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專文】擺脫兩岸關係的糊塗賬(下)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專文】擺脫兩岸關係的糊塗賬(下)

 2021-11-21 10:00
中共軍機、軍艦繞台威嚇已成常態,毫不掩飾其霸權陰謀。示意圖/Pixabay,網路,民報合成
中共軍機、軍艦繞台威嚇已成常態,毫不掩飾其霸權陰謀。示意圖/Pixabay,網路,民報合成

蔣介石的文膽陳布雷於1948年11月13日凌晨服安眠藥自盡,生前目睹國將不國,自責自譴,忠言諫蔣停止戡亂、放棄獨裁、絕交孔宋,諫之不從,以死明志,而蔣介石的總統夢也做不久,1949年1月21日即宣告引退(杜魯門總統連任宣誓就職日),由副總統李宗仁代行職權,惟黨權仍操蔣自身,李宗仁與共產黨和談不成,共軍渡江,2月1日國民政府遷廣州,9月7日再遷重慶,10月1日毛澤東在北京天安門舉行建政典禮,改國號為「中華人民共和國」,11月29日國府又遷成都,12月7日後復遷台北,李宗仁則先行飛美治病,而蔣介石於12月10日自成都飛台,中國已無其容身之地。如果說,戰後台灣的祖國夢是悲劇的開端,則台灣受蔣介石外來政權白色恐怖威權統治與中國受毛澤東共產專制獨裁統治同樣是歷史悲劇。至今兩岸通貨(新台幣與人民幣)依然是悲劇性人物頭像,實在是悲劇的延續,理應被文明的圖樣取代。

蔣介石流亡台灣後,1950年3月1日復行視事(杜魯門安排於次日在白宮宴請代總統李宗仁,蔣得知搶先一日造成既定事實),此舉實缺乏正當性與合法性(因隨政府來台的國大代表不足半數,無法開會罷免李宗仁,重選蔣介石,乃由勉強達半數能開會之立法院,於1950年2月24日集會通過決議,要求蔣氏「復行視事案」,1954年3月10日,再以遞補方式足額之國大投票表決、監察院彈劾代總統李宗仁案通過,李宗仁公開斥責蔣介石違憲毀法),此前美國已發表白皮書,不再介入國共內戰,靜待塵埃落定,台灣處境危弱纍卵。倖拜冷戰、韓戰之賜,靠美國背後扶持,終於立定腳跟。表面上要堅持民主陣容,實際上卻以〈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戒嚴法〉、〈國家總動員法〉、〈懲治叛亂條例〉、〈戡亂時期檢肅匪諜條例〉、刑法100條等嚴刑峻法箝制人民,號稱改造,但舊毛病死灰復燃,又集黨、政、軍、警、特大權一把抓。

蔣氏父子在台灣長達38年戒嚴體制下,以黨禁、報禁、萬年國會等限制人民言論、集會、結社自由,台灣人民有如背著一付沉重的枷鎖,與四百餘年來屢次遭受外來政權殖民統治毫無差別。蔣介石為維持法統,將龐大中國政府體制移植台灣,台北市街道改用中國地理方位名稱,操縱國會長期(40年)不必改選,有利於他違憲一再當選連任,至死方休,形同利益共犯結構。

反觀中國在毛澤東專制獨裁政權統治下,更加殘暴不仁,建政後連續發動鎮壓反革命、抗美援朝、三反五反、反右運動、大躍進、人民公社、三面紅旗、文化大革命等,胡搞瞎搞,生靈摧毀殆盡,甚至包括一起打天下、鬧革命的領導人也不免於遭殃。連被稱為紅色為中國辯護的費正清,對中共的奴隸勞動、壓制、摧殘、毀滅,以及孩子檢舉父母、鄰里互相監視等,也深表憤怒與震驚。戰後,中共一再向國民黨要求結束一黨專政,成立聯合政府,制定省憲,地方分權,軍隊國家化,廢除特務統治,開放組黨、言論、出版、集會、結社自由等,待取得執政後一樣都沒有實現。說穿了,這些主張都是假議題,只是奪取政權的謊言。孫文、蔣介石、毛澤東、劉少奇等從列寧、史達林處學來集權組織,這種一黨專政的組織在中國是行之有效,且與數千年來以儒家思想為主流的傳統君權至上、等級差序文化相互應合。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的呼聲在中國成為絕響,萬馬齊喑。

蔣、毛隔海而治,長期對峙,互稱匪賊,但卻都堅持一黨專政,互爭聯合國中國代表權,由於蔣介石冥頑不靈,個人意志凌駕一切國家利益與國際外交之上,脫離現實不接受美國與外界建言,堅持漢賊不兩立,忠奸不並存,結果是賊立漢不立,奸存忠不存,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及至1971年10月25日第26屆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文,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並立即將蔣介石代表所非法占據的席位驅逐出去。正統、法統為中共所奪,中華民國代表中國的神話完全崩解。蔣介石流亡台灣後重起爐灶的中華民國招牌,非但不能代表中國,也不能代表台灣,有如空中幽靈。

有人認為蔣介石也「藉殼上市」,形塑中華民國台灣這個意外的國度,是「意外的國父」,實在過度解讀。蔣介石中國大一統的意識根深蒂固,自始至終沒有要使台灣成為一個國家的念頭,台灣只不過是蔣介石「光復大陸國土」的根據地或跳板而已。由於反攻無望,中華民國的命運註定只能在台灣,這是蔣介石的無奈,也是冷戰格局眾多因素所造成,並非蔣介石的功勞。但蔣介石的反共業績竟被其徒子徒孫拋之腦後,倒是歷史的反諷。台灣從來就沒有加入聯合國,2758號決議文也未涉及台灣問題,今後也不可能再以蔣政權所死命維繫的中華民國名號進入聯合國,台灣就是台灣,台灣人如不能認清這一點,恐怕一切的促進努力,會是一場空。東京奧運以「中華台北」名義參賽,實在有夠諷刺。民進黨當權者以借殼上市維持現狀(台灣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台灣)為得計,似乎忘了陳水扁「一邊一國」的未竟之業。

台灣人民渡過長期困頓,在民主先進帶領下,前仆後繼,不斷向蔣氏政權殖民統治奮勇挑戰,終於在蔣經國晚年宣布解除報禁、黨禁。1986年9月28日民進黨組黨成功,李登輝執政時代更終止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廢止懲治叛亂條例及修改刑法100條,並完成六次修憲,達成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及台灣省政府虛級化等重大政治改革措施,使台灣大步邁向自由、民主、開放的公民社會,奠定主權在民的長治久安之道。可見沒有努力,民主、人權與尊嚴不會憑空從天而降。比較同時的中國,毛後鄧小平接班,雖宣布改革開放,但僅鬆綁經濟,政治則更加緊縮封閉,而有所謂「四大堅持」、「三個代表」等專斷條文,專制獨裁的共產體制原封不動。


1991.4.30李登輝總統宣布終止動員戡亂時期記者會。圖/擷自總統府直播影片

奇怪的是,中共的赤化本質不變,併吞台灣的企圖不減,現在的國民黨後代則轉而親共,蔣氏父子如在,豈能活命乎?還有不少退休將領,不甘落寞,充當共諜,真是飼老鼠咬布袋,民進黨政府未積極防範與查辦,是否會重蹈國民黨倒戈覆轍,不無疑慮。這些人如何對曾經嚮往共產主義遭受蔣氏父子迫害的白色恐怖受難者交代,又如何對以反共為職志的上一代交代,不能三緘其口,提不出一個合理說詞。台灣與中國,實質上是民主與專制、自由與奴役之別,已分道揚鑣,互不牽連、互不隸屬。道不同不相為謀了。誠如李登輝指出,封建中華思想的民族主義,是無法與普世價值的民主主義相容的,台灣如果陷入民族主義的思維,根本就沒有任何發展的希望。台灣要深化民主,如何能與骨子沒有一點民主的習近平(美國現任總統拜登語)握手言歡。

學者汪宏倫教授分析現代台灣處在(1)大東亞戰爭之框(2)抗日戰爭與國共內戰之框(3)反抗外來政權與反侵略、併吞之框。筆者認為(1)(2)係日本與蔣氏外來政權殖民統治時代的舊事,已是過去式。只有(3)是台灣當前應面對與克服的問題。習近平、馬英九們堅持兩岸關係要在「九二共識」內發展,即是欲將台灣推向「一個中國」「國共內戰」的框架內,讓台灣無法自拔,這是極惡毒的兩岸關係的糊塗賬──這筆糊塗賬不應歸責台灣人承擔,也不應由與國共內戰無恩怨的、有台灣主體性的天然獨世代承擔,台灣人要提高警覺,不能再上當受騙。就像1972年2月28日尼克森與周恩來簽署的「上海公報」一樣,雖然表述「美國認知台灣海峽兩岸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此句應是連貫句,意即美國的一中政策與中國的一中原則是有本質上的不同)」。

但現在的台灣人已充分覺醒,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最新民調顯示,自認台灣人占76.8%,台灣人也是中國人占11.3%,中國人占7.5%),只有極少數在台灣的假中國人阿Q式的自認中國是他的祖國,該公報條文顯已過時,不適用於台灣現狀,因此,切不可將兩岸關係定義為國共關係,否則置台灣人於何地,明顯是以偏概全。近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公開表示,台灣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談統一是錯誤。依照現行國際法,戰後中華民國並不擁有台灣主權,何來台灣是中國一部分之說。實際上,台灣已不「戡亂」,不再把「反攻大陸、拯救同胞」掛在嘴邊,也無能力與條件統一中國,「國統綱領」「國統會」早該廢棄。在台灣還喊統一,無異與虎謀皮,只是被統一或投降的代名詞罷了。台灣年輕世代親自體認香港、新疆、西藏慘況,更深懷主體意識,不能忍受中共極權統治。

現在中共領導人習近平鼓吹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夢想華夏盛世再現,恢復古時以中國為中心,萬邦來儀的朝貢體制,對內高壓,對外擴張,推展一帶一路,欲以百年馬拉松速度,在建政百年(2049年)時,無論在軍事、經濟、科技、能源、生化各方面都要超越美國,領先全球,獨霸世界,發號司令,為此改變鄧小平韜光養晦、和平崛起策略,重返毛澤東積極鬥爭,超英趕美路線,將東海、南海、台海視為勢力範圍,蓄意挑釁,改變國際秩序與和平。武漢肺炎爆發,嚴重威脅人類的生活步調,影響全球安全甚巨,又不准世界衛生組織調查溯源,正本清源,居心叵測。至今全球確診人數已突破2.5億,逾500萬餘人死亡,Delta與其他變異株肆虐,變本加厲。世衛警告,武肺病毒不可能根除,只有與之共存,意即人類將永遠在病毒壟罩下,難以恢復正常生活,難保健康,真是世紀一大浩劫。

然而中共攻占台灣的野心在全球抗疫時刻卻不減反增,台灣已被形容為全球最危險之地。中共軍機、軍艦不時繞台威嚇已成常態,日前又試射飛彈,加速恫嚇脅迫,毫不掩飾其霸權陰謀。習近平刻意取消總書記任期制,被歌頌為核心、領航、掌舵,且成立習經濟思想研究中心,為國進民退、共同富裕增強力道,到處充斥權貴官僚資本,所有民間企業與活動都在共產黨掌控之下,走回頭路神化自我,提高唯我獨尊地位,有意恢復毛澤東的終身「主席」制,永久在位。目前中共十九大六中全會,通過第三份歷史決議文,提升習近平地位等同毛澤東、鄧小平。《經濟學人》雜誌報導,習有如毛的鬼魂附身。預料任期內自恃有能力,必會攻打台灣,完成毛所不能完成的「偉業」。金融巨子索羅斯就明言,習近平是開放社會最危險的敵人,傳言他不願把統一台灣的任務留給繼任者。

今年(2021年)7月1日中共百年黨慶時,習近平老調重彈「一個中國」「九二共識」「粉碎台獨」「實現統一」,聲言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統一是中國共產黨矢志不渝的歷史任務。8月1日復要求在2027年完成百年建軍使命,迫不及待,欲將台灣占為己有,溢於言表。但此舉是否名正言順、師出有名或是蠻橫霸道、窮兵黷武,歷史將會給予無情的審判。既然有壓迫就有反抗,是人性之本然,在強敵壓境下,台灣人要有正確的理念、立場、戰略、戰術,務必認清事實,勇於面對。

習近平迷信專制獨裁效率勝過自由民主,武力統一其實就是殖民侵略,一旦戰爭爆發,戰爭的型態只有兩種,沒有模糊的空間。(1)是國與國的戰爭(2)是一國的內戰。台灣人的選擇也只有兩種,沒有騎牆的空間。(1)是決心抵抗,保家衛國,與台灣共存亡,留下榮耀的徽章。(2)是舉手投降,再次淪為外來政權的殖民地,任人宰割,留下恥辱的印記。嚴峻的時局正考驗台灣人的智慧與勇氣,到底要慷慨激昂還是要忍辱偷生,無所逃於天地之間,無人可置身事外。台灣如被共產中國併吞,將給亞洲地區,特別是日本與美國本身,帶來災難性的後果,普世的民主價值也宣告終結。台灣關鍵戰略地位,攸關印、太安全,非阿富汗可比,可別被特定媒體散播「今日阿富汗,明日台灣」所迷惑。台灣如沉淪,世界絕不能自由。也可以說台灣如落入中共手中,整個西太平洋島鏈防禦線均會瓦解。

歷史證明:台灣的正道只有一條,那就是擺脫兩岸關係的糊塗賬,追求獨立自主,也就是「脫中入世」「抗中保台」。一方面終結虛構、他者、殘餘的中華民國體制,與中國劃清界線,脫離中國的羈絆。另一方面消除俯首稱臣的投降派與貪財怕死的騎牆派之陰影。聯合世界上自由、民主、平等待我之國家與人民,共同奮鬥,對抗不義、專橫之中共政權,爭取最後勝利。(日本一位數學教授藤原正彥明確指出有品格的國家指標,第一就是國家獨立自由,也就得有自己保護國家的準備)台灣的成就印證自由、民主必然戰勝專制、獨裁,正義必然戰勝邪惡。只要台灣人團結一致,強大國防與心防,堅定意志與信心,減少中國市場的依賴,中國攻台必敗,暴政必亡,多行不義必自斃。台灣人的信念應該是唯有獨立自主,抵抗侵略,成為國際社會之一員,與世界各國平起平坐。自立自強,自助人助,也唯有如此才能確保自由、民主,不做專制、獨裁的奴隸──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應該齊心協力,守護台灣,呵護民主,捍衛自由。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