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台灣看天下】我們各自愛著不同想像的國家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台灣看天下】我們各自愛著不同想像的國家

 2019-06-08 10:43
「亡國感」的正面表列就是愛國,因為你愛這個國家,才會產生亡國焦慮,所以真正的核心問題是,你到底認同哪一國?圖/民報合成
「亡國感」的正面表列就是愛國,因為你愛這個國家,才會產生亡國焦慮,所以真正的核心問題是,你到底認同哪一國?圖/民報合成

突然間「亡國感」這個名詞在網路上風行起來,那是不同於1949年國民政府奔逃海峽的感覺。最早是呂秋遠律師PO文,對去年民進黨大敗的亡國感;最近卻是因為老韓在凱道造勢,一片旗海給人的亡國感。原因很簡單,面對紅色中國的壓迫,國家認同在這個島上正走在艱辛的路,國家認同不斷地遭受外部干預產生移動,尤其是紅色中國因素。

這種情況也非台灣獨有,很多國家都發生同樣情形,紅色滲透正在改變我們的認知,尤其是多元文化的移民社會,因為我們各自愛著不同想像的國家,對國家不同想像的三種人,正好共同居住在同樣島上,各自擁抱自己的錯愛,以及亡國氛圍。

第一個想像的國家,是尚未誕生的台灣國;第二個想像國家,是佔領台灣卻被國際拒絕的中華民國;第三個想像國家,是無法擁抱的「中共帝國」。這個「中共帝國」面對美國貿易戰爭暴打,岌岌可危,台灣人夾在這三個國家中掙扎,苦苦尋找出路,很多總統候選人在選舉時,總是信誓旦旦,團結人民,要把這三國合成一國,卻始終是不可能的任務。

亡國感的正面表列就是愛國,因為你愛這個國家,才會產生亡國焦慮,所以真正的核心問題是,你到底認同哪一國?

以美國而言,在英國殖民地時期,所有早期移民的清教徒並不知道美國這個名詞,他們認同的國家是英國,直到脫離英國的獨立戰爭爆發後,美國這個國家認同才剛開始。到了南北戰爭,美國人才發現一個國家的重要性,但是,畢竟美國是聯邦政府,各州的權力直接關係每人生活,所以國家認同反而比較淡。第二次世界大戰,再度激發美國人強烈愛國心,可惜戰後大量歐洲移民來到美國,多元文化的衝擊下,美國認同又降到低點。那個時代,鼓吹雙種國家認同者聲勢浩大,從1950年到1989年,美國藉著共產黨威脅論,成功凝聚美國國家認同,在很多地區進行圍堵共產擴張的代理人戰爭,包括越南、韓國、中東、阿富汗,戰爭所隱藏的危機,通常是國家認同的良方,尤其是2001年911事件,美國的國家認同感,來到最高點。

可見,國家認同會因為時代背景產生移動,台灣也是如此。

長時間處於外來殖民的台灣,國家認同一直被割裂,最早期的荷蘭治理下只著重於經濟掠奪,台灣人和荷蘭人界線分明,是管理者和勞工的關係,中間由買辦穿梭,沒有國家認同問題。嚴格說,當時被掠奪的台灣人,也缺乏建構國家的意志。接下來,短暫的鄭王朝也無法提供台灣人國家想像,所以就算鄭王朝投降滿州人,台灣人也沒有亡國感覺。大清國統治台灣兩百多年,雖然實施漢化政策,企圖使台灣認同大清國,但是清帝國治理並不成功,二來,多數來台移民的動機除了逃避兵災,就是免於飢餓,所以對清帝國缺乏歸屬感。

台灣人的國家意志覺醒,應該是日本統治帶來的歐洲思想,台灣的地主和商人家庭,開始有能力,把子女送到日本求學,接受啟蒙思想,建構自己國家意志也開始萌芽,但是二戰之後,台灣並未進入民族自決行列,錯過建立新國家機會。

我們必須承認,日治時代晚期的皇民化運動,只有少數台灣人,自認自己已經是日本新國民,戰後,日本新國民意志,終於遭到託管國民政府的打壓,台灣被強行植入中華民國國家符碼,在威權之下,多數人選擇服從,只有少數人不甘心被植入,成為流亡海外的黑名單,於是,被強制植入的舊中國國家符碼和台灣人真實的國家身份互相衝突,讓不同的人分別擁抱,分開落淚。

黨國威權的洗腦教育,所建構的國家認同,藉著「恩庇主義」可以施行,一旦威權腿色,就無法持久,因為資訊封鎖會被打破,社會經濟力量提升,所激發的改革力量,會自然衝破威權壟斷體制,台灣經過威權統治38年後,威權終於被打破,新的台灣主體思想破土而出,與舊中國植入的符碼,發生激烈衝撞,一直到現在,統治者以為意識形態可以凝聚國家認同,正式宣告失敗,台灣正走在新舊國家交換的死亡十字路口。

2016年,新台灣意志戰勝舊黨國體制,被黨國洗腦的群眾,開始產生亡國感,以為舊中國符碼將被拋棄,但是懷抱台灣將獲得新生人民並不高興,因為三年下來,舊中國符碼還是存在台灣,並且還和「中共帝國」符碼和流,去年年底,「紅色同路媒體」對特定政客造神運動,捲起「韓流」的外溢效應,使本土政黨一敗塗地,亡國感輪到台派團體身上。

美國政治學者杭丁頓說,「只有依靠意識形態,並無法凝聚國家認同,所以還需要共同的文化,語言和生活經驗」,可惜,1949年來台的舊中國流亡者,和本地台灣先期移民,雖然強行被威權政府洗腦中國化,可惜仍然無法分享共同的生活記憶,即便是同樣的戰爭大環境之下,舊中國的戰爭記憶,剛好和台灣人的戰爭記憶嚴重對立。

國民政府來台後,企圖用反共意識形態,把台灣所有人綑綁,如今證明失敗,因為中國人的認同,慢慢高於反共意識,所以,我們看到被「紅色同路媒體」洗腦成功的台灣義和團,非理性的韓粉,正在被紅色中國帶進背離台灣的圈套中,那片藍色編織的旗海正快速染紅,這是很多有識之士,深深感受亡國氛圍的主要原因。

或許,我們應該靜下心情,冷卻狂熱的激情,拋棄「紅色同路媒體」每天灌輸的口號,細心檢視自己,你所支持的候選人,正在帶領你去熱愛的,到底是哪一種國家?否則,你可能投下讓自己和家園粉身碎骨的一票。

真的很期待這個島上所有人,有一天,我們會熱愛同樣的國家。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台,不代表本報立場。

留言板
相關新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