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標題【民報】【歐洲之聲】日本政界檢討當年日政府疑似助紂為虐
寄件人 E-mail
收件人 E-mail

【歐洲之聲】日本政界檢討當年日政府疑似助紂為虐

——日本東京紀念八九天安門事件32周年網絡會議實錄

 2021-06-08 17:30
2021年6月5日,日本人權財團舉辦了「日本東京紀念八九天安門事件32周年網絡會議」,會議由日本人權活動家,日本人權財團理事北井大輔主持。左起:北井大輔、牧野聖修、王進忠。圖/田牧提供
2021年6月5日,日本人權財團舉辦了「日本東京紀念八九天安門事件32周年網絡會議」,會議由日本人權活動家,日本人權財團理事北井大輔主持。左起:北井大輔、牧野聖修、王進忠。圖/田牧提供

「八九•六四」,不僅是中國人的慘案和噩夢,也是人類世界著名的血案和悲劇。每年的這一天,世界民主國家通過不同方式祭奠「八九•六四」事件。2021年6月5日,日本人權財團也舉辦了「日本東京紀念八九天安門事件32周年網絡會議」,會議由日本人權活動家,日本人權財團理事北井大輔主持。會議邀請了美國的八九學運著名學生領袖王丹,中國民運著名理論家、《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歐洲之聲》社長廖天琪,民主中國陣線秘書長、《歐洲之聲》主編潘永忠,澳大利亞中國民主團結聯盟主席鐘錦江等嘉賓演講。

32年以來,北井大輔積極籌辦和參與歷年來日本的紀念「六四」天安門事件的一系列活動,參與香港、維吾爾、西藏、南蒙古、法輪功等人權及難民的後援工作。自2006年以來,他積極參與了全球支援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論壇歷次會議,2009年參與並成為爭取「劉曉波諾貝爾和平獎提名」活動的中堅人物。

牧野聖修:檔案解密「六四」事件後日政府助紂為虐

日本人權財團理事長,前日本眾議院議員、日本前法務副大臣、日本前經濟產業副大臣牧野聖修作了主旨演講,他首先對參加會議人員的表示感謝。

他表示:最近幾日,全世界各地,都在以各種不同的形式紀念六四天安門事件。目前中國國內的人權問題很嚴峻,在香港和澳門,已經不允許紀念六四天安門事件了。去年日本外務省解密的30多年前的外交檔案顯示,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日本政府和中國共產黨聯手,為了日中經濟發展和日中友好關係,放棄了支持中國民主化,實際上是日本暗中幫助中國共產黨。我看完解密文件之後,現在回顧歷史,感到非常羞愧。

中國國內,維吾爾、西藏、南蒙古、香港和臺灣的許多人都在遭受著來自中國共產黨的人權壓迫。因此,今後日本必須更加認真地負起責任致力於中國的民主化。我作為一名日本的政治家,在此呼籲全世界有信仰的各位,團結一致,共同組建一個對付中國共產黨的包圍圈,用新的理念及新的運作方法,為中國的民主自由而奮鬥,與中國共產黨作鬥爭。

大崎雄二:回顧「六四」天安門廣場所見所聞

日本法政大學教授大崎雄二做主題演講,當年他是日本NHK電視臺的北京特派員,作為最後兩名NHK在場記者,「六四」天安門事件時,他曾與學生一起撤出廣場,見證了這段歷史。他曾實時採訪過王丹,1989年6月3日最後一次見到王丹,今天通過視頻再次見到了王丹先生。

大崎雄二在演講中詳細介紹了當時日本政府的外交文件,並以自己的親身經歷詳述了「六四」天安門事件。


日本法政大學教授大崎雄二。圖/田牧提供

王丹:民主國家要組團抗拒專制獨裁中國

王丹演講指出: 2020年12月,日本的外務省公布了一份外交檔案。這份檔案披露了當時日本政府對中國的綏靖政策,包括反對制裁、包括推動解除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制裁等等。作為當年的「八九民運」的參與者,他感到非常地震驚和十分地遺憾。

王丹表示:日本政府當時採取綏靖政策,尚且有理解的地方。但是,「如果現在的日本政府,還延續這樣的綏靖政策,還對中國未來的發展抱有一定的幻想,那就是不可思議,不可原諒的了。」因為我們都知道,今天的中國跟80年代、甚至跟「六四」之後的1990年代的江澤民時期都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習近平掌權之後的中國,註定會走向擴張的道路,而且這個擴張不可能是和平的擴張。因為我們都知道中國的發展,其實主要靠兩根支柱,一根叫做「經濟增長」,另一根叫做「民族主義」。隨著中國經濟增長的逐步下滑,就得依靠唯一剩下的「民族主義」支柱來支撐了。這就是中國現在開始向全世界挑釁、進行戰狼外交的根本原因。

日本是世界大國,如果只把關心的重點放在經濟上面,而不重視民主、多元、人權這樣的價值觀,不重視這些理念的話,這是一個丟臉的事情。

王丹向日本政府喊話:日本應「強化民主國家形象,加強對台灣這個東亞民主燈塔的保護,加強跟印度、包括澳大利亞等亞太地區民主國家的合作與對話,希望日本能夠成為維護整個東亞民主的領頭的力量,這才是日本該有的一個形象。」


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圖/田牧提供

胡平:「中國模式」本質就是少數人占據人民公共資產

胡平演講道:「六四」32周年,似乎已經很遙遠,似乎與今天的世界已不相干了。事實恰好相反,「六四」和今天很貼近,「六四」屠殺的惡果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彰顯。

「六四」被血腥鎮壓後,中國民主轉型被攔腰中斷,世界上出現了名叫「中國模式」的怪胎,經濟的發展非但沒有促進政治的自由民主,反倒強化了中共的一黨專制事實。使得崛起的中共政權對普世價值更蔑視、更敵視,並進而對世界和平更具威脅性。

他指出:「六四」後,中國民意遭到嚴厲打壓,因此中國的經濟改革、中國的私有化改革,在缺少起碼的公共參與和民意監督的情況下,不可避免地變成了赤裸裸地權貴私有化。大大小小的官員在改革的名義下,肆無忌憚地把屬全體人民的公共資產,變成了自己的私產。

胡平揭露道:中共以革命的名義把全體平民的私產變成了所謂全體人民的公產。現在,它欲以改革的名義把屬全體人民的公產變成他們自己的私產。先是以革命的名義搶劫,後是改革的名義分贓。兩件相反的壞事居然讓一個黨在70年的時間裡全做了,天下沒有比這個更無恥、更惡劣的事情了。

胡平希望:世界應了解和認識「中國模式」的本質,「大力支持中國的民主運動,和中國人民一道早日結束中共的一黨專制」。


中國民運著名理論家、《北京之春》名譽主編胡平。圖/田牧提供

廖天琪:中日兩國人民的恩怨心結尚未解開

廖天琪指出:日本外務省去年的解密外交文檔,讓人們看到中日兩國政府可以踩過人民屍體,罔顧正義和真相,直接進行政治和經濟的交易。在某種程度上,鄧小平六四後鼓動中國人「往前(錢)看」的策略是成功的。中國現在成為世界的經濟強國,用金錢賄賂、威逼其他國家的政客,以達到它稱霸世界的目的。日本是緊鄰,現在它也感受到來自中國的威脅,這難道不是當年貴國跟屠城政府秘密簽約,對六四悲劇閉目不視,只顧利益的後果嗎?

中日兩國近代的關係是令人心痛的。日本的現代化遠遠早於滿清政府,但是現代化也催生了日本軍國主義,中日之間的戰爭從19世紀末一直延續到20世紀中葉,跟二戰同時告終,台灣也曾在日本殖民地統治下渡過了50年。為此,兩國人民之間的恩怨和心結始終解不開,其中有兩個重要的原因:一,日本戰後的政府夾在大陸中共和台灣國民黨政府之間,左右為難;二,日本對自己以往的侵略性歷史也沒有進行足夠的反思,這就給中共政權提供了口實,經常煽動中國人的民族主義情緒來反日。

當然,日本近代化進程中,很早就接受了西方的政治制度和科學文明,這對當時落後的清王朝有著很大的衝擊。有志青年紛紛到日本留學,通過日本,接觸到歐美的進步思想。辛亥革命沒有日本的影響不會那麼快成功。

中國的所謂「改革開放」以來,也有大量中國青年到日本留學,特別是六四屠殺之後,很多人來到日本,他們在這個文化相近、氣質相似的國家能夠安居樂業,受到日本社會的友善接納,令人感激。日僑們在溝通兩國文化,增進中日人民的友誼方面做出了貢獻。

日本民間對於中共的暴政看得很清楚,有惡鄰如此,怎麼能不心驚?日本的民主人士,像牧野聖修這樣有遠見和正義感的政治家,多年來一直支持中國的海外民運,日本民間也有很強的一股正義力量,他們始終站在道德的高度,聲援中國的民主運動。我藉今日紀念六四的機會,向日本的友人同道致敬、致謝。我們攜手並進,讓自由民主和人權成為亞洲和世界的主旋律。


國際筆會和平委員會副主席、《歐洲之聲》社長廖天琪。圖/田牧提供

鐘錦江:堅持抗爭是我們海外民運唯一的道路

鐘錦江表示:中國民聯作為海外的第一個民運組織,在這幾十年來,一直和同道、同仁一起戰鬥在反抗專制、爭取民主的前線。在「六四」期間,中國民聯也發揮過積極地作用。「八九民運」雖然失敗了,但他的精神永存。

32年來,我們每年「六四」都和同道一起組織紀念活動。首先,我們要懷緬懷先烈;第二點,通過紀念活動,表達我們反抗專制的決心。還有,就是每年紀念「六四」,也能激勵我們堅持戰鬥下去。

「六四」之後,中國並未像我們預計的那麽快地走向自由民主,這裏面有中國自己的原因,也有國際上對中共存有一絲幻想,西方的新綏靖政策助長了中共後面的崛起。

今天我們民運以自己的力量恐怕難以抵抗中共。但是,只要我們堅持下來,加上現在的國際形勢對我們非常有利,只要我們堅持下來,就能夠看到勝利的那一天。


澳大利亞中國民主團結聯盟主席鐘錦江。圖/田牧提供

潘永忠:中國民運事業需要國際友誼與俠氣

首先感謝牧野聖修先生的邀請!也問候一直堅持中國民運工作的日本朋友:王進忠、北井大輔等。我與牧野聖修相遇相識相知,一晃已十五、六年了,交織主題是中國民運。借此機會,說兩點:

一、有牧野聖修先生,是中國民運的幸事。

2006年的柏林會議,我們為了共同促進與推動中國和亞洲民主化而走到一起,攜手建立了「民主論壇」。牧野先生以他政治家的國際影響力,被推選為「民主論壇」董事會副主席,15年來我們始終在一起。我們推動中國民主化的足跡,留在了布魯塞爾的歐盟大廈、在斯特拉斯堡的歐洲理事會,遍布在東京、美國、多倫多、瑞典、臺灣等地。儘管中國的民主之路坎坷而艱難,但我深信,只要我們與天下民主朋友共同堅持、堅守,中國的憲政民主運動一定會成功!

二、中國民運需要國際朋友,憑藉的是理念、友情和義氣。

民運事業講究「投入產出」,但民運人投入的是堅定的信念,真誠的友情,剛正之氣。我知道日本人也講「六分俠氣、三分熱忱」的擇友之道。我們有共同的理念、熱情和俠氣,所以走到一起來了,走過了漫長的歲月。牧野先生不僅是我們的前輩,也是我們民主事業的老師,更是國際民主運動共同體的朋友。

在推動與促進中國憲政民主的征程上,我們需要得到普天之下民主朋友的支持,中國古語道:奉長者為師,與賢人為友。牧野聖修先生是當之無愧的中國民運永遠的良師與益友!


民主中國陣線秘書長、《歐洲之聲》主編潘永忠。圖/田牧提供

王進忠總結發言:日本朝野不會忘記「六四」

王進忠總結道:感謝大崎先生、牧野先生,長年來對中國民運的理解和支持!外務省公布的這些文件,讓我們了解到日本政府對當時中國政府的態度,對此表示遺憾。作為這場運動參與者的我,在此要對當時日本民間組織和老百姓對我們的支持表達謝意!

日本前參議院議長江田五月先生,日本前眾議院議長土井多賀子先生等,曾在「六四」天安門事件後,支持天安門廣場學生,保護在日留學生。

4年前,我在採訪日本眾議院自民黨眾議員長尾敬時,他表示:「我們日本和日本人意識到,這痛苦的記憶,不應該再次發生。我們日本關注中國人權狀況。」

天安門事件30周年時,前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現日本首相)發表的針對「六四」的講話:「動用軍隊導致沖突,出現了許多人喪生的悲慘局面,這確實令人遺憾。」菅義偉還表示:「自由、尊重基本人權和法治是國際社會的普遍價值,在中國也必須保證這些價值,而且我們一貫地直接向中國政府傳達這一信息。我們也對中國的人權狀況表示關切,將繼續與國際社會密切合作,並強烈鼓勵中國方面這樣做。」

昨天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加藤表述了同樣的上述內容。

當今疫情蔓延,我們在日本只能用這種形式紀念,香港每年維園的紀念活動已被迫終止。台灣總統蔡英文及副總統賴清德發表「六四」談話時說:「我們不會忘記在天安門廣場前為爭自由而犧牲的年輕朋友,我們將持續深化民主與全球民主陣營堅定地站在一起。」

王進忠呼籲:我們希望,日本作為亞洲最大的民主國家,能夠更多地關注香港、維吾爾、西藏、南蒙古等地的人權,支持中國的民主化。


左起:北京大輔、王進忠、董鵬。圖/田牧提供


專文屬作者個人意見,文責歸屬作者,本報提供意見交流平臺,不代表本報立場。

相關新聞列表
台灣10000個好物