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第六司法改革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第六司法改革

 人權講師 2015-08-17 12:25
民意論壇是一個多元、開放的對話平台,無論是社會現象、公共議題、生活文化... 或是對民報的建言,皆歡迎投稿。恕不提供稿酬。
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職業、通訊地址、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
投稿信箱: twmingbo@gmail.com
我要投稿

武則天救命:  誰把司法改革列入重大政見,誰就會當選總統。
請擴大”五大改革”,包含司法改革。
我準備房子被法拍,我入獄⋯⋯
沒親身體驗,無法想像法院這麼惡質。

宋楚瑜救命,請推動司法改革-與「住商不動產」對簿法庭紀實
因為民事糾紛,我被法院傳訊。我預擬書面答辯狀,竟被匿名法官吆喝不得散發政治傳單。我的答辯狀列出七個要點,講兩個要點都被打斷,法官就宣布散庭。法官站在財團原告那方。請問這是甚麼法官、甚麼法院?這是阿鼻地獄!

給我一個支點,我就翻動地球!

司法改革叫喊很多年,但是不論陳總統或是馬總統,藍綠陣營有誰把它當作一回事?除了期待宋楚瑜,還有其他選擇嗎?民間已有司法改革團體。但是高層不關心,小市民生不如死。陳青天陳定南已經去世,宋楚瑜是否有志成為宋青天?政治的本質就是為人民解決問題,其他一切都是空談。我這篇白目文章如能激發各政黨重視司法改革,也算功德一樁。司法改革不能紙上談兵,必須要有對策,也要有執行力。

可惡的法官!

筆者不幸與住商不動產(力群不動產公司)發生買賣房屋的糾紛。13日上午我以被告身分,在蔡金龍陪伴下,赴三重簡易法庭出庭。我曾因三叉神經痛而被庸醫誤拔牙齒,擔憂口齒不清晰。預先準備答辯書,送給特定對象(匿名A法官與書記官林映君、記錄),事先也送給原告委託的郭千華律師。不料匿名A法官大聲制止我「散發政治傳單」。

我特地前來法院,散發政治傳單?匿名A法官憑甚麼對我吼叫?是否平日囂張跋扈慣了,不把納稅人放在眼裡。不難想像,一般工農大眾與弱勢團體,遭到法官厲聲譴責後,必然自己先矮了一截。

蔡金龍是台灣民族黨黨主席。目睹財團勾結法官欺凌善良人民,乃前往輔仁大學研究法律,協助弱勢民眾打官司,並且控告不肖法官與檢察官。他對中華民國司法絕望透頂,才會走上台獨之路。

傳喚我來,替原告財團背書!

佛法不離世間覺,連佛陀都要設身處地考慮人民處境。法官卻不顧人間百態。法律變成法條,法官變成法匠。且舉一例。同樣是殺人,有人是因為自衛才被迫殺人的,這與謀財害命而殺人完全不同。我們豈可把這兩種殺人混為一談。

我向匿名A法官申訴,「住商不動產」楊家瑋是我大學最要好的徐同學的學生,我才對他100%信任。我委託他賣房子,但因視力不佳等種種因素而遭到蒙蔽價格。我住家附近房價有一坪40萬元者,楊先生卻對我報價一坪25萬元。我當然要求修改委託書,暫停售屋。匿名A法官立刻打斷我的話,吆喝我說與判決無關的事不要講,只問我有沒有在委託書上簽字。我當然承認我有簽字,但是法官豈可不論我是在甚麼情況下簽字的。

法官有沒有偏袒財團原告?匿名A法官傳喚我來,原來是要我替財團原告背書。他只要我作對我自己不利的證明,不聽我說明為甚麼遭到蒙蔽的事實。我準備的書面答辯書列出七個要點,我講兩個要點都被打斷,剩下五個要點根本沒機會申訴。這包括原告委託書違反民法第247條之一的事實。房屋買賣如果成交我必須支付4%傭金,我沒與人簽定買賣契約卻反而必須賠償6%罰款(46萬3200元,還要另付利息)。

我因為生活壓力才想賣房子,不料簽個遭到蒙蔽的委託書就不能更改,還必須支付財團原告一大筆金錢。這就是台灣的司法!

20日上午10點20分,我將在三重簡易庭第一法庭再度出庭受審。我要聲請原匿名A法官迴避,因為我不相信他立場公正。但願正義人士為我出氣與祈福。

告宋楚瑜先生:司法改革當然會得罪司法界裡的少數害群之馬,但是絕對能夠贏得廣大選民支持。司法人員覺醒者也越來越多,就看宋先生有沒有心推動。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天下還有甚麼更偉大的事情?

法庭駭人聽聞?

法官審判過程,不敢讓外界知道!我向櫃台申請13日當天法庭審判期間的錄音光碟。我打三重簡易庭內部電話,向書記官林映君報告此事。她說這必須法官會議同意。我問她納稅人為甚麼不能要求錄音光碟片,難道你們官官相護。她反問甚麼叫作官官相護,我怎麼知道他們不會給我。好吧,我就等。請問要等到甚麼時候?法官開庭錄音,為甚麼不敢同時錄影?難道現代科技還不夠發達?

法官見不得人!

我們到郵局或區公所辦事,櫃檯都會置放當事職員的姓名名牌。我們納稅人到法院訴訟,法院居然不敢讓人民知道當庭法官的姓名!是不是見不得人?法官居然也像黑道人物那樣,不敢讓別人知道姓名。法院體系居然這麼封閉!

13日下午我返家後,再度打電話給林書記官,請教她A法官姓名。她問我想要知道他名字幹甚麼,並稱她不能告訴我,要我自己上網查「讓」字。我問她法官是公務原,納稅人為甚麼不能知道公務員名字,為甚麼要我浪費時間上網查法官的名字?她踢皮球,把電話轉給輔導科。輔導科的小姐問了幾句,不久就掛上電話。接著我兩度打電話給林書記官,都沒有人接。我被迫上網查這位法官姓名,搞了老半天,根本查不到。本文姑且稱他為匿名A法官。蔡金龍告訴我,只提供姓名而未提供出生日期等其他資料,並未違反《個資保密法》。

期盼宋青天

最後,超越藍綠,追求正義。藍綠政權都不從事司法改革!人民自己爭取司法正義,有如蚍蜉撼樹,政治人物也應該共同努力。但願宋楚瑜慨然有志改革司法,造福廣大哀哀無告的弱勢民眾,自勉以「宋青天」留名青史。本文文責由筆者自負(2015/ 8/14)。

敬請參考台灣守護周刊2014/3/13蔡百銓「從《推背圖》預言,籲請馬英九讓阿扁保外就醫」。本文收錄於於拙著《台灣之戀: 卻顧所來徑》「從《推背圖》預言,請讓阿扁無罪開釋」。

相關新聞列表
鮮好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