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信息全球化與制止專制政府的出口宣傳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信息全球化與制止專制政府的出口宣傳

提交第53屆布萊德國際作家會議

 2021-06-18 16:55
2019年布萊德國際作家會議,和平委員會成員,左起:斯洛文尼亞的Franc Miksa(副主席)、 英國Simon Mundy(副主席)、法國Emmanuel Pierrat(主席)、廖天琪(副主席)。圖/歐洲之聲,廖天琪
2019年布萊德國際作家會議,和平委員會成員,左起:斯洛文尼亞的Franc Miksa(副主席)、 英國Simon Mundy(副主席)、法國Emmanuel Pierrat(主席)、廖天琪(副主席)。圖/歐洲之聲,廖天琪

吉姆·班克斯先生(Jim Banks)是美國印第安納州共和黨議員。班克斯覺得奇怪,為什麼眾議院和參議院的國會議員每天接收美國媒體報章(例如《華盛頓郵報》,《紐約時報》)之外,還能同時收到中國的宣傳媒體《中國日報》。因此,他寫了一封信給美國眾議院行政首長菲利普·基科先生(Philip Kiko),敦促他調查此事。

這其實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中國共產黨不僅向白宮,而且向世界五大洲進行媒體宣傳,其中非洲居首。

自中國共產黨總書記胡錦濤於2009年提出「軟實力倡議」並啟動「大外宣傳戰略」以來,中國的宣傳機制已成為國家戰略中重要的一環。目的是「抓住主動權,獲得發言權,保持積極作用,並掌握權力,提高我們在公眾輿論和國際廣播中的吸引力。」

習近平於2013年上台以來,中國在輿論領域增加了侵略性,以此拓展信息宣傳、文化和藝術的國際平台。「講好中國的故事」是習近平在2013年8月的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提出的關於中國對外宣傳的口號。這位中共中央總書記兼國家主席強調:「發出中國的聲音」,「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故事」,「傳播優秀文化的故事和中國和平發展的故事。」

2011年,中國政府在紐約時代廣場租下了巨大的廣告板,白天和黑夜都展示著美麗的風景和中國人民富裕的日常生活面貌。這種柔和的洗腦方式具有積極作用,紐約市民對此印象深刻,他們逐漸認為這個美麗而富裕的國家就像我們一樣,它甚至更加和平務實,不像美國那樣商業化和膚淺。

我們務必瞭解,當今的官方中文避免使用「宣傳」這個詞,而是越來越多地使用「公眾形象」來代替,但其背後的意圖仍然是相同的。中共希望重塑自己作為一個和平、可信賴的合作夥伴的形象,營造世界對中國有正面的印象,認為中國是綿羊而不是狼。


2019年布萊德國際作家會議。圖/作者提供

中國政府採用了各種隱蔽柔性的宣傳手法,這裡僅指出其中兩種主要的文化和媒體入侵手段:

1.孔子學院

由中國教育部國際漢語協會附屬辦公室提供支持。它與世界各地的大學合作。 CI的目的是在東道國推廣和教授中國語言和文化,提供文化和藝術展示。正常情況下,主辦國提供地點和場地,中方派遣中國語文老師,支付所有人員和教材費用。 從2004年在首爾成立首個CI至今,在154個國家/地區擁有550多個CI和1193孔子課程。CI確實是一種通常的設施嗎?它可以同宣傳英國的英國文化協會,法國的Française聯盟或德國的歌德學院這樣的推廣本國民族文化和語言的機構等同嗎?答案是「不」。中國政治局高級幹部李長春曾說:「孔子學院是中國海外宣傳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隨著時間的流逝,對CI的批評家越來越多,許多人認為,這種中國設施干擾了學術自由,掩蓋了工業間諜活動,破壞了民主和自由的價值,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巧妙地欺騙了年輕人的大腦。難怪在美國、加拿大、英國、日本、瑞典、挪威、澳大利亞、法國、比利時和德國,都有一系列關閉學院的事件。威權主義的思想和遊戲規則滲入西方乃至全世界的高等教育機構是不可接受的。在斯洛文尼亞,CI自2010年以來在盧布爾雅那大學成立。根據他們的網站:「盧布爾雅那CI的主要目的是在學生,社區和公司中促進中國語言和文化,鼓勵在中國的商機並採取行動作為斯洛文尼亞和中國商業環境之間的橋樑。」這聽起來很正常而且高尚,但是斯洛文尼亞人民真的了解「橋樑」偽裝的背後是什麼嗎?


德國特里爾大學(University Trier)的孔子學院於2021年4月停止一切活動。示意圖/擷自德國特里爾大學(University Trier)的孔子學院臉書,2019.10.12

2.單向宣傳—國有的中國全球電視網(CGTN)在西方國家廣播其節目

最近,《無國界記者》(RSF)發表了一篇令人震驚的文章:〈民主國家需要互惠機制來打擊威權政權的宣傳〉。它警告說:中國國家電視廣播公司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在歐洲採取的法律行動突顯了專制政府出口宣傳的程度,同時禁止了國內獨立新聞媒體。它表示,CGTN直接由中國共產黨的宣傳部門控制,CGTN在全世界以英語、西班牙語、法語、俄語和阿拉伯語廣播,但是在中國境內的外國媒體廣播受到極大限制。英國媒體監管機構Ofcom(通訊辦公室)於2月份撤銷了CGTN在英國播放的許可,並因在3月播放了前記者彼得·漢弗萊(Peter Humphrey)的強迫供認而對其進行了罰款。但是法國廣播高級委員會(CSA)在3月3日裁定,由於外國衛星電視頻道無需獲得法國法律的事先許可,因此CGTN可以繼續由法國衛星運營商Eutelsat免費進行廣播,而無需事先進行正式手續。 例如,在德國,在Ofcom決定之後,CGTN被禁止電纜分配,但在CSA決定後又恢復了。這種情況說明了民主國家可用來對抗北京的激進宣傳的資源有限。


2019年布萊德國際作家會議,廖天琪發言。圖/作者提供

CGTN實際上是央視,中國官方壟斷的電視設備,它於2016年更名。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它在四大洲設有廣播中心。北美(華盛頓特區),非洲(內羅畢),歐洲(倫敦),亞洲(北京)。全球有70個局。

CGTN雖然在中國境外工作,但仍收到命令並處於中共控制之下。它不遵循自由世界中的媒體規則。

自由,獨立和多元化不是國外CGTN媒體工作者的座右銘。沒有事先的控制,它將無法廣播新聞或評論。如今,世界媒體經常報導新疆的「再教育營」,那裡有超過一百萬的維吾爾族人被拘留在那裡。中國政府指稱其中許多人是恐怖分子,沒有受過教育,因此應將他們安置在這些「職業中心」,在那裡接受漢語和職業培訓。包括美國,加拿大,荷蘭和英國在內的國際社會稱其為「種族滅絕」,並指責中國犯下危害人類罪。但是在CGTN的網站上看到,新疆被描述為一個天堂,人們生活在這裡,他們生活在繁榮和幸福中。我們應該相信什麼,天堂還是地獄?

RSF明確聲明:「一方面,具有新聞自由的開放民主國家與控制信息和出口宣傳的威權國家之間的不對稱,另一方面破壞了新聞業,更廣泛地說,這破壞了認為自由的信息的可靠性,獨立和多元化。這種不對稱使獨裁政權比民主政體具有競爭優勢,而沒有服務於新聞事業,而獨裁政權在輸出宣傳時會在國內封鎖。因此,RSF呼籲建立「互惠機制」,使民主國家和專制國家處於同等規模。在這種情況下,中國必須允許外國媒體公司像CGTN在國外一樣在中國開展業務。西方忍受與中國不平等對待規則的時間已經太久了。儘管共產主義思想和操縱信息在西方自由流動,但自由,獨立和多元化的信息卻被封鎖在國外。並不是說威權政權強大,而是因為民主國家軟弱和不相容。獨裁國家必須打破信息封鎖的牆。他們的政治宣傳在自由世界中的自由流動需要受到阻撓。


2019年布萊德國際作家會議的照片,2020 和2021因疫情,會議採半實體,半網絡。圖/作者提供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