,是台灣第六座輕油裂解廠。圖/公視《我們的島》

1998年,一座石化王國誕生在雲林麥寮外海。六輕,是台灣第六座輕油裂解廠,也是台灣第一名的碳排放大戶。它的填海造陸規模,創下世界紀錄,也從此改變海岸的面貌。它每年創造上兆產值,也帶來未知的健康風險。煙囪下的居民,要怎麼繼續走向,與六輕為鄰的下一個二十年?

眼看家鄉變貌 養殖業者與漁民投身環境運動

冬日清晨,林進郎和一批採收蚵苗的工人,頂著寒風,乘著膠筏出海,前往雲林台西離島工業區旁的蚵田。養蚵是台灣沿海居民重要的經濟來源,台西這片海域,可說是蚵仔的故鄉,供應了全台八成的蚵苗。孕育著豐饒的漁業資源的這片海,漁民、蚵農感嘆,收成一年不如一年,卻改變不了緊鄰著巨大石化工業區的命運。


這片海同時孕育著豐饒的漁業資源,不過漁民、蚵農感嘆,收成一年不如一年。圖/公視《我們的島》

回到1986年,王永慶宣布將在宜蘭利澤,投資設立輕油裂解廠,引發了民間的反六輕運動。六輕設廠計畫,輾轉從嘉義東石,到桃園觀音,1991年決定落腳雲林麥寮。相較宜蘭縣民極力阻擋六輕,多數雲林人面對它的到來,充滿期望。

監察委員田秋堇和反六輕的成員們,二十年前,曾急切地想把宜蘭經驗,帶到雲林,但當時的雲林縣長廖泉裕大力支持,石化業的相關資訊,缺乏公開討論管道,環保人士的呼籲,漁民的抗議聲,最終淹沒在敲鑼打鼓的歡慶聲中。


1990年,宜蘭人來台北經濟部、台塑大樓抗議六輕設廠。圖/公視《我們的島》(照片提供 柯金源)


1991年,六輕決定落腳雲林麥寮,萬人歡迎六輕設廠,滿場鑼鼓喧天、鞭炮聲不絕於耳。圖/公視《我們的島》

和六輕相比,漁業的產值,微不足道,這片海卻是漁民們安身立命的唯一所在。林進郎返鄉接手父親的蚵苗事業時,六輕已經營運多年。直到2004年,台塑提出在離島工業區興建大煉鋼廠計畫,單純的討海人,走上了環境運動的長路。一次又一次,林進郎帶著蚵農、漁民北上請願,他也挨家挨戶拜訪,希望說服更多人站出來維護自己的權益。


林進郎帶著蚵農、漁民北上請願,希望政府重視六輕帶來的影響。圖/公視《我們的島》

從六輕決定落腳雲林,一直到建廠、營運,漁民的聲音始終沒有受到重視,當環境改變、漁獲下降,他們首當其衝。同樣被犧牲的,還有與六輕為鄰的居民

多位學者投入健康風險研究 學童尿中代謝物高、肝指數異常

2007年,我們曾經紀錄位在六輕東南方,台西鄉的新興國小,師生們經常聞到不明臭味,卻總是檢舉無效。這是許多鄰近六輕的學校,都有的共同經驗。臭味聞久了,對健康到底會不會產生影響?隨著越來越多公衛學者投入研究,六輕造成的健康風險,漸漸有了清楚的輪廓。

2009年,台大公衛學院教授詹長權團隊發布研究指出,鄰近六輕的麥寮、台西、四湖、東勢等鄉鎮,居民罹患癌症、心血管和腎臟疾病的比例,明顯高於台灣其他地區。


2011年六輕大火,讓詹長權注意到,六輕廠內的氯乙烯外洩,可能對周遭居民的健康產生影響。圖/公視《我們的島》

2011年5月12日這天晚上,六輕的一場大火,讓詹長權注意到,六輕廠內的氯乙烯外洩,可能對周遭居民的健康產生影響。氯乙烯,是塑膠聚氯乙烯的原料,也是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的一級致癌物。一旦進到人體,會傷害肝功能,甚至誘發肝癌。台塑位在六輕的氯乙烯廠,產能是全台最大,一年高達六十萬噸。

2013年,橋頭國小許厝分校決定從距離六輕2.4公里的舊址,遷入距離廠區只有900公尺的新校址。詹長權研究團隊和國家衛生研究院,於是開始對許厝分校及其他四間鄰近六輕的小學,共三百多位學童進行體檢,在學童尿液中,驗出硫代二乙酸,這是人體吸入氯乙烯之後,產生的代謝物。而且,距離六輕最近的許厝分校學童,驗出濃度最高。


受體檢學童尿液中,驗出硫代二乙酸,這是人體吸入氯乙烯之後,產生的代謝物。圖/公視《我們的島》

2014年起,政府幾度決議將許厝分校的學童,遷到距離六輕較遠的學校就讀,維護學童健康,地方人士和家長不願接受政府的安置措施。更現實的狀況是,由台塑捐助七千萬興建的新校舍,優良的硬體設施,是一般偏鄉學校無法提供給孩子的資源。

經過幾個學期的拉鋸,目前學童已經回到許厝分校就讀。詹長權團隊持續進行研究,2018年10月,最新一份發布在國際期刊的論文指出,2013年接受健康檢查的303位學童中,有超過三分之一因為暴露在氯乙烯中,出現輕度肝纖維化,四分之一學童肝指數異常偏高,監察院決定主動立案調查。


接受檢查的303名學童中,超過三分之一出現輕度肝纖維化,四分之一肝指數異常偏高,監察院決定主動立案調查。圖/公視《我們的島》

台塑換污染監測軟體未報備 雲林縣府追討十億空污費

石化工業所使用的化學物質,種類繁多且複雜,過去不論毒性高低,皆採用同一套管制標準。在最近一次的空污法修法過程中,環保署盤點出七十二項高毒性的有害空氣污染物,制定不同的排放標準。許厝分校事件發生後,環保署耗時兩年,針對氯乙烯制定管制標準,預計2019年初正式公告。

用來監測固定污染源的連續自動監測設施CEMS,被環保團體揭露,可能有監測漏洞。六輕依法裝設CEMS系統的三十四根煙囪中,在2016年間,有兩萬五千筆超標紀錄,以維修、保養設備為由,註記為無效數據。


環保署已著手修改固定污染源監測的管理辦法。圖/公視《我們的島》

事實上,早在2010到2013年間,六輕台塑石化就曾被雲林縣環保局發現,更換CEMS監測軟體未依法報備,縣府向台塑追討短收的十億空污費,台塑不服裁決,提起行政訴訟,至今官司尚未定讞。

為了杜絕業者空污申報不實的情形,環保署已著手修改固定污染源監測的管理辦法,提高有效監測時數,所有的原始數據,也必須原封不動保存六年。

六輕要求提告居民舉證 法院裁示送環保署公害鑑定

環保署不斷加嚴空污管制措施,六輕周邊的居民,能不能實際感受到環境的改善,仍需要時間考驗。詹長權陸續發表雲林地區的流行病學研究報告之後,2015年,七十四位雲林台西居民,決定對六輕提出損害賠償訴訟,希望為自己的健康爭權益。


2015年,七十四位雲林台西居民,決定對六輕提出損害賠償訴訟,希望為自己的健康爭權益。圖/公視《我們的島》

代表六輕的律師認為,流行病學報告不能直接論證因果關係,居民應該要先列舉,自己曾在何時、何地,吸入可能致癌的空氣污染物,數量又有多少,三年來,雙方的辯論無法聚焦,案件進展緩慢。

2018年8月31日,雲林地方法院再度開庭,距離上次開庭,已經過了整整一年,這次開庭,法官裁示送交環保署進行公害鑑定,對於居民們主張應該考量流行病學相關研究的訴求,案情的進展,讓他們重燃一絲希望。

六輕增建計畫仍進行 並申請做為環境教育場所

這座台灣最大的填海造陸石化園區,仍然持續擴廠。2010年,六輕提出第五期計畫,預計擴建二十六座既有廠、新建十八座新廠,用水量每日增加十三萬公噸,硫氧化物、氮氧化物和揮發性有機物的排放量也都增加,環評委員決議本案應進行二階環評後,六輕將開發計畫,分割為規模較小的4.6、4.7、4.8、4.9期,再送環境差異分析審查。


目前六輕正著手申請廠區做為環境教育場所,引發環保團體的不滿。圖/公視《我們的島》

2012年,六輕4.7期通過環差,前提是須先減少排放量,才能投產。2017年,六輕4.7期的減量成果報告通過,可以正式量產,其他的擴廠計畫仍在審查中,六輕已著手申請廠區做為環境教育場所,把石化產業發展史、填海造陸、空品監測,都寫進了教案內容。

這座海上石化王國,為台灣社會帶來的是賺?是賠?二十年前的一個決定,至今留下的,是許多無解的難題。

《我們的島》穿梭島嶼20年 汙染開發篇——六輕 海上石化王國

※本文轉載自:【公視《我們的島》節目——穿梭島嶼20年 污染開發篇報導】

※更多節目內容請見:
我們的島官網
我們的島影音中心
我們的島粉絲專頁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