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醫病平台】實習醫師日記:學習病人兩字間最核心的「人」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醫病平台】實習醫師日記:學習病人兩字間最核心的「人」

文/陳知澈(實習醫學生)

2016-09-06 11:53
經歷數年課業與考試的摧殘,對於醫學的想像可能不知不覺只趨剩一片知識汪洋;然而開始面對臨床、接觸病人後,會發現,助人之心其實始終存在。圖/本報資料照(沈聰榮提供)
經歷數年課業與考試的摧殘,對於醫學的想像可能不知不覺只趨剩一片知識汪洋;然而開始面對臨床、接觸病人後,會發現,助人之心其實始終存在。圖/本報資料照(沈聰榮提供)

【編者按】 這兩個月來陸續收到兩位剛踏入臨床實習的醫學系五年級學生來稿,內容令人感動。然而最棘手的問題卻是,到底醫學生的稿子應該放在我們星期二「醫界」,還是星期五「病人、家屬、社會人士」的分類。再三詳讀這兩位醫學生以赤子之心所寫出的文章,才發覺醫學生是介於「非醫界」與「醫界」的過渡時期,可能是建構醫病溝通平台的關鍵。因此我們決定在這星期二先登陳知澈同學述說剛踏入臨床殿堂,期待從病人身上學到更多臨床醫學以及遭遇到挫折的諸多複雜體驗,接著是姚佳宜同學深入探討她與同學們試圖以病人的立場,考量醫生應該如何幫忙病人。

這兩篇文章相得益彰,更讓我們體會到台灣應該鼓勵病人與家屬接受醫學生參與照護,將來才有好醫生可以照顧我們的下一代。 美國醫學教育的先驅者威廉奧斯勒教授曾說:「學醫就像學習航海,如果只看地圖而沒有出海,是永遠學不會的。」我們期盼有一天,台灣每一個病人都願意接受醫學生參與他們的照護,而促使醫學生在習醫的過程,一方面因為知識與技術的成長而更有自信,而同時又能夠因為學會與病人溝通,而能保留對別人痛苦的敏感度,這樣才能培養出台灣社會真正需要的良醫。

實習醫師日記:學習病人兩字間最核心的「人」

身為實習醫學生,剛離開校園、準備踏上醫師這條路的開始。相較於上課與測驗的學校生活,醫院環境完全不同。實習醫學生是醫療體系中最基礎的角色,代表我們有太多需要學習:努力將醫學知識與真實病人做連結、印證,也必須認知到醫學中同等重要的另一面,也就是病人這二字當中「人」的部分。

作為醫學實習生,我的職責主要是協助住院病人的訪談與基本檢查,以及協助記錄病人每天的進展。內科實習第二個月的某天,我被分派與團隊一同照顧一位新住院病人。一位因氣喘住院的男性,大約六十多歲,還沒有其他家屬前來。雖然我早已不是第一次接新病人,當天晚上還是有些菜鳥的焦慮,出發前不斷複習該向病人詢問什麼、以及不能漏掉哪些檢查。晚上八點,我站在病房門外邊消毒洗手、邊幫自己洗腦:「要表現得有自信,然後有條理地蒐集重要資訊。不用慌,畢竟又不是第一天來醫院上班!」深吸口氣、運動一下上提嘴角的肌肉後,掛著微笑我推了開門。

第一關來了,原來病人用台語溝通啊!不怕不怕,起碼的台語我可以的。過程挺順利,簡單的開場與詢問後,我知道了病人症狀的重要相關資料。接著開始詢問生過的病,搞了半天有十多項,問了每項疾病或手術的細節後我也有些累了。「阿還有要問的嗎?」告訴他還需要一段時間後,我把藥物史、過敏史、家族史、生活習慣、全身上下的不適等等也都問了。過程中他又問了幾次「阿還有其他嗎」,我都自認耐心地解釋說剛住院所以需要詢問比較多。當身體檢查進行到一半時,為了測試肌肉力量有無異常、左右是否對稱,我請他做出和我比腕力的姿勢,這時,他突然高分貝暴怒了。

「你這到底是做什麼?」、「你這樣比一比就知道我出力出幾磅嗎?還比什麼腕力?」、「我就是喘而已,你問這個問那個,問肚子會不會痛又問大便什麼顏色,問那麼多幹嘛?」、「我在診間醫生就問我幾個問題而已,沒一個像你這樣的!真正醫生才不會這樣!」第一秒我有些愣住,接著腦袋像被點燃了般開始瘋狂運轉。就是因為我只是實習醫學生不是醫師,所以才有這麼多時間來病床旁仔細詢問!在醫院裡我當然不是最專業,但我有的是時間、與我談話也不須有壓力,有些你根本沒機會問主治的問題我反而可以解答!你覺得我沒事喜歡晚上留在醫院等著做檢查做紀錄嗎?你知道我有多少書擺在桌上還沒時間讀嗎?你知道有些你不以為意的資訊、對醫師來說可能非常重要嗎?

我不太相信巧合,但就在兩三天前院長才和我們醫學生說過:生病的人心裡當然不好受,若是第一天住院,他會花些時間和病人培養感情、讓病人覺得舒服、受到尊重。老師們的臉龐與教導瞬間掠過我腦海;我告訴自己千萬不要生氣,懷抱一絲希望,我決定最後一次向病人再次說明。不過他完全不領情,開始更激昂地指責、覺得我莫名其妙。因為他流利的台語,我其實不清楚他指責了什麼,只看他越來越氣憤、臉紅脖子粗,心想因喘而住院的病人可不能這樣進展,趕緊道歉後找機會退了出來。牆上時鐘,指著晚上九點。

我快步躲到旁邊存放輪椅的暗房裡,心中苦水無止盡湧上,讓我終於忍不住無聲啜泣。他憑什麼這樣不尊重?醫學生學習蒐集資訊、學習身體檢查,努力得到的回報就是這樣嗎?我大可以挑幾個項目問問就好,這樣彼此都輕鬆,盡心盡力反而還被病人嫌;反正若沒檢查到、之後發生別的問題,那也是下次住院的事了……但是,其他病人怎麼辦?兩個月來遇到的二十多個病人裡,大部分都是非常友善的,很配合檢查,也常聊一些沒時間問主治的健康問題,甚至有不少醫學之外的話題。每每看到病人臉上浮現笑容,或是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或只是簡單一句道謝,都會讓自己覺得再次充滿能量、又有動力繼續學習、繼續關心其他病人。為了一次意外經驗而封閉自己,卻同時失去許多快樂的泉源,似乎不怎麼值得呀。

腦袋漸漸冷卻之後,才發現我其實有許多可改進之處:在這麼晚的時間點,病人可能早已想休息,而病人也暗示過很多次「我已經疲累了」,我卻照著既定流程細細追問,他一定已經忍耐非常久了。我有認真考慮到病人的感受嗎?換作是我在不舒服的狀態下,能接受這麼久的詢問與檢查嗎?隔天我再次為了讓他過於不舒服而道歉,到出院前仍每天探望與作紀錄。現在的我,其實很感謝他讓我上了一課,讓我更瞭解接觸病人時,在專業之外該留心的其他細節。

自幼有記憶以來,提到「醫學」似乎都會直覺聯想到疾病、檢查與藥物;然而,病人這二字恰好透漏著:醫學這行除了「病」、更有「人」在其中,數千年的醫學知識累積外,醫病人文之間更添色彩。若要論醫學生們在眾多志願當中、為何當初會選擇填上醫學系,理由肯定是千百種。或許是看了日劇《醫龍》後充斥熱血、嚮往在驚險時刻開急刀救人命,或許是診間醫生穿著白袍、打理各種疑難雜症的模樣。無論是什麼因素,初衷總多少有助人信念、為病患減少苦痛、增添歡笑。

經歷數年課業與考試的摧殘,對於醫學的想像可能不知不覺只趨剩一片知識汪洋;然而開始面對臨床、接觸病人後,會發現,助人之心其實始終存在。隨著與病人相處時間的增多,我相信這份情感會繼續萌芽、茁壯。我仍有非常多需要學習之處,但我希望能記著院長的一句話:我感到快樂是因為我幫助了病人,不是我看了很多病人。

延伸閱讀
【醫病平台】賴其萬:重建彼此的尊重與信任
【醫病平台】曾道雄:基隆港都的老醫生
【醫病平台】侯文詠:告白與同意
【醫病平台】嚴長壽:請握著病人的手
【醫病平台】黃富源:請不要「罵跑」年輕醫師
【醫病平台】陳景松:病、醫皆情緒?同理的溝通是良善醫病關係的關鍵
【醫病平台】黃瑽寧:繞著地球跑 還是台灣最好 
【醫病平台】蔣理容:輕重緩急?自己的病最重、最急!
【醫病平台】陳永興:當醫師面對親人的死亡
【醫病平台】施惠琪:如何與醫療人員合作讓家人得到最好的醫療照顧
【醫病平台】胡涵婷:台灣的智決醫療在哪?基層照顧醫師的重要性
【醫病平台】野人:醫師變成病人時
【醫病平台】章魚醫師:在醫療前,大家都是 VIP
【醫病平台】郭文好:醫病配合之我思 
【醫病平台】周照芳、陳榮基:以全責護理提升醫療照護品質促進醫病和諧
【醫病平台】戴正德:醫病彼此間的同理心 
【醫病平台】王金龍:有快樂的醫生才有快樂的病人 
【醫病平台】劉惠敏:態度 決定關係的第一步 
【醫病平台】廖博文:同理心,由誰開始呢? 
【醫病平台】Chua:「先生緣」 是病人對醫師的信任 
【醫病平台】蔡淳娟:年輕醫師,請別躊躇 
【醫病平台】吳清英:家屬的心痛 治療能否為病人減輕苦痛? 
【醫病平台】張志偉:醫病一家人  
【醫病平台】黃春明:人文素養沒落、商品化社會的醫病關係 
【醫病平台】陳榮基:如果他是我的親人,我會做什麼樣的選擇?
【醫病平台】曾道雄:赤道那邊來的天使
【醫病平台】劉家正:為什麼會這樣?──醫病溝通如何再精進 
【醫病平台】夏祖麗:讓我們一起努力走過這條路  


【醫病平台】
由老、中、青醫師及非醫界朋友發起的「醫病平台」,期待藉此促進醫病相互理解,降低醫病認知差距,減少誤解及糾紛,找回醫病之間尊重與信任的美好。期改善醫師診療行為、民眾就醫態度,進而帶動改善醫療政策、環境及品質。歡迎各界踴躍投稿、討論齊進步。

如蒙賜稿,請寄:DrPtPlatform@gmail.com,文章字數 1500-2000。

因篇幅有限,本報保留刪節權,一經採用,刊出後奉上薄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如欲以筆名發表,煩請註明筆名與真實姓名)、簡單的自我介紹、身分證字號、通訊及完整戶籍地址(包括里或村、鄰)、聯絡電話和電子信箱,以及銀行(註明分行)或郵局帳號,若要捐出稿費也請附上受款單位及帳號,也可直接贈與「醫病平台」。


專欄、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本報純粹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